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导论

《旧约》导论

《旧约》导论
                  
圣经是神的话,向人启示,所以是一部神的书,是神真理的启示。旧约讲神的圣约,以恩惠赐予以色列及普世。新约是神圣约的继续,藉基督的宝血而缔结,施恩给全世界。可见新约与旧约是合一的,都为神所默示,具有真理的权威,指示人蒙恩之道,为信徒信仰与道德的准绳。旧约为新约之钥,能开启新约真理之宝库;正如新约为旧约之钥,可窥见神在历代启示的奥秘。旧约与新约必须同时着重,以经解经,才能有完整的领悟,明白真道。
一、史地综览

  以色列西部高原山上终年积雪,中部高原是加利利地区,向南有米吉多平原,向西通往大海,向东也是平原,称为(约旦)河东之地。巴勒斯坦因地势而常旱,自五月至九月无雨。靠春雨与秋雨滋润地土,产生谷物果类。
列邦人民 1,挪亚的三个儿子,闪与含为主要的种族,包括亚述与巴比伦。迦南人与腓尼基人为含系。希伯来人、亚摩利人、亚兰人、摩押人、亚扪人、以东人与阿拉伯人为闪系。雅弗人即为印欧系,包括玛代波斯、西古提人,以后还有希腊、罗马人。

希伯来人指亚伯拉罕一族,因为他的儿子以实玛利成为日后的阿拉伯人,他孙子以扫成为以东人,这两者可属同族。但神给他应许之子以撒,生次子雅各才有十二支派,成为以色列民族。据《创世记》10:21,闪是希伯子孙之祖,希伯应为希伯来人的祖先。

扫罗为第一任君王,仍是士师形像,有军事干才,却无政治的才智。大卫为扫罗的女婿,继位是有合法权益的。但到他作王后,王权才真正成为世袭,且有神的圣约为依据(撒下7章)。他先在希伯仑作王七年,然后成为以色列全国之君。所罗门获大卫准许被立为王,是由先知拿单与母亲拔示巴促成。他以智慧著称,享有才子的盛名。他大兴土木,达成父王大卫的愿望,建成圣殿。在信仰方面,他晚年失节,妃嫔太多,且来自异邦,多为政治外交之联姻,使他陷于异教迷信之罪恶。南北分裂 所罗门之子罗波安即位后,仍一本父王之政策,使北方在耶罗波安策动之下发生叛变。十个支派脱离出来,自成以色列北国,在但与伯特利两地设立圣所。本以牛犊为装饰,以后却被人们奉为膜拜的偶像。圣所设立,原为防止人民再去南方耶城,但现在弄巧成拙,无可收拾。北国之王朝既非大卫家,没有神的应许与福分,篡位的事更司空见惯,政治失去平衡与安定。如果没有若干伟大的先知如以利亚、以利沙、阿摩司等,北方必早已败亡。虽然如此,北国也只有二百余年,在主前722年灭亡于亚述。

南北分国之后,犹大尚为安定。北国却革命频仍,耶罗波安的儿子拿答即位不久,为将军巴沙所杀,巴沙将国都由示剑迁至得撒。他的儿子以拉也被暗杀。心利的王位反为暗利所夺,建立王朝,成为以后亚哈家的强权。那时,犹大国的君王罗波安之子亚比央,孙亚撒,不住与以色列北国争战。两国之间争夺不已,至暗利战胜犹大之后,大事兴革,迁都至撒玛利亚。异族如摩押、推罗等也都受制于他。推罗的公主耶洗别嫁给暗利王的儿子亚哈,带进巴力的敬拜,将北国陷于罪恶之中;以后就引起耶户的革命。

耶户的革命,为除去巴力的迷信,似有先知以利沙的鼓励。他杀害耶洗别及亚哈的众子,并巴力的祭司,这番宗教改革可谓透彻。

但亚述迅速夺取叙利亚的大马色,时在主前732年。十年后,撒玛利亚城被攻破,北国败亡,沦为亚述帝国的一省。十个支派以后也失落了。

南国虽幸免一时之灾,但祸患无穷,一直受制于亚述强权。朝中和战政策也常在亚述与埃及两大强权之中举棋不定,最后在巴比伦的侵略下败亡。巴比伦击败埃及是在主前605年,亚述的尼尼微城早在主前612年被巴比伦征服。巴比伦的目标只在巴勒斯坦。南国虽屡次寻求政治独立、宗教改革,如希西家王与约西亚王,但迷信积习太久,罪恶已深,改革的事只有短暂的果效。耶和华公义的审判已经发动,耶路撒冷城在主前587年,为巴比伦攻陷。南国败亡,比北国多维持一百三十五年。
  犹大曾被掳三次,首次在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王掳走宫廷重要人物。第二次在主前597年,约雅敬王及国中的精英被掳。第三次在主前587年耶京沦陷时。  巴比伦为波斯征服之后,古列元年(主前538年)颁布命令,容被掳者归回。有的以色列人在外地已经安居乐业,有的早已逃至埃及定居,也无意归回。        

二、正典概要
律法、先知与著作共分三大类:1,律法,为摩西五经,即《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及《申命记》。

2,先知分为前先知与后先知。前先知书为《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后先知书包括《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及十二先知书。3,著作先有《诗篇》、《箴言》及《约伯记》,其次有五卷,即《雅歌》、《路得记》、《耶利米哀歌》、《传道书》及《以斯帖记》。之后有《但以理书》,又有《以斯拉记》与《尼希米记》合为一卷,及《历代志》。

《七十士译本》目次,《路得记》在《士师记》后,《耶利米哀歌》在《耶利米书》后,《但以理书》在先知书中,《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均依次排列在《列王纪》后,作为历史书。

语文、文体与写作

(一)希伯来文与亚兰文 旧约大部分经文为希伯来文,极少数经节以亚兰文写作。希伯来文与亚兰文都属闪系语文。

 在圣经中亚兰文主要有四段:《以斯拉记》4:8-6:18,是波斯宫廷中的通讯;7:12-26是波斯王颁布命令。这是供实际的用途。其他有《耶利米书》10:11,以及《但以理书》2:4下至7:28。亚兰文中同样有不少外来语,尤其在亚兰文意译本。

(二)文学体裁的解析 旧约文学有许多种类的体裁,以表达永恒的真理。主要是诗与散文。

1,诗文占旧约大部分篇幅。诗是隽永而简练的短句,不是音韵,而是意韵,即取其涵义而求合一的均衡。诗歌或为崇拜之用,如《诗篇》。或为励志的劝导训诲,如在智慧文学中的《箴言》。先知的信息大多以诗歌表达,有时采取哀歌的形式,有的是讥刺的歌,带有责骂的口吻;有的是情歌,充满丰富的情感。

2,散文在旧约,仍有诗歌之美,几乎可称为“诗的散文”。有比喻、寓意、故事等。

3,由口传至写作:旧约著作中,甚少是由直接写作而成的,大多是经过口传的阶段,然后才记录、写作成文。
法典精义

(一)圣约与律法 耶和华与以色列建立圣约的关系:“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这恩惠的圣约是以律法为大宪章的。律法与恩典不可或分,在律法的条款之前,常有恩典的事实。

  律法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绝对的,以第二人称的命令词:“你当…你不可”,如在十诫中的各条。一种是相对的,视情节而定。这是以假定的语句,并以第三人称:“倘若人(没有仇恨…以致于死…会众要救这误杀的人)”。故意杀人是绝对不可的,误杀是情有可原,可从轻量行。这情形在其他法典甚多,可见律法中仍有无限的恩惠。

(二)十诫 在《出埃及记》20章及《申命记》5章,原意为“十语”或“十句话”,都是以简赅的语句道出神绝对的命令。四条是对神的;六条是对人的。犹太人共有613条律法规则。

先知著作:先知著作为先知运动的产物,远在“写作先知”之前。摩西自称为先知(申18:15),但是五经内容大多为律法,不是先知的信息。从撒母耳时代起,先知出身祭司,集先知与祭司的工作于一身,故称之为“礼仪先知”,如以利亚、以利沙及米该雅等。他们的名称由先见(撒母耳)至神人,话语不及神迹多,所以记载不详,信息不多。在主前八世纪,才自阿摩司起,将信息记载成书。他们被称为“写作先知”。圣经中排列的先知书,并非照年代的次序,而是按篇幅的长短,分为大小先知,这是四世纪的分类。可能最好的分法。

智慧选集:旧约的智慧文学是《约伯记》、《箴言》、《传道书》及若干《诗篇》。在五经与先知书中也都具有。《但以理书》中有预言,也是启示文学,用的却是智慧文学的体裁。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