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5 青天

29.15 青天

 

(一)有,偶是青天,常是有黑云; 我曾偶然午夜歌唱甘甜,常不音韵; 虽然偶晴,但是常是阴,迫我学忍耐, 迫我不能不来求神心,神的喜。 有干渴,清凉何其得; 祢杖要打到多沉重、苛刻,方有可喝? 祢火要到多高、通,方算试炼完全? 祢手刺多深,扎多痛,方能吸出甘甜?

(二)有需要荆剌,方能祢能力; 324 我曾辗转接近死亡、失、无眠、无食、无寄。 有须丧失我的所有,方能完全自由; 我曾莫名一文,未向人求,相信不。 有也有争斗,弟兄反弟兄, 都想要打出最重拳都汹汹; 我曾闭户谢客向祢唱,知道祢心最痛, 知道我的,不比祢的,失,学交通。

(三)今已一生,年日逐日滚, 安坐祢前,我听“时间”步声,使我感黄昏; 冷月在上正在逐渐亏减,此生也在折扣; 前面黑云已没有几片,大都落后; 我的将来正在将我已割分; 每个消逝年日,正解开此生纠纷; 一切“可”正下沉失光,“不”正在露; 我的盼望正向上面仰望,我心与祂同路。

 (四)回一生境遇:日成月,月成年, 年成一生,一生来而又去,不久将到点; 回来看起点,那个更甜?到底,是那朝霞? 是落日?落日更近祢面!更近祢家! 我等祢的回来,我心已无能, 我眼已昏花,我将离开此生棚; 325 山笑容正在招我安歇,我脱离累! 我的捆好像都在松解,我,我要疾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