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何西阿书》序读

28.《何西阿书》…

何西阿书讲神爱,呼唤背道快回来。聘你永远为神妻,永永远远不离弃

何西阿是和以赛亚同时代的先知,一个在北(北国以色列),一个在南(南国犹大),互相辉映。何西阿在政治与社会的黑暗中,以无比勇气作狮子吼(11:10),传达天父严厉的责备和促民回转的慈爱呼唤;又如燃烧的火把,让全国上下看清他们的愚昧,离弃木石偶像,专心倚靠“赐五谷、新酒和油”,也使百合花盛开、香柏树发旺的生命的主。

北国在耶罗波安二世锐意经营下,失土收复,商贸鼎盛。人民物质生活富裕之余,忘记了造他们的主(8:14),更忘记了有责任照顾的贫苦人。社会上恃强凌弱、骄奢淫逸;朝廷中篡夺频生,政治腐败。表面的繁荣下面,国基已开始腐烂;在亚述、埃及的觊觎下,国势岌岌可危。

本书虽不断宣告神的忿怒和谴责,但信息的中心则是天父宽容的大爱。何西阿以身历的家庭悲剧—娶了一个不贞的妻子歌篾,来生动展示神对灵性上不贞的以色列民仍有不变且永远的慈爱。

何西阿是一位乐观且积极的先知,在神审判和刑罚的阴影中,他能跳越北国就要面临的国破家亡的局面,看见悔悟带来的希望,宣布被掳异国的民有一天会回归故土,重新与神立永远盟约的信息。他也象以赛亚为人类历史走向的美丽远景而歌唱:折断弓刀、止息争战,大自然与人将生活在一片和平中(2:18)

他是圣经作者中第一位用婚姻来象征神和祂子民亲密关系的人;后来新约也把教会比作基督的新妇,以说明天父对祂子女永远的爱;信靠祂的人可以生活在祂的仁义、公平、慈爱、怜悯和诚实中(2:19)。

一、时代背景

何西阿诞生于耶罗波安第二作王的时代,耶罗波安为北国耶户王朝的第四代王,于主前793年继其父约阿施登基,在位41年。此人仿效北国第一任王耶罗波安的劣行,迫举国拜金牛犊(王下14:23-24),陷入拜偶像的大罪中。但从外表看,他可说是北国末期一位颇具雄才伟略的王。他忠实执行其父的攘外政策,北攻叙利亚(亚兰)获全胜,夺回大马士革和哈马口;并收复外约旦从黎巴嫩到死海的大片土地(王下6:14;14:25)。摩押和亚扪这些转投叙利亚怀抱的番邦,也在他手上夺回(摩1:13;2:1-3)。

军事上的胜利,各国的贡物,益增王族、贵胄和富户的气焰。在物质生活上,北国正经历建国以来空前未有的繁荣和商贸的扩展。城市的享受吸引了不少农业人口脱离社会经济基础的农村,来到城市工作。一方面是从事商业的中产阶段兴起,生活富裕,一方面是贫苦大众人数的剧增。这是统治阶层只图个人享受挥霍,罔顾大众利益的结果,农民大批放弃耕地,来到都市找寻一枝之栖。贫富极端悬殊的现象成为日后亡国的一大造因。圣经用如下的话记载此时富人生活:“你们躺卧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里的牛犊。弹琴鼓瑟唱消闲的歌曲。…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指北国百姓的苦难)担忧”(摩6:4-6)。而贫苦人的生活则是:“为一双鞋卖了穷人”,“用一双鞋换穷乏人”(摩2:6;8:6)。穷苦人穷到要卖身来换一双鞋穿,但无人怜悯!政治上贪污普遍,社会上酗酒、荒淫、仗势欺压贫弱的事层出不穷,无人过问。

先知何西阿目睹时艰,预见此种表面物质繁荣而内里根基日腐的现象,将招来不可收拾的大灾难;认为这是国民道德忝堕,远离耶和华神的训诫的结果。因为在宗教生活上,以色列人此时所敬拜的已不是注重公义、圣洁和慈爱的耶和华神;而是与淫乱、腐败结不解缘的迦南偶像,其中最主要的为农神巴力,被尊之为控制风雨、掌握生育的神,而以建造在但和伯特利的金牛犊和坛当作国民拜巴力的中心(王上12:28)。这种偶像崇拜所带来的淫乱放荡和酗酒无度的社会风气,正在腐蚀一个国家的灵魂,加速末日的来到(4:6;13章)。

北国末期的历史十分悲惨。先知何西阿工作的年月中,王朝篡夺频仍,短短25年,先后有四王为权臣所弑,并僭夺其位(王下15:8-17:41;及旧约历史年表),而何细亚且战败被掳,只有米拿现一人能由其子比加辖继位(王下15:22)。后亦为权臣的儿子比加所杀。亚述在野心勃勃的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治下,发奋图强,立志扩大版图;乘机侵入北国夺占其大半土地,并掳去其地居民。以色列国被迫局处以法莲和玛拿西(河西)一隅(王下15:29)。新王何细亚本已进贡亚述,旋图联埃及以抗亚述。亚述王撒缦以色率大军南下,攻陷撒玛利亚,洗劫全国,并掳去其民。北国果如何西阿所说,先是“在怒气中将王赐你,又在烈怒中将王废去”(13:11),然后是“流血接连不断”(4:2),终至“王必灭没,如水面的沫子一样”(10:7)。

《何西阿导论(二)

  • 本书作者与写作时期
  • 何西阿(此名原文有“拯救”的意思)是在北国以色列工作的先知,生于耶罗波安第二在位时(主前793-753年),但生卒年月不详。父亲备利或业商,薄有赀财;但有许多学者认为他可能是祭司。何西阿的家乡可能是以法莲或玛拿西的一个城市,幼年受有良好教育,智慧过人。本书几乎是唯一关于他生平的资料来源,从1:1所记南国犹大的四个王,可知他从事先知的侍奉工作历时近四十年。书中虽未提《以赛亚书》7:1和《王下》16章所记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攻掠加利利和外约旦的事,他一定身历其境,并目睹国破家亡和首都撒玛利亚的沦陷。
  • 书中所记预言显然为他目击国势阽危而发,并且不惜娶淫妇,又藉所生子女的名字来警告当道者和国民远离恶行。惜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北国人民终遭被掳命运。从书中以南国四王(乌西雅以迄希西家)纪年(1:1),及一再提到犹大,此书很可能写于北国沦亡之后(主前722年)。至于是否为何西阿逃到南国之后自录其言或为他的门徒所记,我们无法知道。
  • 本书是旧约先知书中唯一的一本出诸北国先知之手的著作。何西阿很可能与另一先知阿摩司同时或紧接其后在北国工作,南国此时的先知为以赛亚,一北一南互相辉映。
  • 三、本书内容
    先知何西阿的责任是呼唤走在死亡之路上的国民回头,遵守他们的祖先在西奈山与神所立的约,因他们曾答应信守神的诫命,成为祂的子民,他强调以色列人与神的亲密关系有若妻子之于丈夫。做神的儿女是出自神的恩典;但神悦纳人发自内心的敬爱,就象新妇爱慕良人一样。
  • 何西阿不惜用自己的婚姻关系来生动传达以民应忠于耶和华神的信息。他和女子歌篾结婚这件事,有两种解释:一说是她嫁给何西阿时本为良家女子,但后来才有不贞的行为;一说是她本为庙妓,何西阿娶此妓女为妻。无论哪一说为真,这样的事发生在先知身上,对社会人心不能不是当头棒喝,因为对神不忠等于犯了灵性上的奸淫罪。
  • 他与歌篾生的子女各以耶斯列、罗路哈玛和罗阿米起名,表示神对以民的不悦,不再要他们作自己的子民(1:4-9)。歌篾弃夫别恋以后,何西阿又用重价将她赎回,要她痛改前非,允再娶之为妻(3章)。他藉此事向以民说明他们虽远离神偏行己路,慈爱的神仍信守祂立的约,呼召他们归来。
  • 本书其余的部分(4-14章)是先知的劝诫和警告,是他从耶罗波安第二晚年开始直到主前722年前后所说预言的综合记录。用词锋利有力,本神赐大勇毫不保留传达神的谴责、刑罚的警告和爱的呼唤,促以民速速离弃偶像,回归真神,以逃灭亡命运(6,14章)。《何西阿书》第一章

何西阿和歌蔑的婚姻是事而不是寓言,歌蔑和何西阿分别代表以色列和耶和,歌蔑曾背叛了何西阿,他三个儿女的名字却有象征意的中心思想就是提出行淫乱,离弃耶和责备和警告。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