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合集:给上帝盖房子,也有烂尾工程

第62合集:给上帝…

给上帝盖房子,也有烂尾工程

174神殿重建终竣工.

“你们要归向我,我就回到你们那里。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撒迦利亚书 1 :3节】

信望愛:伯特利教會- 38撒迦利亞書逐章圖解

十五年过去了,从巴比伦回来的几万人在耶路撒冷及周围圈地盖房,开荒拓园,慢慢繁衍出新一代人口,有的年轻人已与当地女子通婚。圣殿的重建却始终没有进展,主要阻力来自当地的官员,他们碍着居鲁士的王令虽不敢公开反对,但想尽办法磨工拖延。犹太人心中明白却无可奈何,筹来的金银在圣殿奠基后很快花费殆尽。

十五年后,居鲁士王早已战死作古,大流士王刚刚登基,施展新政。四万犹太移民十五年后已慢慢老去,并因生活安定而慢慢失去对圣殿的兴趣。只有首领所罗巴伯和祭司耶书亚心中焦虑,但又无计可施,只能常常暗中祷告。

大流士做王第二年八月的一个清晨,夏热将尽,秋意初显,天却大旱,地里的庄稼长得稀稀拉拉,葡萄藤上挂着的葡萄寥若晨星。地里却满了起早贪黑照料庄稼的犹太百姓,各各愁眉不展,算计着这微薄的秋收怎样才够熬到明年的麦收。所罗巴伯和约书亚站在田头,和几个长老在树荫下商议秋收后庆贺住棚节之事,众长老们听到自家摊派的费用,嘴上不说,心中却暗自不悦。

日头渐渐升高,路上有人走来,众人抬头望去,都认得来人,他名叫哈该,是耶和华的先知。哈该走进树荫,与众人行礼。众人却不答话,等他说明来意。哈该便问道:“众位,今年秋天收成将会如何?”

众人仍不答话,心知他必会自问自答。

在一片沉默中,哈该果然又说:“我之所以冒着日头前来,是耶和华有话临到我,要我告诉列位:你们要认真反省自己的行为,你们种多收少,吃不饱,喝不足,穿不暖,挣来的工钱却放在漏口袋中。你们盼望丰收,却收获甚少,你们把收成带回家,我却把它们吹走。这是什么缘故?万军之耶和华告诉你们:因为你们都忙于建自家的房子,任由我的殿一片废墟。因此我让旱灾临到大地、群山、五谷、葡萄、橄榄和人畜,使你们一切的劳碌付诸东流。”

一阵热风刮来,地里庄稼干枯的叶子哗哗作响,如沉闷的叹息。所罗巴伯终于打破沉默,问哈该道:“请问我们该如何做?”

哈该手指圣殿方向,说:“这殿还是一片废墟,你们却住在华丽的房子里。因此,你们要上山伐木,重建这殿,好让我欢喜并得到尊崇。这是耶和华说的。”

哈该走后,所罗巴伯和约书亚与众人商议,决定恢复圣殿重建。二十天后,停滞了十五年的圣殿工程被重启,耶路撒冷又成为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想起叮当的撞击声。哈该和另一位先知撒迦利亚每日来到工地,宣讲上帝的话,鼓励众人。

这消息自然传遍了犹大全地。一日,几个官员来到圣殿工地,所罗巴伯和约书亚上前迎接,认得来人,却是河西总督达乃和他手下的高官。他们问二人:“谁批准你们在这里大兴土木的?负责的工头都叫什么名字。”

二人回答说:“我们是天地之上帝的仆人,正在此重建圣殿,它由多年前以色列的一位伟大君王所建。但我们的祖先触怒了上帝,上帝便把他们交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中,任凭他摧毁了这殿,把我们的祖辈掳到巴比伦。然而,波斯王居鲁士在其统治元年,降旨重建此殿。他还取出尼布甲尼撒从圣殿掳来的器皿,交给他委任的省长设巴萨,叫他把这些器皿带回耶路撒冷,重新陈设在圣殿里。于是,设巴萨在十五年前为上帝的殿立了根基。但从那时到如今,殿一直在重建中,尚未竣工。”

来人冷笑几声:“你们不知现在是大流士王当政吗?我们要把你们所做之事呈报给他。”

于是圣殿工程再次停滞下来。

多日后,耶路撒冷响起快马蹄声,信使送回大流士王的谕旨,达乃接旨意,细读内文,不由大惊,因其文曰:“河西总督达乃及河西众官员,远离那殿,不要干涉犹太人在原址上重建这座上帝之殿。另外,我降旨命你们立刻从河西的王室税收中拨出款项,专作建殿之用,以免耽误工程。他们向天上的上帝献燔祭时所需的一切,你们都要照他们祭司的吩咐,天天供给,不得有误,这样他们的祭物便蒙上帝悦纳,好使王和众王子长寿。我再降旨,若有人更改这谕旨,必从他的房屋抽掉一根大梁,再把他钉在梁上挂起来,他的房屋也要沦为粪堆。我大流士降此谕旨,务要速速遵行。”

是年十二月十八号,圣殿的根基工程完成,这日,哈该向百姓传讲神的话:“今日是我的殿奠定根基的日子。你们要思想此日,虽然你们的粮仓里没有种子,你们的葡萄树、无花果、石榴树和橄榄树也没结果子,但从今以后,我要赐福给你们。”

五年后的三月,大流士做王第六年,圣殿重建终于完工,这时距离犹大亡国刚好七十年。

一生被迫参加的唯一一次选美

175孤女选美赢王心.

“耶和华因我的公义,在祂面前清白而奖赏我。”诗篇 18 :24节】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 生命河靈糧堂詩歌- YouTube

夕阳已西坠,一阵寒风吹过,园中大理石地上稀疏的阴影便重新晃动起来,又几片枯叶旋落下来,最终在路边的黄金床塌下找到了安身之所。老太监转过身来,把身后美貌的女子带到一顶蓝色彩帐后面避风,一边细心查看她的头发有没有吹乱,脸上有没有沾到灰尘。

在老太监目光的示意下,她轻拍几下身穿的礼服,再摘下面纱,把风吹散的鬓发整理一遍,嘴角却始终挂着微笑。这些规矩是老太监教给她的。过去一年,她和全国一百二十个省里最貌美的一百二十个女孩,每天被他带领,按照皇家最严苛的标准,认真学习仪容,谈吐,举止,穿着,用香等各种女礼。

王一年前发出了这道王令,即在波斯全国搜寻最美貌的处女,由老太监集中训练她们一年后,再从她们之中选出一人做新的王后。发完此令,王就带着上百万的大军,由数百女妃作陪,不顾烈日的炙烤,征伐希腊群岛去了。他七年前从先王大流士手中继承了庞大的波斯帝国,它如一只飞奔在两河流域的绵羊,后踏印度,前蹬埃及,生吞巴比伦,羊头高昂西顾,直抵希腊。为了这次征讨,王已准备了几年,誓为兵败于马拉松平原的先王大流士报仇,也要彻底征服希腊这个桀骜的弹丸之地。

冬日的黄昏很快暗淡下去,御花园后的内宫门口已经点燃了火把,两侧站了持刀的武士。老太监停下脚步,回头再次打量女孩,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礼服不但衬托出她妩媚的身材,更映衬出她娴静的性格,不由向她颔首示意,转身回去了。

她随着门口等候的太监,走向内宫,嘴角依然挂着微笑,心却打起小鼓,手心慢慢冒出冷汗。十几个相处了一年的女伴先前也一一走进了这个宫门,当夜承受王恩,却无人赢得王的欢心,她们的结局就是被送入一个后宫,终身不得再走出宫门,除非王凭着一夜欢娱的记忆,能再次想到宠幸她。

内宫清幽,花木繁密,各种花香若隐若现。宫内当中盘踞着一个大殿,她知道那殿是此行的终点,不由深呼一口气,平息急促的心跳。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呢?王会喜悦自己吗?自深秋从希腊兵败回来后,王就一直深居后宫,专心挑选王后,不理朝政。可是,波斯兵败的故事早传得家喻户晓。她和姐妹们都听说上百万波斯陆军在温泉关被三百斯巴达勇士挡住,两万人战死,几十艘波斯的战船其后又在萨拉米斯海湾被希腊击沉。今晚,刚从战场归来不久的薛西斯王会如何对待自己呢?

金碧辉煌的殿内,薛西斯坐在王榻上,打量着站着红烛台边的她,她一身素装,面若桃花,面纱后的双眼静如秋潭,却又有前王后的刚毅之尊。王不由捋着浓密的黑须,缓缓问道:“姑娘你叫什么,来自哪里?”

“我叫以斯帖。父辈多年前从巴比伦搬到书姗城定居。但父母早亡,乃被堂兄末底改收养长大。”

一股恻隐之情漫过薛西斯的心头。自四年前他因着醉酒罢黜前王后瓦实提后,不知暗自后悔多少次了:再没有在关键时刻劝戒他的女人了。四年前自己醉酒,竟然荒唐的要皇后走出后宫,像展览动物一样让大小官员尽情观看。自然没有人敢劝他,只有王后清醒的说不。为了王的脸面,手下大臣只有劝王罢黜王后。

如果王后仍在身边,也许不至于在希腊惨败至此,也许这姑娘会像瓦实提一样在关键时刻能够良言相劝。想到这里,薛西斯站直身体,走向以斯帖,对她说:“你一定饿了,我们先去用膳如何?”

第二天清晨,一道谕旨从内宫传出:经过四年的寻找,王决定立以斯帖为波斯帝国之王后,并已将后冠戴在她头上。全国因此庆贺一天,每人将获得一份皇家礼物。

薛西斯从此不再深居后宫,开始打理朝政。以斯帖的堂兄末底改也因此被封为外宫的守门官。他平日便与以斯帖书信来往,无非诉说些亲情与琐事。

一日傍晚,王散朝后还未回到后宫。一个太监却匆匆赶来,将一封书信送给在后宫休息的以斯帖。以斯帖认得是堂兄的字迹,打开便读。信中写道:王内宫的守门太监辟探和提列对王积怨已久,已密谋要合手害他。这事被我听到。妹儿,你务必速速要王得知。”

以斯帖急忙起身,走出后宫。

176犹大全族陷绝境.

“我们的指望在乎永生的上帝,他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提摩太前书 4章:10节

耶稣基督之提摩太前书4章12节源文件__海报设计_广告设计_源文件图库_昵图网nipic.com

春天的早晨生机盎然,御花园里更是花香扑鼻,蜂蝶在花丛中流连忘返,以斯帖坐在树荫底下的一幅黄金床榻上,透过头上的深蓝丝帐,望着天上飘浮的白云,眉头紧蹙,沉沉的想心事。转眼间,她做王后已经四年多了。

王早已对她失去了兴趣,白天照例和大臣筹划与希腊的战事,晚上照例像孩子一样到后宫寻花问柳。

以斯帖除了和身边的几个侍女闲聊,其他时间也就在花园里走走逛逛,回忆进宫前清贫但自由的年华,偶尔通过太监哈沙与做守门官的哥哥通通书信,聊些家事。四年前,哥哥末底改的密报救了王的性命,王立刻查办了守门太监辟探和提列,定了二人的罪证,将他们钉死在木头架上示众。

王却只顾杀人,忘了提升末底改。末底改便照例做守门官。昨天傍晚,哈沙从外宫回来,悄悄告诉了以斯帖一件怪事:末底改痛哭了一天,还撕裂了官服,将尘土倒在自己头上,惹得同僚们又惊又烦又怕,因为这样大哭不但不成体统,在宫内撕破官服更是犯了王法。

末底改止不住哭声,便弃了职务,一路跑到皇城外边哭去了。以斯帖听了大惊,哥哥的大哭是犹太人表达痛苦的极端方式,能有什么大事让他这样呢?她昨晚几乎一夜没有合眼睡觉,一大早便派哈沙拿着新的官服去送给哥哥,同时嘱咐哈沙务必私下问清哥哥大哭的缘由。

太监领命去了,却迟迟未归,以斯帖坐在床上,望着天边变换的浮云,沉沉的想心事。桃花树上的画眉鸟突然不叫了,以斯帖转头看去,哈沙正低头匆匆走来,手里拿着原要送给哥哥的官服,官服上面压了一样东西。以斯帖心知有事,便匆匆起身,与太监一起走回内宫。

“王后所送的官服,你哥哥拒绝了。“ 哈沙等以斯帖坐好后,站在对面,躬身说道:“王后可知道哈曼被王提拔做宰相之事吗?” “我只是听王提过一次。但哈曼高升和我哥哥大哭有什么关系吗?”“王后可知哈曼是亚玛力人的后代吗?”以斯帖的心脏停跳了一下,她紧张地抬头看哈沙。

哈沙双眼依然澄清如泉。看来他不知以色列和亚玛力的千年宿仇。摩西带领先祖们离开埃及经过旷野时,亚玛力人趁着以色列后方空虚从后追杀。几百年后,神曾给扫罗王一次最好的复仇机会,扫罗王却因贪财而功亏一篑。

从此,每个亚玛力人无不恨以色列人入骨。“所以哈曼和我哥哥起了个人恩怨吗?” 以斯帖谨慎的问道。“你的哥哥早就知道哈曼的身份,平日里就不和他交往。但哈曼被王高升后,按照王命,每个官员见到他必须鞠躬致意,但哈曼每日上朝都在宫门口见到你哥哥目不斜视。哈曼因此恨得咬牙切齿,就派人四处打探你哥哥的底细,终于知道了他是犹太人,便经常与家人谋划,并在几天前下了狠心。”“他会怎样待我哥哥呢?” 以斯帖的声音颤抖起来。

“哈曼前几天上朝,对王说:犹太人散居波斯各地,不听王法,却只遵从他们自己的律法,不但如此,他们还擅自为政,谋机作乱,如果任凭他们繁衍壮大,必成波斯的心腹大患。王听了有理,就问哈曼该如何处置。哈曼趁机进言要除灭波斯境内的犹太人,不但根除了隐患,还可以充盈国库六十八万斤白银。王听了大喜,当即批准了这个计划。

哈曼便把自己在家事先占卜好的日子定为期限,即在明年的三月七日,授权任何波斯人杀死任何犹太邻居,并侵占他们的财产。这是你哥哥叫我给你看的一份谕旨抄本,好叫你相信他所言为实。”

以斯帖看着哈沙在她桌上打开的谕旨,身体瑟瑟发抖起来,似被冬寒罩住,额头却有冷汗渗出,如白菊上的秋露。良久过后,她抬头问哈沙:“我哥哥还有什么话要你转告我吗?”“你哥哥要你在王面前求情,求王赦免犹太人。”以斯帖低头再看谕旨,仿佛上面浸染着成千上万人的鲜血。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终于再次抬头看哈沙,一字一顿的说:“请你再去告诉我哥哥:王在内宫休寝,没有王令,任何人入内,必被警卫军格杀,除非王举起他手中的金手杖赦免来人。而我,已有三十日不被王召见了。”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