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颂(52)从以东来的

家颂(52)从以东…

那殷红血溅衣裳,

从以来的是

宣告群奴今放,

并得恩作礼

独踹酒醡何壮哉!

掠仇何豪迈!

装扮美能力大,

步而行是救主!

祂是余民一异象,

荣耀充天地

之年来搭救,

愛罪人!

祢征衣血?

乃因戮仇染,

不留一絲可消

不留余地需再

撒但荣地,

不再起。

大能救主永掌权,

配得民昼夜

血泪冠冕,

表明祢的救功:

祢民仇作脚凳,

冠冕膏油裹万民。

奉主颂赞荣耀神! 阿们 !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