22.《雅歌》序读

22.《雅歌》序读

雅歌描写真爱情,真爱才能到永恒。良人密女两厢配,预表基督爱教会。


智慧与爱情都是天父赐给祂所造的人类的礼物。《箴言》教导生活上的智慧,做个有德行的人。《雅歌》教导世上男女相爱之道,享受美满婚姻幸福。

全书117节,是圣经中十分短但也为人十分爱读的一部诗歌集。书中没有宗教上的名词术语,也一字未提到神,是六十六卷正典中特色独具的一部,有“诗歌中的诗歌”之称。象其他收入“智慧文学”中的作品一样,本书的主旨也在教导,说一位牧羊女和她情有独钟的牧羊人之间的坚贞爱情故事,有焦急的期盼与等待,有相见的欢愉和暂别的苦思。后来有情人终成美眷,能一同唱出:“爱情,众水不能熄灭”,以及“爱情如死之坚强”的美丽诗歌,以示终生厮守,矢志不渝。全书也以此为高潮(8:6-7)。传统认为本书为所罗门所作或后人为他而作,以志他和牧羊女书拉密间的爱情。但此书的收入正典,当因读此故事可引领人赞美天父,感谢祂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赋以高尚道德情操,又给人完美的身体和伴侣,能两情相悦延续生命。阅读本书也能令人看见罪如何在今天玷污圣洁婚姻关系,觉悟到健康的社会生活应远离崇拜胴体、放纵情欲的恶行。

人在享受美丽爱情和圆满婚姻生活的时候,应该思想到基督对教会之爱,那种无瑕无疵、在地若天、永远坚立的天人关系,应是世间男女之爱的最佳榜样。
《雅歌》是圣经六十六卷书中很独特的一部,因为中心是讲男女间爱情的欢愉和相思的苦楚。全书很短,只有117节,却是最难解释,也最为人爱读的一本著作。二千年来,注释之作多不胜数,作者中不乏著名神学家与学者。内容看似简单,但在释经上所引起的困难也是空前之大。

一、本书书名

本书希伯来原文用书前的标题sir hassirim为书名,意思是“歌中之歌”,也就是最好且最美丽的歌。“sir”通常指口唱的欢悦歌曲,说明《雅歌》中的歌不但美丽,且富喜乐情怀。

中文称之为《雅歌》,可能因我国最古的优秀文学作品《诗经》中有乐歌《雅》,其中不少描写农家生活,男女爱情之作;思妇怀人,吉士求爱,桑间陌上,男女相与咏歌,与本书的葡萄园中、苹果树下男女相悦之咏唱极为相似。可惜当日译圣经诸人没有留下可资参考的材料,只能臆测,但相信虽不中亦不远矣。“雅”也有正的意思,说明虽为男女相悦之歌,但乃孔子所说的“思无邪”之作,乐而不淫,道情思而发乎自然。

二、本书作者及写作时代

希伯来文原著开头除了标明为“歌中的雅歌”,还有“所罗门的歌”字样,标明希伯来著名的国王所罗门为本书作者。以色列国在他的治下(主前971-931年)国势鼎盛,声望与财富如日中天。这位以智慧闻名于当时的国君,提倡艺文、建筑,不遗余力(代下3-4章)。所罗门的宫廷也以妃嫔众多出名,《王上》11:1-3说他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妻妾之中有埃及法老的女儿,所罗门曾特别为她建造宫殿。有的人甚至说《雅歌》中婚礼的颂歌(3:6-11)乃为庆祝他与法老女儿的婚礼而作。

不过希伯来文中“所罗门的歌”既可以解作所罗门所写的歌,也可是所罗门所收集或为他而写献给他的歌。依前面说过的生活背景和才智,所罗门能写这样一部作品毫不足为奇。若依书前标题,书中多次提到所罗门,而确定本书为所罗门所作,则成书期应在主前950年前后。书中用的古代文字与文法结构也可佐证此点。

但也有人指出书中同一节提到南北分裂后北国以色列的临时首都得撒(6:4),和南国犹大首都耶路撒冷,可证此书必写于以色列分裂之后北国未迁都撒玛利亚前(王上16:23-24);又有人发现书中有若干亚兰文,而亚兰文是犹太人被掳后才采用的文字,可见本书当写于更后,或为主前六或五世纪的作品。但作者提到得撒和耶路撒冷,很可能是用来描写这女子在他心目中的美丽(得撒以花木美丽著称),与政治地位无关,而亚兰文成为犹太人通用的文字虽在从巴比伦回归以后(主前六世纪),但早在主前九世纪已见于以色列的文献中,有的且可推溯到主前1900年代。

更有人因书中出现非以色列的外国产品名称,和一些波斯或希腊字,认为本书写于所罗门以后。但以所罗门在世时国际贸易的四通八达,后宫有来自各国的佳丽,舶来品和舶来字的入诗应属意料中事。

支持作者为所罗门的,指出书中提到不少动植物的名字,又有“法老车上套的骏马”(1:9),及称良人为“王”之句,而书中记载的地名遍及巴勒斯坦等,都和所罗门的历史背景符合(看王上4:21,33;10:29)。兼之书中所用文字与体裁极为一致,且有三大段均用同一诗句作结(2:7;3:5;8:4),有若诗歌中的副歌,可见全书极为连贯,出自同一作者手笔。

《雅歌》导论(二)

三、本书的解释
《雅歌》自成为圣经正典后,释经的意见,百家争鸣,极不一致。圣经学者对本书的性质看法不一,因而在解释方法上也有了不同,归纳下来有四种不同的主张:

1,寓意解释或灵意解释
“寓意”就是说经文含有比表面更深的意义,经文只是传达更深灵意的渠道。这种方法在主后一、二世纪已有两位亚历山大作家斐罗(主前20至主后50年)和俄利根(约主后185-254年)先后采用。

寓意解经认为《雅歌》中男女相悦的描写,为神与以色列民或基督和祂的教会关系的说明。寓意解经不重视经文中的事实或历史,但作解释时总会明说或暗示用的是寓意解经。

这种方法的好处是:(1)可以充分解释何以《雅歌》能列为正典;(2)与圣经中教会为基督新妇的比方符合。反对的理由有:(1)《雅歌》列为正典的理由很多,不一定因为它的寓意;(2)男女婚姻关系在《诗篇》和《箴言》等经卷中也曾用来当作教导;(3)《雅歌》的内容符合历史事实,不容否定;(4)若将神与以色列人或基督与教会信徒的关系作灵意解释,很难将本书内容的每一细节充分解说,而不流于玄妙或难以自圆其说的困窘。

2,预表解释
很多解经家认为“预表”与“寓意”解经并无分别,其实不然。寓意解释不重视甚至否定旧约经文中的历史或事实,认为经文字面之下含有更深的灵意;预表解经则承认旧约经文所记的事实或历史,但若发现与新约中的某些记述或教训明显呼应且符合时,便视旧约所记乃预告或预表这些事。

预表解释强调圣经的一贯性,新约为旧约的完成,不少解经家认为预表是解释《雅歌》的正确方法,故不赞同不重视历史事实的寓意解经。他们承认《雅歌》所记确为男女爱情关系,但所预表的乃基督(新郎)对教会(新妇)无限的爱,理由是:

(1)本书书前的标题既称之为“歌中之歌”,可见不是一本普通的情歌集,而有其属灵的意义;(2)所罗门乃基督的预表;(3)婚姻在圣经中也多次当作预表。不赞同的意见是:(1)新约中有的是旧约经文的直接引用,除了历史事迹之外,大部分的引用都是用以加强说理,或直接见证耶稣的生平。新约作者在圣灵的引导下,引用旧约经文见证基督,这种应用与解释自属正确。但不可以据此便说旧约所有经文都可作此解释,凡是新约未曾清楚指明有关系的经文,似无作此种解释的必要。

(2)解释《雅歌》的纯真爱情时,难免不涉及到神对世人或基督对教会之爱。但这种爱的关系也见于神的一切造物中。(3)新约未曾引用过《雅歌》在基督身上。

3,戏剧说

早在主后250年,俄利根已主张《雅歌》是用戏剧的形式写作的婚歌,到上个世纪,有的解经家重提旧事,认为本书是以所罗门与书拉密女的爱情故事写成的戏剧。有的甚至认为书中有三个主角,另一人为已和书拉密女订婚的牧羊人。这位村女坚守与牧羊人的纯真爱情,拒绝了王宫的引诱,回到情郎的怀抱。
不赞同此说的,认为戏剧在希伯来文学中并非普及的写作形式,书中对白与分场均不大分明,是一出无法上演的戏,兼且人物说话冗长,又缺乏剧情的发展,戏剧的解释殊难成立。

4,自然解释

自然解释也就是说照字面的意思作解释。依此解释,《雅歌》是一部诗歌集,讲一对年青情侣的感受、希望、相互的关怀、焦灼的等候和亲昵的时刻。从《创世记》所记人类的创造到《启示录》21章所记的羔羊的婚筵,圣经视男女间的爱情和结合为神的恩赐,并用以说明神与人的亲密关系。神照着祂的形象造男又造女,为了生养也为了相互扶持,彼此有伴,且可在身体和心灵上连合为一(创1:28;2:18,22-24)。爱情明显为神所赐予,也是祂所造的人的一部分。

《雅歌》歌唱爱情,在充满肉欲和邪情的世界中,要人看见纯洁而高尚的爱情的美好。

因此《雅歌》所描写的高洁和奇妙的真爱,可以领我们思想到基督对人类更伟大的爱,教导世上男女应在神所设立的婚姻中保持关系的圣洁,享受爱情的甜美。

四、本书的信息

历代圣经学者对《雅歌》的解释虽不一致,但传统都将本书列为智慧书,在《诗篇》和《箴言》中可以找到与《雅歌》相似的对爱情的描写。而《雅歌》所写爱情(至8:6-7而臻至境)可和《箴言》(8:1-9:12)所描写的智慧比美。智慧与爱情都是神的恩赐。人应存欢喜感谢的心来接受。当日神把夏娃领到亚当面前,给他为妻,作终身伴侣时,亚当应该也会在乐园里唱出象《雅歌》中的欢歌。本书用坦率而纯洁的言语赞美情侣间的倾慕和夫妇间的情爱。神赐人胴体之美,夫妻能享鱼水之欢,只要心灵纯洁、行为正当,与灵性生活不应有高低之分。《雅歌》描写爱情,刻划生动,毫不隐晦,但止于礼,不涉猥亵,为人间情爱树立榜样。保罗曾用婚姻关系喻基督对教会之爱(弗5章),世间夫妇的婚盟能臻此境界者不多,唯本书所描写的坚贞不变之爱庶乎近之。

智慧文学以教导为主旨。读本书应可引领我们赞美天父照祂的形象造人,赋人以高尚道德情操,又给我们完美的身体和伴侣,并能两情相悦,以延续人类生命。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