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1 养猪:华为智慧

c2.1 养猪:华…

养猪行业,亲自养猪。

不过在3月4日,段爱国澄清道:华为不养猪,但是会赋能企业养好猪。

想在养猪行业分一杯羹的巨头,不单单是华为。

在此之前,网易、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早已出手。

尤其是网易,在2014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拿出自家养的“味央猪”款待一众大佬,让网易猪肉从此名声在外,2016年还拍出过一头猪27.7万的“天价”!

能让巨头们争相入场,养猪必然是个好生意。

但是,好生意不一定好做。

1.养猪比茅台还暴利,大佬们都坐不住了!

盯上养猪行业的,远不止互联网巨头。

“最近,十多万个工商企业,房地产什么行业都转型来养猪了。”3月3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说道。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无利不起早,猪的诱惑可见一斑。

尤其这两年,非洲猪瘟、新冠疫情、洪涝灾害等因素,让猪肉奇货可居,只要是成功活下来的养殖户或企业,无不赚得盆满钵满。

去年一个四川养殖户,在采访时说:“养猪的,只要没遭到猪瘟,今年赚安逸了嘛。”

为了防猪瘟,他和妻子辞退工人,告诉亲朋好友别来串门,甚至把两个孩子都送往亲戚家,两个人备下七八十斤粮食,每天精神紧张,熬了两个月。

最终在去年,他们一口气赚了近300万,比往年多赚了200多万。

“夫妻店”都有如此暴利,规模化养殖的大企业的利润更羡煞旁人。

2019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王石遇见刘永好就直接问他:“今年是不是赚大钱了?”

更有代表性的是中国养猪行业的老大“牧原股份”,根据其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70亿元,同比增长341.58%!

平均下来,牧原股份一头猪的利润约为1500元,相当于两瓶茅台酒的利润。

牧原股份养猪场,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牧原股份的股价,从2019年的不到30块,最高飙升到139块,总市值比万科还高。

卖酒卖房,都不如卖猪.

但是,巨头们纷纷杀入养猪行业,不仅是因为有利可图。

在我国,养猪行业一直是以散养户为主,呈现出“大行业、小公司”的格局。根据官方数据,去年全国生猪出栏量52704万头,但13家上市的大规模猪企,仅占了10.53%。

然而散户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相比以往的“土法养猪”,如今更提倡“科学养猪”,这就意味着必须先建养殖场、买设备、买兽药、买猪苗等等。等到硬件和手续齐全,要么掏空家底,要么负债累累。

有散户说:要真想养猪,得做好2年不赚钱的准备。

而且散户抗风险能力太弱,这几年的意外却一个接着一个,也迫使很多人知难而退。

山东临沂一个散户表示,养25年猪都没扛过猪瘟,感慨道:养猪不算风口,都是靠天吃饭。还有散户称,猪瘟来袭后,他的养猪场生猪存活率只有20%。

猪瘟之下,散户的损失尤为惨重。

养猪行业有利可图、有机可趁,巨头们蠢蠢欲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2.巨头们的养猪大计,靠谱吗?

养猪的钱,并没很多人想象得那么好赚,即使对巨头也不例外。

2014年末,万达原本计划在贵州丹寨养黑毛猪,既扶贫又挣钱。但在全国谨慎考察了数个养猪企业后,万达果断放弃了这一计划,转而开发万达小镇。

王健林在一次会议上说:“原来我以为盖个猪场,回头跟我说十万头猪场得几亿。我说盖个猪场要几亿?我们盖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

对于养猪的难度,行业老大牧原股份的创始人秦英林也早有表示:

“很多人觉得养猪很简单,是技术低下、产业落后的代名词,其实并不是这样,养殖业其实门槛很高。”

特别是随着规模增大,养猪难度也越大。一个养猪大厂,管理成本极高,要操心育种、饲料、人工授精、疫苗、大气污染、水污染等无数琐事。

因此,除了网易之外的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都没动过养猪的念头,而是选择做投入较少、风险较小的To B生意,用技术帮养猪场。

比如给猪量体温。

传统方式非常粗暴,直接用温度计插肛门,人和猪都很麻烦,所以没有哪家猪场能每天给每头猪都爆菊量体温,通常是观察到一头猪有异常后才行动,很容易就错过最佳治疗期和隔离传染源的时机。

对于这个问题,一个叫“睿畜科技”公司的CTO曾在“一席”视频说道,他们发明了精准测温的猪只可穿戴产品,可以实时监测猪的体温,哪头猪体温升高,就能立刻收到报警短信。

相比之下,互联网大厂出手,养猪的精细化程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里养猪,把目光主要放在了母猪身上,致力于让母猪多产仔。

在以前,要判断母猪是否发情,是否配种成功,非常考验眼力和运气。如果判断失误,就变成了“无效饲养”。

阿里则通过巡逻摄像头,一天24小时采集和分析母猪图像,阿里云AI会自动检测发情信号。“比如说母猪断完奶后 3~7 天后,摄像头监测到母猪耳朵竖立,身体绷直,进食量骤降,就会判定母猪已经发情可以配种。”一位阿里云工程师说。

之后,通过观测母猪的睡眠深度、站立频次等,就能判断母猪是否怀孕。哪只母猪没怀孕,就会自动发信息给工作人员,提醒他再安排配种。

不同于阿里,京东养猪把精力主要花在了差异化饲养上。

传统养殖模式,十几头猪一起投料,每头猪只能凭力气抢食。这就造成了出栏时,力气小和力气大的猪,体重相差巨大,饲养效率很低。

于是京东通过“猪脸识别”确认每头猪的身份,把给料数据和体重数据对准到每一头猪。如果系统判断这头猪饭量还没达标,智能食槽就会适当加餐;如果达标,就不会再投食。

“猪脸识别”,智能投喂。图源:京东数科

也就是说,落到京东手里的猪,少吃或多吃一口都不行,大大减少了饲料的浪费。

巨头养猪,恐怖如斯。

3.我们还需要更多巨头来养猪!

同样是干最接地气的活,巨头们在社区团购和养猪行业的所作所为,应该得到不一样的评价。

中国的养猪行业,早就需要有资金有技术的巨头关注了。

很多问题,它们加入后,解决起来会更迅速。

和一般肉类不同,我国对猪肉需求极大,每年要吃掉约7亿头猪,几乎吃掉了地球上一半的猪肉。猪肉价格和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息息相关,让人又爱又恨。

为了预防猪肉短缺,我们甚至还有国家猪肉战略储备,就像储备粮食和盐、药品那样。

但是猪肉价格的涨落,还是非常不可控。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于我国是以散户养殖为主。他们容易盲目跟风,猪肉价高时一窝蜂地多养,价低时又迅速处理母猪,周而复始,导致了以三四年为一循环的“猪周期”,有时连行业巨头都扛不住。

猪周期,图源:Alter聊科技

除此之外,我国养猪行业还有很多不足会影响到猪肉价格,急需技术支持。

去年和今年,刘永好都谈到了种猪的问题,说:对养猪来说,种猪就是芯片,现在“猪芯片”必须要冲上去,要解决种猪国产化问题。

截图自红星新闻抖音号

种猪站在产业顶端,对下游的价格体系也有很大影响,然而我国的种猪基本依赖进口,每年都花费不菲。

引进洋猪,实际也是迫不得已。

因为我国需求太大,而相比国产黑猪,洋猪长肉快、省饲料,所以短短二十几年,国外白皮猪就取代了国产黑猪,成为市场的绝对主流。

国产黑猪,

很多人说现在的猪肉不如小时候的香了,大概率是因为吃的根本不是一个品种。

洋猪,

再比如相比世界第二养猪大国美国,我国在各项关键指标上都长期落后。

在转换率(所耗费的饲料重量/所产出的肉的重量)方面,美国是1.91:1,我国是3:1;在产仔数方面,美国一头母猪能提供的有效猪崽是20头以上,我国平均是13.7头。 

到最后,中国的养殖成本就高了一大截,猪肉价格自然只能更高。

要解决以上这些问题,离不开规模化、产业化、标准化。

例如种猪问题,一位从事动物繁育研究的教授表示,只有养猪产业发展成熟,才能带来种猪繁育的兴盛,“一个只养几百头猪的企业来做育种,是没有意义的。”

牧原股份创始人秦英林还曾列举了养猪要掌握的学科,包括生命科学基因选择、猪舍设计、疫病防控、营养配方、生产管理、环保、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应用。

这些都需要资金、技术。

所以说,中国的养猪行业很需要有资金有技术的巨头关注。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巨头又胸无大志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巨头们的资金、技术,不管是用在探索星辰大海,还是用在最接地气的行业,要痛骂或支持的评判标准只有一个:

是不是真的对用户有好处?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