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合集.耶路撒冷被毁后,第一次的重建

第64合集.耶路撒…

181内外交困修古城

“上帝啊,你是我的王。求你出令使雅各得胜。我们要靠你击倒我们的敌人,靠你的名践踏那起来攻击我们的人。” ‭【诗篇 44章:4-5节

PPT - 诗篇22 篇PowerPoint Presentation, free download - ID:5281962

秋意初显,耶路撒冷山下果园里的串串葡萄都蒙上了白霜,无花果树的叶子也渐渐枯黄。圣殿的殿顶上零星站着几只乌鸦,一边梳理羽毛,一边歪头打量圣殿院内谈话的一群人,纳闷为何这样多人打扰它们清早的安静时光。

尼希米站在院内,对应约前来的犹大众长老说:“我这次被亚达薛西王任命做犹大总督,肩负着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墙和城门。圣殿虽已重建,但仍处在荒芜之中。我们历代所遭的患难,耶路撒冷经历的荒凉,众城门被焚后的惨状,你们都有目共睹,我在昨晚也亲眼见到。现时候已到,来吧,让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免得再受凌辱!”

众长老都慨然回应,纷纷点头称是。有人问:“这样浩大的工程,我们应该如何开展?”

尼希米说:“问得好!我昨夜沿路查看崩塌的城墙和众城门,发现工程确实浩大。我们必须分而担当,共同协作。我这里列出了各段城墙和城门,我念到每处时,耶和华若感动诸位,就请举手,出资出人担当此段城墙的重建。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称善。于是大祭司以利亚实献祭,众利未奏乐,众人和唱。尼希米代表众人大声祷告求神祝福。

之后,尼希米身后的随从递上一卷文书,尼希米看着上面的地图说:“我们先从最北面的羊门开始吧。有哪位愿意承接?”

“我会带人向西重修城墙,并重建百功楼和哈拿业楼。” 大祭司以利亚实站起来说道。

尼希米身后的书记用笔记下,尼希米再问:“再往西就是鱼门了。”

哈西拿的众子站起来:“我家来建。”

“再往西,到古门之间的那段城墙我家来修建吧。” 米利末站起来。

“那段城墙很长,还是我家和米利末家分别修缮一段为好。”

尼希米称是,一一记下。

日头高照时,殿顶的乌鸦早已不见,分头觅食去了。殿院内的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商议。全部城墙和各处城门已被三十六个家族分头承担,他们开始筹划工料的来源和人力的周转。

尼希米看日近中午,对众人说:“各位想必饿了,不妨移步到我官府上去吃午饭,我已派人宰杀了牛羊,大家边吃边商议细节。” 众人于是一起走出殿门,却见三人等在外面,正是何伦人参巴拉、亚扪人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尼希米先前早见过这三人,几日前也听到长老警告他们仇视犹大人,便上前问道:“各位前来有何贵干?”

“我们倒要这样问你呢?你们一大帮人,大清早就跑进圣殿,直到现在才出来,商议什么要事呢?难道要图谋造反吗?”

尼希米近前说:“我们是神的仆人,要重建这城墙。天上的上帝必使我们成功。而你们在耶路撒冷却从未有位份、法权或地位。”

“哈,难道你们以为耶路撒冷周围就没有别族居住了吗?咱们走着瞧。” 三人冷笑几声,转头走了。

尼希米眉头紧锁,看他们走远,转身对众人说:“他们几人怎么消息如此灵通?既然如此,各位在饭后请回家通知家人,我们明早就开工修城。”

次日清晨,圣殿殿顶上的乌鸦被突然临到的噪杂声吵得心神不宁,便高高飞起,寻着声音四处查看,它们发现耶路撒冷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上万男劳力像蜿蜒的蚂蚁队伍一样,将耶路撒冷围住,一段段人墙将一块块石料从瓦砾堆搬起,再传送到城墙和城门遗址旁边,城墙边挖出了一处处泥坑,灰土、细沙、草末被倒进去,有人倒水,有人搅拌。有人将地基挖好,有人合力将沉重的奠基石埋进地基,有人将泥铲上,有人抹好凹凸的缝隙,再有人压上厚重的石块,再有人拿着准绳校准。这日收工时,全段城墙都完成了奠基。

这样每日工程如期完成。到了第二周,人们因体力付出过大,节奏放慢,尼希米虽然心焦,也无可奈何,只有每日祷告,求神保守工程顺利。一日晚上,突然有人密报尼希米:“参巴拉与驻守在撒马利亚的官长坐席,还讥笑我们说:这群又穷又弱的犹大人在干什么呢?要保护自己吗?献几个祭就想一蹴而就吗?要从土堆里拿出烧过的石头再盖墙吗?亚扪人多比雅当时也在场,说:他们所修造的石墙,就是狐狸上去也必倒塌。”

尼希米听了心焦,低头默祷后吩咐手下说:“我们从明天开始,统一进展,让临近的各家互相帮补,好使各段城墙保持同一高度,并且堵住所有缝隙和裂口,使城墙尽快连为一体,这样我们在城内修墙,城外即使有敌兵,我们也有保障。”

第二早,整个工地重新加快节奏,城墙在几天内陡然修到了一人多高。一天清早,尼希米祷告完后,照例到工地视察,很多长老围上来,说:“众人都累得精疲力尽了,我们要移走的瓦砾比修城墙用的工料还多,这样下去,我们就是累死都修不完这城墙。”

尼希米正要解释,忽然有手下急匆匆前来,报告说:“何伦人参巴拉、亚扪人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纠合了很多军兵,正筹备要袭击我们。他们说:我们要趁他们不备,迅速杀入他们中间,终止他们的工程。我们该如何是好?”

尼希米抬头四顾,周围都是惶恐的面孔。忽然,远处从各个城门口有人跑进来,陆续跑到尼希米这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哭诉:“我们因住在外围,听到了凶信:敌人马上就要来袭击我们了。我们该怎么办?”

尼希米一时怔住,不由转头东望,只见一轮红日,已经升过橄榄山,正徐徐照耀在犹大上空。

肩负民族重任的精英们却有自己的算盘

182内忧外患修古城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诗篇 23章:5节

詩篇23篇

朝霞照在圣殿的东墙上,朝霞中,尼希米站在城墙之上,向朝西的山下眺望,只见远处有人影像拉成线的蚂蚁,忽明忽暗的向耶路撒冷聚拢。尼希米跳下城墙,招聚了众人,大声说:“各宗各族的长老们,远处有敌人围上来了。你们速速带领族人回到你们负责的城墙地段,让每人拿起刀枪和弓箭,站在城墙低洼处,严密防范,不可让敌人杀入。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

众人面色凝重,无声而快速的散去。不一时,城墙各处的低洼处都伸出了长矛。身手敏捷的孩子们早爬上了城墙高处,不时向墙内埋伏的年轻人低声报告:

“来了很多人,但没有我们城里的人多,大家不要怕。”

“他们爬上山来了,连他们的眼睛眉毛都看得清了。”

“把弓拉开!他们准备冲过来了。”

各处城墙的高处突然冒出无数支箭头,微微颤动,如在水面上漂浮了一圈的鱼漂。城墙后面千万颗心脏突突跳着,仿佛满腔热血马上要随着即将离弦的利箭一起喷涌出来。

一片死寂中,城墙上的孩子们又低声叫了起来:

“他们看见我们的茅枪和弓箭了。没人敢冲上来,他们都愣在城下。”

“有人转头走了。又有人走了……”

“他们都走了!你们快来看啊!”

城墙上突然站满了人,阳光照在他们的后背上,影子便投射到山下很远。众人不说话,都在思忖下次的危机。他们陆续跳下城墙,有人随着长老们回到尼希米那里。

尼希米等众人走近,大声说:“从今晚开始,住在城外的,一律住在城内。我们必须加紧完成城墙的修复。但今后每人必须携带兵器,一半的工人要沿着城墙布哨设防,另一半做工的也必须将兵器放在工地旁边。两班轮流换岗。睡觉也要轮班,并且要睡在工地,不许脱衣,不许回家。”

人们分头布置去了。日近晌午时,工地上已经恢复了工程进展,只是速度明显慢了。午饭时分,人们正在休工吃饭,却有几家的男女大嚷大叫的朝尼希米跑来。尼希米停住咀嚼,询问来人因何吵闹。

那些人七嘴八舌道:

“我们家一群儿女等着要吃饭,你不让我们出城,我们哪来的粮食给他们吃饭。”

“我们的家本来都在山下,现在却困在这里。我们吃什么?只好把田地、果园和房子都典当给城里几个富人,换点粮食充饥。”

“我们早就抵押了地产,好借钱缴税,可我们的地产还不够还这些富人利息。为了活命,我们只好卖了女儿给他们。可现在,他们居然装模作样和我们一起干活,好像成了我们之中的一员。恐怕这工哪天干完了,我们不知还要卖几个儿女才能还债!”

女人们陆续哭了起来,男人们吐完苦水后不知所措,一会看看尼希米,一会看看身边的妻子,一会看看围拢过来的众人。

尼希米回头一起吃饭的众首领,他们都低头不语。尼希米深叹一口气,向对面衣衫褴褛的几对夫妇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妥善处理这事。从今以后,你们没钱吃饭的,可以到我这里来吃。来,你们先吃饱,再带回去给儿女们吃。” 尼希米再回头,对众首领说:“你们跟我来,商议如何解决这事。”

午后的日头火辣了起来,环城又到处响起施工的噪音。尼希米带众首领找了一处阴僻处,坐下,缓声说:“我这次回来,是要尽力赎回那些被卖到外邦的犹太同胞。不过,他们自由后,还要变成你们的奴才。如此一来,我要多久赎回他们一次才行?”

众人都低头看地,有人满头淌汗。

“你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对。难道你们就不怕上帝报应,不怕我们的仇敌凌辱我们吗?”

众人仍旧沉默。尼希米站起身,环顾坐在地上的众人,说:“你们今天就要停放高利贷,归还他们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和房屋。你们今天也要归还向他们所收的五谷、新酒和橄榄油的利息。”

沉默中,有人站起来,说:“我们会照你的话去做,把东西还给他们,不再向他们索债。” 其他人也纷纷站起来,重复同样的话。

尼希米于是召集全体会众,让众长老在祭司面前立约,兑现承诺。全体会众欢呼雀跃,很多赤贫的父母抱住刚刚恢复自由,回到身边的女儿,满脸泪水。

之后的修复进展顺利,城墙被全部恢复,众城楼也终于装上新的城门。此时,距开工整整过去了五十二天。此时,距巴比伦烧毁耶路撒冷整整过去了一百四十年。

领导的难处和担当

183旧城新建庆古节

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  ‭【约翰福音 7章:37节

圣灵像活水涌流于这干渴的世代

十月初的日头懒得早起了,但终于熬得炎夏过去,秋风渐起,早晨的空气中带了一份清凉,露水在朝霞下如婴儿睁开眼睛,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街上有零星早起的百姓,各自打扫着刚刚修整好的街道,沿着城墙把余下的碎砖烂石放进车内拉走。

尼希米也如往日一样,早早起床,在官邸院内晨祷后走出院子,沿着城墙一路巡视过去,边走边和城墙上放哨的年轻人点头致意。这距离他回到耶路撒冷过去两月有余了,全城的百姓在他带领下齐心协力,终于在过去五十二天把全城的城墙和城门修缮完毕。

昨晚,全城的城门全部关闭,这时距耶路撒冷全城被巴比伦焚毁,整整过去一百四十年,耶路撒冷终于又有城墙和城门的守护了。昨晚,尼希米召集了众首领,对他们说:“明早,你们要等到太阳升起才可打开城门;从今晚开始,全部城门必须定时在专人看守下关门上闩,防止有人疏忽。在夜晚,全城居民要各按地段执勤看守你们房屋对面的城墙地段。”

昨晚,全城的男人终于睡了一个完整觉,尼希米也终于脱下月余未脱的汗臭衣服,洗浴后安稳睡在官府内的床上,但他激动的几乎彻夜未眠,浅浅的梦境如荡漾的湖水,时上时下淹没他朦胧的意识。在一段梦中,他独自跑在前面,身后多人追杀他,冲在前面的是参巴拉,多比雅和基善,眼看他们越追越近,尼希米慌乱中向左右观看,只见路边都是围观的以色列百姓,却都袖手旁观,表情或麻木或惊恐,他们之中很多人因为尼希米而失去了高利贷和女奴。尼希米又看到其中有比利迦的儿子米书兰,便向他求救,他嘴角却浮出笑意,向尼希米大声说:“我和多比雅是亲家,你不必如此慌张。”

不知不觉间,秋阳升了起来。尼希米走到了朝北的城墙地段,这是上城区,城毁前曾多住贵族,现在也是大族大户居住。尼希米远远看到了正在走出家门的米书兰,心兀自跳了一下。米书兰已经洗簌一新,穿上了整洁的新衣,也看到了尼希米,便满脸堆笑,向前与尼希米拥抱问候。

“城墙终于建成了,我们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城外的外邦人再也不敢无所忌惮的欺负我们了。您作为总督也终于完成了王的使命。恭喜你啊。不知总督何时回书姗城述职?” 米书兰灿烂的笑着,瞳仁内却似乎有一口深井。

尼希米搭手抬头向东望去,东城外的橄榄山上树影婆娑,果实累累,千万片橄榄树叶子在秋风下瑟瑟闪烁着日光。尼希米似乎自言自语道:”居鲁士王元年,第一批犹太人从波斯回归故土,已经过去将近百年。当年回归的他们必是怀着满腔热血,希望亲手复兴耶路撒冷古城。可是百年逝去,耶路撒冷依然凋敝如此。昨晚虽然城墙终于落成,可是今早我沿城一路走来,看到城内更显荒凉,大多修城的百姓还没有房屋可以居住,还是穿着修城时穿的破烂衣服,睡在石头上或者树下。”

尼希米对米书兰说:“我这次回来是要久住,因为这里百废待兴。” 又回头对身后的文书说:“早饭后召集众长老,我们要数算当年有多少人回到了耶路撒冷,以及现在的人口。”

日头斜照进会客厅内朝东的窗户,落在窗下坐着的一排长老的肩上。尼希米朝南坐在官座上,与两边落座的众首领一起聆听祭司以斯拉朗读的名册。这名册列着百年前第一次回归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名,按照族谱排列,一直收藏在圣殿内,由以斯拉收管。

以斯拉最后念到:“这样,在居鲁士元年,回归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会众共有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名。此外还有仆婢七千三百三十七名,和歌唱的男女二百四十五名。他们还带来马七百三十六匹,骡子二百四十五匹, 骆驼四百三十五只,驴六千七百二十匹。”

等以斯拉收起史书,放入羊皮袋内收好,尼希米环顾众人说:“我们的耶和华先前把众多的先祖带回耶路撒冷,就应验了祂借先知耶利米的预言,即耶路撒冷被毁七十年后,必有犹太人回归,这众位想必是知道的。如今,这事已经过去了九十三年,但当年回归者的很多后人在今天却无房屋居住,沦为赤贫。这必不是耶和华的心意。现城墙既然已经建好,城内却一片荒芜,我们下面要为同胞在这城内修建房屋,恢复耶路撒冷昔日的繁华。”

尼希米停顿下来,等众人回应。人们都猜到尼希米下面的意思,便都沉默,等他继续说话。

尼希米继续说:“首先这城的众多事务要有长官专门负责,为此,我认命我的弟弟哈拿尼和城门守卫官哈拿尼雅做此城的总管,哈拿尼雅为人忠信,又敬畏上帝,有口皆碑。关于建房费用,我会奉献一千枚金币,五十个金盆,和五百三十套祭司服。各位也请酌情奉献。”

文书将尼希米的数目撰录下来,将笔和记录交给下一个人,那人写好了数目,文书又传给下一人。很快文书将记录传回尼希米。众人共计捐两万枚金币,近2500斤白银。尼希米感谢了众人,让祭司以斯拉代表众人向神祷告,求神祝福。之后,尼希米与众人定了开工日期,并通知百姓。百姓听闻大喜,陆续有人奉献,又收得两万枚金币和近2500斤白银。

看看日近午正,尼希米叫仆人端上来做好的午饭,与众人同吃。席间自然是欢声笑语。尼希米等众人吃好,又开口说道:“我们过去两个月一直忙碌,田里的橄榄和石榴不知不觉间也成熟,该采摘了。再过几天,就到我们律法书上的住棚节了。按照规矩,我们要收获秋实,酿造新酒,折下绿枝,装点我们的城门,房屋和院落。上帝既然让我们在节前完成修城的工程,那就让我们一起庆贺此节吧,全城一起庆贺七日。”

众人称善。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