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合集:国破家亡神复兴

第60合集:国破家…

168国破家亡神复兴…惊骇的异象.

 “我要赐你们一颗新心,把新的灵放在你们里面。我要除去你们的石心,赐给你们一颗肉心。”以西结书 36 :26节】

畅饮生命活水——《以西结书》33-48章– TCO 福音教会

巴比伦冬日的平原上,清晨的阳光如冻僵的琴弦上奏出的余音,似有若无掠过地上的万物。犹大人聚集的城区似乎仍在沉睡,往日早该遍地升起的炊烟,仍寥寥无几,如噩梦醒后人发出的沉闷叹息。

一个低矮的土屋内,几阳光透,照屋内坐着的一圈人的上,肩上。其中一人如骷坐在中上的惊恐如被寒冬僵在上,目光定定的望着面的壁,仿佛壁后有即刻降的危

“以西啊,你看看个幸存者吧!他从耶路撒冷逃出来,在路上逃了近两年,昨晚刚刚逃到我们这里。你看看他吧!你八年前言耶路撒冷要被巴比人攻破,去年果然应验了!人看到了你言的一切,圣殿烧毁了,祖国亡了,百姓死于荒,瘟疫,刀。只有他活着跑到了里……”

里,哽咽住了。泪光中,他似乎看到了以西八年前半裸卧在街一年有余,每日吃半碗粮,又把上的头发割下,将三分之一掉,三分之一砍碎,三分之一抛在中。当日,他嗤笑以西疯卖傻,今天,面对现实,他于明白神的言必不落空。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完了。

其他老都默默看着以西,等他说话。三年前的同一个日子,以色列的十月十日,也是一料峭的冬日,他出了最后一个言后就沉默至今。三年前那个清早,他的妻子突然死去,以西却没有哀哭,只是低声送葬的众人:“她死了,是神的一个兆,因今日耶路撒冷已被包了!耶和也要同样夺去你心所喜悦、口所夸耀、眼所慕的堡,也要同样夺去你的儿女。那日,幸存的人必来告个噩耗。”

“众老啊,你要到几呢?你三心二意要到几呢?你才能回耶和呢?” 以西在静默中开口,指着那幸存者,:“你自己哀吧!因虽是牧人,却没有养瘦弱的,没有医治生病的,没有包扎受的,没有回走散的,也没有回迷失的。耶和华说:因没有牧人,我的羊群便流离失散,成了野的食物。我的羊在群山和高上游,分散在各地,却没有人找他。”

沉默中,有解道:“我尚且不能自保,又如何能养他呢?”

“主耶和华说:看啊,牧人怎样寻找他四散的羊,我也要照样寻找我迷失的羊,他在密云幽暗的日子失散到各地,但我要把他从那里救回来,我要把他从各国各族中出来,我要找迷失的,回分散的,包扎受的,医治患病的,我要回到自己的故土,在以色列境内的山岭旁、溪水和草地上牧养他。他要在佳美的草上吃草,在以色列山岭的溪水安歇。这样就知道我是耶和。”

事之后,神的灵降到以西身上,以西看到新的异象:一个山谷里堆了死人的骸骨,山谷被白色的骸骨填平,山,骸骨间发咽般的低。山谷之下,一片荒。以西心知那些骸骨象征死去的以色列民族,便心中幽,低

神却以西结说:“你对这些骸骨发预言,:枯骨啊,你要听耶和华说!主耶和华说,我要使气息入你里面,你就必复活来。我必加上筋,使你们长出肉,再包上皮,将气息放在你里面,你就复活了。这样,你就知道我是耶和。”

以西按照吩咐,站在谷对满谷的骸骨大声呼喊。他尚未完,突然谷震,无数的骸骨移起来,如沸的白色海浪。支离破碎的骨、椎骨、臂骨、股骨如被无数只手牵动,凑往一,又彼此卡住,出暴雨袭击森林般的碰撞声。不一,成千数万完整的骨架成型,站起,遍布山谷,谷中如出无数白色的干。

以西看得目瞪口呆,又每个骨架的关节处慢慢被白色的筋膜裹住,骨上又覆盖上一层层红色的肌肉,横交着麻线的紫色血管。最后,凑的皮肤如春水漫干涸的田地,黑色的头发如庄稼从地上出。无数美的男男女女站立在谷中,只是他全部低头闭眼,没有生命的气息。山,吹乱他头发

“人子啊,你要向宣告:主耶和如此啊,你从四方吹来,吹在些被的人身上,使他复活。”

以西大声对风呼喊。呼声中,那些人如同从梦中醒来,开眼睛,明亮的目光四处观望,踏起有力的步伐,不一列成了一只整伍。

声中,有声音大声:“我的子民啊,我要把我的灵放在你里面,叫你复活,安居在自己的土地上,那就知道我耶和言出必行。我要与你们订立永存的平安之,我的圣所要永远设立在你当中。我要住在你,我要做你的上帝,你要做我的子民。是耶和华说的。”

169世事兴衰神掌权,看完这个,你还会说人定胜天吗?

 “耶和华高居万国之上, 祂的荣耀高过诸天。”诗篇 113 :4节】

旧约概论—智慧书:第四堂诗篇上(1) - 梁家声| 微信公众号文章阅读- WeMP

岁尾年初的冬日,巴比伦大城内的上空漂浮着节日的安详与平静。久征杀场的战士们都回家了,与妻儿团圆。征杀了几十年,仗终于打完了,敌人终于杀尽了。回家的将士们半喜半忧,建功立业的机会不再唾手可得,他们只有将无聊的时间花在酒馆里,在醉意中回忆往日的荣光。

夕阳如沉默的酒保,洇透了浮在空中花园上的缕缕浮云,又将园中如的瀑布成醇的酒液。年迈的尼布甲尼撒登在皇楼之上,凭高四望,虽美景如梦,他却眉微蹙。天下已定,境内无虞,他却再次想到不久前做的那个怪梦。

在梦中他看到大地凉一片,只有一参天巨树长在地中,干如擎,直冲云霄,又枝繁叶茂,绿荫如雨遍地,上百下百。尼布甲尼撒正在望,忽然看到天上有圣者显现,大声疾呼:“伐倒此,砍去其枝,尽其叶,散尽其果。但要留其树桩在地,好被天露浸湿,与野伴,直至七年期。至高者如此行,要叫世人知道神掌王权。”

尼布甲尼撒被此梦惊,日思夜想,却不得其解,便想起三十年前做的那个金巨人的怪梦,又起但以理曾他解梦,便又召他进宫。三十年去,但以理已中年,须发花白,听尼布甲尼撒所述梦境,便照常低祷告,然后将梦的含王:

“此梦是上帝指示将来生在你身上之事:王要被人离,与田的野同居,像野牛一样啃食地上青草,身被露水打湿,直至七年期,直至你明白耶和华统管地上万国,随己意人王权。但你明白来之后,神仍要恢复你的王位,好叫你心悦服,离弃罪。”

阵鸟鸣将尼布甲尼撒从沉思中拉回现实,此夕阳将城一百多座闪烁着金光,如绶带上的金豆,点在几十米高的上。城车马粼粼,如甲虫移。城中心的双四塔旋门如色的宝石嵌在王冠之上。城北矗立的金神像,在夕阳中如同披上了一的金袍。回巢的群上下翻,如无形的画笔在天幕上任性洒笔墨。

,将尼布甲尼撒心中的愁而空,他俯瞰城下,各的名,无不见证着他去几十年的丰功伟业:做王三十余年,经历无数役。先灭亚述帝国,再埃及古国,又三征犹大而亡之,其圣殿,尽其珍宝,使埃及无可冲,其尼河三角洲被巴比伦战车践踏。想到里,他不由壮怀激烈,便抬望天,大声喊道:“巴比大城,乃我皇家都城,由我手建造,要彰我权威,我尊荣。”

音未落,天上有声音:“尼布甲尼撒,你要被人离,与田的野同居,像野牛一样啃食地上青草,身被露水打湿,直至七年期,直至你明白耶和华统管地上万国,随己意人王权。” 

尼布甲尼撒瞬失去了神智,如子一胡言胡,乱跌乱走。手下众臣无奈,将他离皇,放在御花园中,一来好保他安全,二来避人耳目。但他全无神智,与野无异,正如但以理所言。

七年之后的某日,巴比各街道突然张贴有王的告,洋洋洒洒一篇文,详细叙述以上故事由来,文末如此:“七年之末,我-尼布甲尼撒抬望天,忽然神智回,我便祝福美那至高者,因祂的荣耀直到永,他的王权永无止境,他的国度世代相;地上的万民都于无有,祂的旨意却在天地间畅行。无人能其路,梗其言。我尼布甲尼撒颂赞、尊崇、敬奉天上的王,因祂作公正,行事公平,傲之人。”

事之后,尼布甲尼撒继续做王,两年后死去。伯沙撒位做王。

170千年古国一战亡…你再牛也没有骄傲的资格.

 “我耶和华膏立居鲁士为王,牵着他的右手,帮助他征服列国,降服列王,我使城门洞开,让他通行无阻。 ”以赛亚书 45 :1节】

夏夜的月色下,巴比伦鳞比的殿闪烁着朦的微光。城内虽一片黑暗,王内却灯火通明,隐约的香气和笑声随着光流泄到殿外,慢慢消融在重的夜色中。

殿内居中是高大的金王座,巴比坐其上。他左右各五十大桌,每桌坐十人,最靠前是他的皇后妃,然后是文官武将,人人正襟端坐。桌上摆满了大的美味佳肴,每人面前一个酒杯,被伺立的仆从随上好的葡萄美酒。殿的四壁是乳白灰,延墙竖立着各高大的金木石神像,姿各异,栩栩如生,在无数台上红烛的掩映下,众神像上的阴影扑朔迷离,仿佛有了活力,在无声俯瞰殿内酒酣耳的千余高官。

“在如此大好的祝神,我这护佑我神。因,加上又深又城河,和先祖修筑的冲天城,我巴比大城可以是固若金,城外那些腌的波斯人只能望城兴。我一兵一卒,就可在城上静等他乖乖撤。那,再追血洗他。”

伯沙撒里,哈哈大笑,殿内随即回起一千官此起彼伏的笑声,但旋即嘎然而止,仿佛一根细绳被突然断。些高官知道,巴比一路溃败,只能躲进这最后的屏障。伯沙撒若有所思,将杯中余酒一而尽,又大声:“我先父尼布甲尼撒王建立了何等丰功伟业,他了犹大国后,将圣殿内各祭祀器皿全部放入国,封存至今,已近五十年。在今天个特殊的日子,我要把它拿出来,各位斟祭酒,好蒙神的佑,早退波斯。”

精美的圣殿酒器很快被放在各个桌子上,金杯酒,人眼目。伯沙撒起金杯,众人祝酒:“今晚是祭神,所以我把位从守城前线请来,要蒙神的悦。波斯小儿居士虽然吞并了米底,又征服了,但他们这些蛮荒之民怎能与我文明悠久的巴比相比。来,位,起立,将杯中酒神,一而尽。”

殿内响起一声。伯沙撒将金杯放在桌上,正要继续说话,忽然呆住,望着面的白色影壁大惊失色。众人循着望去,也全部怔住。那白色影壁之上,如有无形的手指蘸着墨水,在影壁上写下未文字,字字遒有力,如同刻,白色粉簌簌落地。

殿内一片死寂,众人不知所措,明明不是酒醉眼花所致,但那又怎么可能?众士,法,祭司很快被入殿内,可是他也和众大臣一目瞪口呆,莫衷一是。

伯沙撒在众人面前要撑住面子,但不知下面如何收,正身僵硬的呆,皇后柔声道:“我王,不必担,因城内有一智者,如同神明,他曾两次先王尼布甲尼撒解梦,且全部应验。因此先王命他国内所有士之首,又赐给他新名。他名叫但以理,王何不也召他前来,解释这些字的含。”

王和众人色慢慢舒下来,他无人不知但以理,只是一都没有想起他来。但以理很快被召殿,已是年近八旬,听完王的要求后,便身,端详墙壁上的字迹。殿内雀无声,仿佛空无一人。

“王啊,” 但以理半转过身,伯沙撒缓缓说道:“至高的耶和华给了你父尼布甲尼撒无上的尊荣,以致万国万民臣服在你父脚前,你父也握有生大权。他却因此神傲慢无礼,致失去神智,被赶下王座,与牛一吃草,与存活,直至七年后他醒悟来,明白至高上帝统领世上列国。”

但以理停片刻,继续说道:“王,你身先王之子,本来知道所有一切。而一切本你的训诫,好使你心存卑,敬畏真神。但你呢,反行悖逆之事,亵渎了圣殿里原祭祀真神的圣器,俗人触摸,并且盛酒去歌颂这些金木石的偶像,反倒不怕冒犯赐给你生命气息的真神。”

王和众人只是低。但以理口气,再次侧转过身,手指上的字迹,:“所以神那支手显现,在你眼前的上写字,些字叫做‘弥尼,弥尼,提客勒,法珥新’,意思是这样,弥尼,指上帝已数算你国度的年日,使之到此止;提客勒,指你已被放在秤上称了,发现分量不够;法珥新,指你的国要分裂,归给玛代和波斯 人。”

但以理不再说话。伯沙撒虽面色惨白,但平抖的声音,大声称是,命人赐给他紫袍,戴上金,又提拔他官品至全国第三。于是宴会不而散,伯沙撒醉酒后受惊,回到后休息。

Blog – 第113页– 圣经书院

此夜后半夜,巴比伦城外环城的护城河水渐渐干涸了。原来,波斯王居鲁士早买通了城内的祭司长,得知今晚巴比伦全城因为要过节日,疏于防范,便叫军士们上半夜趁着夜色,在幼发拉底河上游筑起了一个堤坝,将河水引流,到了后半夜,护城河水干涸见底,众波斯士兵走过河底,爬到城墙下,在几个城门外集结。那几个大门早被城内的祭司长派人打开。于是,波斯人如潮水涌入巴比伦城,大开杀戒,一直杀入王宫,将不及逃走的伯沙撒杀死在乱军之中。

波斯,个新兴的帝国一了古国巴比,不但占有了巴比的全部国土,而且更开拓了新的疆域。波斯,一世界上最强盛、最辽阔的帝国。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