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苦难

19.7 苦难

耶稣的魂忧欲死,汗如血点为人罪; 谁的罪将祂压制?似风中芦苇折摧。

大水卷漫过主魂,已夜半黑暗笼罩; 父神定将祂压伤,许阴府倾力围剥。

死咒诅地狱重量,遮掩主面上荣光, 将主驱橄榄树旁,圣首垂羞辱不堪。

祢以洁魂称罪重,完全人体谅罪担, 但祢圣心极忧伤,挡罪恶血流命残。

罪寒冷叫人打颤,惊惧余祢不退避; 祢迫到人性边缘,几乎无力再受击。

但神忿怒非不再,苦杯饮尽灵发昏; 祢全人除了父爱,在神圣时刻耗尽。

主我怎能易做孽,稍微受邪恶思想? 微风岂摇曳枝叶?细罪岂加祢忧伤?

对试探客西马尼,我见祢橄榄树下, 孤单受罚罪蹂躏,流血所创造世间。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