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约珥书》序读

29.《约珥书》序…

约珥书,讲末日,末日神要作大事。约沙法谷审判人,还要赐福神子民。

蝗虫为害世界并没有因人类科技进步而稍敛。蝗虫滋生迅速,结队飞行日为之蔽,落到地面望去如“晨光铺满山岭”(2:2),所经之处,虽伊甸园也变为荒凉的旷野(2:3)。先知约珥目击过这样一次空前和以后“也必没有”的大蝗灾出现犹大国。蝗虫漫山遍野,连住屋也不放过。自然灾害的刑罚尚且如此可怕,将来神的审判会是何等严厉。他要求全民无分男女老幼,必须痛改前非,认罪悔改。

作者接着宣告等在人类前面的“耶和华的日子”,神在那日要施行的审判,无一人能逃避。这日子来到前,圣灵会浇灌“凡有血气的”人,天象会有大变异;与神为敌的都必受惩罚。但此事过后,神的子民,连地土和走兽,都会欢喜快乐,生活在如春天的美丽中;过去敬畏神受苦的会得到加倍的祝福。

我们只知作者约珥为毗土珥的儿子,可能住在耶路撒冷。有许多理由相信成书期早于被掳前,或在主前九世纪中期。使徒彼得曾引用本书所讲圣灵浇灌的话,见证他和众门徒在五旬节所领受的圣灵。

一、本书作者及写作时期
本书的作者为“毗土珥的儿子约珥”(1:1),约珥的希伯来文名字有“耶和华是神”的意思,说明他出生在一个敬畏神的家庭。关于他的生平,本书是迄今唯一可提供线索的根据,旧约中叫约珥的人不少,大部分见《历代志上》,有撒母耳的长子、作族长的、掌管圣殿府库的,以及拿单的兄弟等,但都和先知约珥没有关系。

从书中信息只提到犹大国和耶路撒冷(例如“锡安”,2:1,15,32;3:16,17,21。“锡安的民”,2:23。“锡安山耶路撒冷”,2:32。“犹大和耶路撒冷”,3:1,16-18,20。“犹大人,和耶路撒冷人”,3:6,8,19)来推想,约珥或为南巴勒斯坦人,住在耶路撒冷。他熟悉圣殿的祭祀、礼仪和人物,似乎属祭司族;可是书中颇多要求祭司忏悔的话(例如1:13;2:17),信息的对象为祭司,可见他自己并非祭司中人。他的农业的知识,特别对蝗虫及虫灾的认识,可证具敏锐观察力,但不等于说他出身农家。

至于写作时期,无论内证与外证都不能得出确切的结论,学者间的意见至为分歧。有的主张为被掳前的作品,早于主前800年;有的认为乃回归后所写,迟于主前400年。但书中把以东、埃及、非利士和腓尼基当作同时代的列邦;本书在旧约中位置排在《阿摩司书》之前;《阿摩司书》写于主前八世纪;有些《阿摩司书》中的预言与本书相似;且文体也与被掳后的先知书不尽相同,成书于被掳前比较可信。

导论(二)

  • 成书期的讨论
    由于本书不象《何西阿书》与《阿摩司书》,在书前没有写作时期的资料,也未提到约珥作先知侍奉的时间,学者只有根据内文来推测;解释不同,所得出的结论也大异,其间相差达五百年!归纳下来,如上节所云,不外两说:“早期成书说”—主张本书写于约阿施作犹大王(约主前830年)的时候。“后期成书说”—主张写于犹太人被掳回归后波斯帝国鼎盛时期,约为主前400年。
  • 支持早期成书说的理由:1,书中提到的侵扰犹大国的敌邦不是后期的亚述和巴比伦,而是前期的非利士、腓尼基(“推罗、西顿”,3:4)、埃及和以东(3:19),都是被掳前的事(王下8:20-22;代下21:16-17)。2,从先知阿摩司的书与本书间的相似处(比较珥3:16,18与摩1:2及9:13),可见阿摩司这位被掳前的先知已看过约珥的书或听过他的预言。3,书中只提到长老和祭司而无一字提到王。在犹大国历史上有一个时期为大祭司耶何耶大辅助幼主约阿施(登基时才七岁)作王。实际当权的为祭司,故极可能为本书写作的背景。4,本书在旧约中排在两位早期先知何西阿和阿摩司中间,而文体又与被掳回归后先知书不同。
  • 一般认为后期成书说的理由不很充足,本书篇幅既短,且重心针对南国,没有提北国的必要。希伯来人在被掳前很可能已知道有希腊人,何况犹大乃雅各(又称以色列)临终祝福中曾指定作众兄弟之首(创49:8)。大卫王裔从此支派出来,先知用以色列来称呼南国犹大似无可厚非。而3章中的描写都符合被掳前的情况。至于只提素祭和奠祭,因所献的细面粉和酒是受蝗灾影响最直接的祭物。
  • 本书既然不提写作时期,可见时期不是信息的重要因素。近东蝗灾出现频仍,无论在何时出现,都可成为写此书的背景资料。书里的信息不因写作时期而受影响。

三、本书内容
书中记有一场范围广大的蝗虫之灾。只有目睹过蝗虫为害的人才能了解到何以称之为灾。先知约珥记述灾情和国中的荒凉、困苦之后,劝谕百姓悔改认罪,并预言“耶和华的日子”的到来。

在作者的笔下,蝗虫有若“战士”(2:7)组成的大军,行动快速象“马兵”、象战车(2:4-5)。蝗虫从北方结队飞来(2:20)。所经过的地方,寸草不留(1:17)。作者指出蝗灾乃神的刑罚,百姓应及时悔改(2:12-14)。他接上要人明白,若不悔改,更大的灾祸会临到他们身上。他的信息发生了作用,百姓听从了他的话;因在2章中充满了安慰的话语,预告禾场、原野都会恢复生机,收获丰盛(2:18-27)。

作者借蝗灾引入第二个主题:蝗灾之后,继之而来的还有“耶和华的日子”。1:15和2:1宣告此日已临近。2:28更预言此日来时,神的灵会浇灌众人(2:28-29),出现许多可怕的预兆(2:30-31),万国要受审判(3:1-21)。

四、本书的信息

“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是本书的中心信息,作者从神得到默示,看见使犹大地几至荒凉的蝗灾是神的刑罚,也是“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的先兆。成群结队而来遮蔽天日的蝗虫是“耶和华的军旅”,促世人醒悟,因祂的日子已近。那是万民受审判之日,也是离弃神的以色列人受刑罚的时候。审判过后才有和平。

约珥的预言已部分应验于主基督的来到世上和圣灵的降临。使徒彼得在五旬节那天为此作见证:“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徒2:16-21)。当基督再来时,祂要施行最后的审判,这预言(2:30-32;3章)到那日会完全应验(3:12)。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