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合集:耶城喋血犹大亡

第59合集:耶城喋…

164耶城喋血犹大亡…为了脸面,宁愿赌上全国百姓

 “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将与以色列家立这样的约,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们脑中,写在他们心上。我要做他们的上帝,他们要做我的子民。”耶利米书 31 :33节】

Day 53 读经耶利米书36~50章– 圣经书院

天又亮了,一抹日光照亮了深井的西壁,后半夜的寒气却仍沉在井底,无形而沉重的将耶利米压住。耶利米如披了一层淤泥做的破棉衣,紧抱双肩,浑身仍止不住发抖。每天最痛苦的时光快熬过去了,在彻骨的寒冷中,白天渐渐消失的饥饿感开始像耗子一样钻进他的肠胃啃咬,他只能眼睁睁望着井口的繁星,听城中此起彼伏的孩子们的哀哭,默默向耶和华祷告,坐等天亮。

他不得被扔进这井底多少天了。守城官伊利雅抓住他后,把他交了王身的几个重臣。他恨得咬牙切齿,好像巴比人是他召来的一,命人将他鞭打一,然后又拿子把他缒进宫个井底,扬长而去。

耶利米靠着井壁上双眼,如暗室内的植物渴望阳光,等待着晨光照到身上,他知道自己多再撑一两天就会入昏迷,再在昏迷中慢慢饿死,和城中大部分早的命运一荒,刀,和瘟疫,也第一个死法最令人接受,虽然煎熬得最

“先生,先生,你醒醒。”

耶利米勉强开眼睛,抬看去,井口出一个人瘦俏的影,却是一个非洲人,耶利米并不认识

“先生,你且醒来。我是王的侍臣以伯米勒,敬佩先生因忠心做神的先知而落到如此境地。我因此向王禀了你的遭遇,王我来救你出来。”

那人消失了,上又出两只手,抱着团东西,然后又是他的:“先生,里是一破衣服和破布,我把它扔下来,你好把它们垫在你的腋下。我再扔下来子,先生把在你腋下系,我和几个仆人好把你拉上来。有了西着,你就不会受了。”

耶利米如一泥中的朽木被拉上来,几个禁兵把他抬的内院,将他满头满身的淤泥洗,又上一身干衣服。以伯米勒递给他一:“先生,城内已断粮,已有人易子而食。内的蓄粮也不多了,每天能你吃的,只有一。先生吃完,稍事休息,再随我们进宫见王,他有事相。”

西底迦看到耶利米,眼中惊恐的云翳后面似乎有光亮透出:“耶和有什么话给?”

“有,你要落入巴比王手中。”

王的眼中再次布云翳。片刻后,王再:“我局如何,你不可隐瞒。”

“那些曾言巴比不会来里的先知在哪里呢?我若从情,你一定会我。我就是你建,你也不会听。”

“我凭永活的耶和起誓,我决不你,也不把你交你的人手中。”

“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华说:你若出城向巴比王投降,不但可以保住你和你全家的性命,城也不会被烧毁,百姓也可以幸免。”

“否呢?”

“你若拒不投降,城必落在巴比人手中,被付之一炬,你也逃不掉。”

“我若投降,那些先前归顺巴比的叛臣肯定会借机羞辱我。巴比人肯定袖手旁。”

“不会的,只要你听从耶和华对,你就可以平安无事,保全性命。” 耶利米着停下来,着西底迦,口气:“耶和又指示我,如果你不肯投降,你的众儿女和众妃也会人手中。”

西底迦不再问话,思考片刻后,似乎打定了主意,出辞客令:“你不可人知道我们谈论之事,否必会命。如果有人逼着你,你就是前来求我保全你的性命。” 

耶利米被回御林的院子,并从此被拘禁在那里。

次年夏,耶路撒冷被一年半后,城陷。巴比人焚城,大肆戮,又入,奸淫掠,却遍西底迦及其儿女而不。尼布甲尼撒之震怒,限命众将士找到他的踪迹。

165犹大亡国入史册…国破家亡的内在原因.

万军之耶和华说:“在这一片荒凉、人畜绝迹的地方,在它所有城邑的周围,必再有供牧人放羊的草场。”耶利米书 33 :12节】

0826_本週經文– 葡萄樹禮品

耶路撒冷沦陷了。自以色列人八百年前离开埃及,进入迦南,因着他们跪拜偶像,拒不悔改,犹大亡国了。自四百年前大卫进入耶路撒冷做王,因其做王的子孙残杀先知,滥杀无辜,犹大亡国了。

巴比城十八个月后,于攻入耶路撒冷,大肆戮。城内因早已粮饿桴遍地,尸臭刺鼻。数万骨瘦如柴的避百姓涌入圣殿,如麦收后的禾桔挤满殿院,低祈祷,企求得到耶和的保杀红眼的巴比人破门而入,如割麦一拥挤在一起的百姓成片砍倒。人死前的哀哭和惨叫却盖不兵器刺入肉体的人声响。

束了,殿内一片死寂,数万的死尸叠倒狼藉,血腥之气如腥臭的塘,汩汩流出殿门,一路蜿蜒流街衢。种惨象正如在巴比的以西先知六年前所言:“耶和华说:因用一切可憎的偶像和行玷我的圣所,我凭我的永恒起誓,我必毫不留情地除你。你三分之一的人要死于荒瘟疫,三分之一的人要死于刀下,我必把其余的三分之一分散到各地各方,并拔刀追。”

西底迦王却被御林着,着众儿女,在城破的前夜,沿着秘密水道,逃到城外的山下。巴比占据着北、西、南方向,向逃亡是唯一的选择。西底迦如惊弓之,不断回头张望,恐怕兵出。自从耶利米一年前他指出要么投降要么被俘的选择后,他就开始此次出逃做详细。只有最可靠的少数精兵被他中,好防止走漏声后造成人心恐慌。

耶利哥平原于出在眼前了,渡昼夜不息的旦河水,再往前,就可以脱被捉的危了。晨曦中,西底迦狂跳的心突然停跳了一两次,透潺潺的河水声,他仿佛听到了身后依稀的蹄声。

利比拉城内,尼布甲尼撒王看着被押解上来的西底迦,战胜后心中的喜悦之花瞬腔的怒火焦。他看着脚下个自己手提拔的傀儡王,看着他蓬垢面又目惊恐的狼相,不由冷笑:“你以色列人要背信弃到几呢?你要几次测试巴比的耐心?你靠着埃及就能撕与巴比的条约吗?我倒要叫你眼看到你手栽种的苦果。”

尼布甲尼撒想出了泄法:西底迦的众子被上刑,他在西底迦的眼前被一一死,仆倒在血泊之中。西底迦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却没有等到最后那属于自己的致命一,他最后看到的,是火铁钳。它直接伸了他的双眼。他惨叫一声,昏死去。巴比士兵他戴上铜项圈,直接押回巴比。在那里,他要着余生的悔恨,直至死去。

之后,大将尼布撒拉旦奉命,回到耶路撒冷,将仍被囚禁在中的耶利米放,好加款待,并善待从枯井中搭救耶利米的黑人以伯米勒。这时,耶路撒冷中的幸存者如深秋的残叶,只剩十之一二。尼布撒拉旦将城,夷平地,将王和圣殿内所有的金银铜去,运往巴比柜从此失踪至今。

尼布撒拉旦又将零星的余民编队,随押往巴比行前,他火焚城,圣殿和王首先火起,因建材全上等木料,大火拔作响,烈焰冲天。至此,耶路撒冷城外只剩一些赤百姓苟且偷生,尼布撒拉旦任命沙番之基大利督管。

耶利米随着伍迤北行,途径古,看到原来繁子一片凄凉,遍地人骨,偶尔有人伏在坟上哀哭,耶利米不由想起多年前神启示他写下的言,也失声哭。言如此:“耶和华说:在拉有痛哭哀号的声音,是拉儿女哀痛,不肯接受安慰,因都死了。”

尼布撒拉旦状,询问耶利米由。耶利米道出原情。尼布撒拉旦听了,慨然道:“你的上帝耶和华预言要降下的灾在果然应验了。便明你遭灾是因不听祂的而得罪了耶和在我要解除你手上的锁链释放你。你若跟我去巴比,我必善待你。你若不想去,整片土地都在你眼前,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耶利米擦干泪眼,要求回到耶路撒冷。他的弟子巴也要求陪伴同行。尼布撒拉旦允,留二人干粮和水。徒二人,望着耶路撒冷的余烟,沿着一路的焦土,行。几日后,于回到耶路撒冷的址。

万万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并不是与同胞一起重建家园的辛,而是更悲痛的沛流离。

166残民喋血再逃亡…雪上加霜般的苦难.

 “恶人在审判之日必无法逃脱, 罪人在义人的聚会中必站不住脚。”诗篇 1 :5节】

诗篇1篇1-6节| 方牧知恩小站

犹大亡国后第一个秋天到了,凋敝的田地和果园间,细弱的庄稼和葡萄藤在秋风中无声摇摆。夜色中,残留的百姓们像一群孤魂,偷偷摸摸到田间收割秋实。他们没有一人不曾失去亲人,无不惧怕驻守的巴比伦守军。

但是灾实过去了,巴比人任命的基大利督到各地安慰余民,放心从藏身之出来:“你不要怕里的巴比人,只管臣服于他,自会平安无事。我会住在米斯巴,代表你与巴比人交涉。你只要放心收割,储备酒、油、夏果和粮食,安心在你所在的城邑活。”

们渐渐达两年的噩梦中复苏过来。逃到周各国的民也听到消息,陆续回到家园,并到米斯巴进见基大利。这样一天,来了一批客人,基大利了,赶上前与主客嘴,原来来人是西底家的王室宗,名叫以实玛利,因为战乱,逃亡到了东边亚扪国。基大利和他自小就认识,没有想到居然能活着重逢,不免唏嘘泪下。因双方父母都曾重臣,基大利便叫以实玛利也在米斯巴住下,委派他分担些管理的事

秋收完后,基大利念起和以实玛利的情,便筹划起一个宴会,邀实玛力前来共民族复兴大事。以实玛利很快应约。基大利听,大喜,派人加紧张罗

忽有一日,有人求。来人基大利也得,是旧臣哈南,便询问其来由。哈南叫基大利屏退左右,:“你可知道有人在策划死你?”

基大利大惊,道:“会如此大胆?”

哈南低声:“以实玛利自回来后,一直心怀,曾私下向心腹抱怨他是大的后代,应该坐在你的位子上才这话被我听到,才跑来告你。”

基大利哈哈一笑:“我和以实玛力一起玩耍大,知根知底。在国破家亡,他必定不会将一己私念放在民族大之上。”

哈南再低声道:“了民族大,主公我去掉以实玛利如何!我必定不会第三人知。否,你若有失,必定会犹大的余民再度流离逃亡!”

基大利思忖片刻后,正色:“你不可行此悖逆之事。我断不相信他会我有何歹意。”

哈南长叹一声,起身告辞。

宴期很快到了,以实玛利和十个手下盛装赴宴,席间还有米斯巴的其他官。两年来众人第一次平平安安聚在一起吃喝,本高兴,但想到犹大残破如此,无不泪下,各个借酒消愁。只有以实玛利一行人面色凝重,只勉强付。

众人渐渐醉意朦,基大利便叫仆从停止上菜,与坐在左右的官员闲聊。以实玛利起身,似要出去方便,手下十人状也立刻起身,其他人好奇,正要询问,却眼睁睁看着以实玛利拔出藏好的利刃,向基大利狠狠刺去。众人尚在呆,也早被以实玛力手下的尖刀刺穿身体。瞬,血光四起,人来不及起身,全被刺死在座位之

实玛利等人迅速跑到屋外,将众仆人和毫无防的巴比全部死。

次日清晨,探子向以实玛汇报,百十个以色列人正从北方路上向米斯巴走来,全部素衣素面,上蒙灰,衣服破碎又血迹斑斑,手拿素祭和乳香,哭。以实玛利听了,些人并不知情,必是途径里赶往耶路撒冷罪献祭,便叫手下赶清理街道,再埋伏妥当,然后自己出城迎接他

些人果如以实玛利所料,来自以色列北方各,共八十人,正前往耶路撒冷,好瞻仰圣殿址并罪献祭。以实玛利与他大哭,言基大利派他前来迎接众人城歇息。献祭的众人大,便随着以实玛城。

众人刚进基大利的官府,埋伏在周的武士一而出,如法炮制,将众人刺死。只有十人跪在地上大声哀求,许诺献出藏匿的物,得性命。以实玛利将两天死的众人尸体抛在一个蓄水池内,又劫持了众官的家眷和城内的犹太百姓,一起向亚扪搬兵而去。

天色晚,一行人向南走到基遍的水池,正在水休息,哈南兵忽然到,却只向以实玛利和他的手下。被劫持的百姓大喜,也拿起武器向以实玛利一伙。以实玛皇而逃,只有六人随他逃得性命。

血色夕阳之下,哈南望着刚刚得救的众人,扼腕息,些亡国的幸存者,惊魂未定,却又遭以实玛利之劫。巴比被屠,尼布甲尼撒耳中听到消息,必在震怒之余,派兵将些余民残殆尽。

起了,孩子们饥饿的哭声随风飘散。哈南望着篝火,苦苦沉思,些多灾多乡亲,要把他们带往何方呢?

167犹大余民回埃及…你可以先干坏事,然后神祝福

 “主耶和华说:我凭我的永恒起誓,我绝不喜欢恶人死亡,我更愿意恶人改邪归正!回头吧!回头吧!改邪归正吧!何必自取灭亡呢?”以西结书 33 :11节】

畅饮生命活水——《以西结书》33-48章– TCO 福音教会

在夕阳的掩映下,在犹大凋敝的原野上,一行人形容枯槁,步履蹒跚,互相搀扶着,望着南面的伯利恒,迤逦而行。耶路撒冷就在他们右边,但他们不敢进去,恐怕心底的噩梦突然再次浮现眼前。亲人们被巴比伦人杀死前那最后的惨叫,致命伤口上汩汩流出的鲜血,圣殿和王宫在火海中尖厉的呻吟,早不知多少次让他们从噩梦中尖叫着惊醒。对,他们宁愿遗忘耶路撒冷,也不愿再次踏进那废墟一脚。

哈南走在伍前面,低沉思。自几天前在基遍的水池赶走以实玛利,救回些百姓后,他和众人不而同向南而行,也是南方离开巴比,也是耶路撒冷就在南面。但,等耶路撒冷在眼前了,他突然明白来,一行人耶路撒冷没有兴趣。埃及,是他潜意里走向的目

可是真的要着故土上存的骨血,离开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之地,离开祖辈们耕作了八百余年的家园,再主回到埃及去做亡民

哈南感到了肩上的力,便大家停下来,自己思考出路。手下有人看懂了他的心思,:“附近住着耶利米先知和他的弟子巴。巴比尼布撒拉旦本来将他们掳走,但在半路上感忠心于耶和,就放走了他。他回到耶路撒冷,在附近住了下来。我不妨耶利米向神求,看我们该何去何从。”

哈南称善,派人找到耶利米徒,向他求助。耶利米听了,答下来,叫他安心等待,直到神的话临到。哈南便与众人停留下来,每日早晨派人去耶利米处询问,耶利米每日只没有神的启示。众人渐渐心焦起来。

第十天,照例前去询问耶利米的士兵回来了,身后跟着耶利米徒二人,哈南赶上前迎接。耶利米经过亡国之,身心已如中的衰草,自回到耶路撒冷后,日日望着圣殿的址啼哭,眼睛已半瞎。今日神的话临到他,就由巴录搀扶着,来找哈南。

哈南将稀稀拉拉的余民聚在一起。耶利米由巴录搀着,走到众人面前:“关于你的去留,耶和如此:如果你留在里,我必扶持、而不毁灭,我必栽培、而不除你。我降在你身上的灾难过。你不要惧怕巴比王,因我必与你同在,拯救你脱离他的权。我必怜,也要他怜。然而,如果你不听你的上帝耶和,不留在里,非要去埃及,以那里听不见战争的号角,也不会忍饿, 那么,你所害怕的争和荒必紧紧跟随你。凡决意去埃及的,必要死于争、荒和瘟疫,无人能逃脱我降的灾。’”

哈南和众人听了,面面相,没有想到神会这样。他耶利米眺望北方,恐怕地平线上突然升起巴比追兵的烟。在里耽十天了,他们满耶利米会大大祝福他离开的脚步,可是,神怎么居然会这样不近人情呢。

沉默中,有人低声:“我不去埃及,道要等着巴比复仇的大将我全部?以实玛利那帮人死了巴比,凶残的巴比人必定会找我。埃及是我唯一的去了,那里上千年来从没有外入侵。”

哈南只是低。耶利米口气,又:“犹大的余民啊,耶和已告不要去埃及,别忘了我今日的警告。你们这是在自欺。原本是你们请我去向耶和祈求,我毫不隐瞒地把祂的,你也答遵行。可是,今日我把耶和了你,你却不肯听。”

众人不再搭纷纷站起身来,去拆除自己的篷,收拾行囊。哈南也随着离开。耶利米胡众人的背影:“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华说:我曾把烈怒倒在耶路撒冷人身上,如果你去埃及,我也要把我的怒气倒在你身上。你的下将很可怕,必被人责骂、咒和羞辱,再也不到故土。”

哈南突然身,耶利米吼道:“嘴,你国的老子!我的上帝耶和根本没有派你来告不可去埃及。我看你老糊涂了,被你的弟子巴录怂恿,借着你阻,好叫我再次落入巴比人之手,任由他,好借此成就你的言!我不但要去埃及,要把你二人也去,好叫你的言无法成就!”

于是群犹大的余民,在祖先离开埃及八百年后,如残枝叶,沿着埃及沿海的官道,一路向西,入埃及腹地。半月后,他来到答比匿,是一个离地中海南岸不绿洲,美,有埃及法老的行,于是就停下来,定居在那里,重操起祖先的旧埃及人烧砖谋生。他女很快学会了当地的宗教,埃及人崇拜的天后香、奠酒、跪拜。

一天,犹太人在法老行外的走廊上铺设砖路,耶利米跚着走来,旁手中搬着几,耶利米跪在松开的土基,将土挖深,把巴放在地上的石去,再用土好,抬头对纳闷的众人

“万之耶和如此:看啊,我必召来我的仆人、巴比王、尼布甲尼撒 ,把他的宝座安置在上面,并在上面搭起他的篷。他要前来攻打埃及,像牧人披上外衣一样轻而易征服地,走那的,死那的,焚烧这里的神庙,走其中的神像,摧太阳神庙的神柱。然后,他会安然离去。至于你,看啊,我一定要降下灾而非祝福,使所有住在埃及的犹大人死于争和荒。刀下余生、从埃及返回犹大的,必寥寥无几。那,你就必知道实现,是我的是你的。

是关于耶利米最后的记载

耶路撒冷陷十六年后,尼布甲尼撒久攻推不下,而向南,趁着埃及内,攻入埃及,死了遇到的所有犹太人,应验了神借耶利米所言。埃及荒四十年,从此微,成弱国。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