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压伤

29.4 压伤

(一)祢若不成渣,它就不能成油; 祢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成酒; 祢若不成膏,它就不流芬芳; 主,我人是否也要受祢可的创伤

(二)祢是否要鼓我心弦,出祢的音? 是否要使音甘甜,有祢来苦虐? 是否当我下倒之,才能”的心? 我是不怕任何失,若祢我来相

(三)主,我愧,因我感觉总是保留自己; 虽我也曾受祢雕削,我却感受强逼。 主,祢能否照祢喜,没有忌去行, 不我的感如何,只是要求祢欣?

(四)如果祢我所有苦,不能完全相同, 要祢喜负轭,我就愿意多苦痛。 主,我全心求祢喜悦,不惜任何代价; 祢若喜悦,并得荣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五)我要赞美,再要赞美,赞美何等甘甜; 虽我边赞美边流泪,甘甜比前更加添。 能有什么比祢更好?比祢喜悦可宝? 308 主,我只有一个祷告:祢能加增,我减少。

(副)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 如果祢收去的东西,祢以自己来代替。

兹录其诗最后两节: 估量生命原则,以失不是以得; 不视酒饮几多,乃视酒倾几何; 因为爱的能力,是在爱的舍弃; 谁苦受得最深,最有可以给人。 谁待自己最苛,最易为神选择; 谁伤自己最狠,最能擦人泪痕; 谁不熟练剥夺,谁是鸣钹响锣; 谁能拯救自己,谁就不能乐极。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