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5 潮商:刘绍喜

c1.5 潮商:刘…

在潮商的大本营,有着潮汕“资本教父”之称的刘绍喜,最近的日子却不太好过。
2月23日,A股上市的ST宜生和宜华健康发布公告: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公司实控人刘绍喜被证监会立案调。
刘绍喜掌控的两家上市公司,宜华生活和宜华健康,也遭遇了上市以来最大的危机。
宜华生活(ST宜生)业绩造假,虚增20多亿利润,股价长期处于低于1元,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宜华健康连续两年巨亏25.5亿元,深陷大股东的舆论旋涡,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作为汕头“澄海三不死”之一的刘绍喜,曾经两次涉及腐败窝案,能够全身而退;这一次,却栽在了曾经呼风唤雨的资本市场。
刘绍喜为何被称为“澄海三不死”?又是如何当上潮汕的“资本教父”?他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创业故事?
一、1963年12月,刘绍喜在广东汕头澄海市莲下镇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出生。
由于家里实在太穷,没有钱盖房子,刘绍喜一家3代8口人,全部挤在一个18平米的房子里。
小时的刘绍喜,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盖一个栋又高又大的房子,能让全家人住得舒舒服服。
高中没有念完,刘绍喜就辍学回家种田,家里没余钱供他读书了。
贫困交加的日子,并没有很快得到改善。
1987年,刘绍喜的奶奶得了重病,为了治病,家里欠了4300元的巨额债务。
24岁的刘绍喜才如梦方醒,再这么继续下去,别说给家里盖大房子,连欠的钱都还不了。
穷则思变,刘绍喜决定下海做生意,以此改变命运。
直到此时,刘绍喜的潮汕人那种经商的天赋,才被激发出来;潮汕的商人,大部分也是被环境给逼出来的。
24岁的刘绍喜,又问朋友了800元,购买了锯子、斧头等工具,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家具厂,当时小作坊的名字叫莲下槐东家具厂。
起初家具厂的生意不温不火,只够一家人温饱,赚不了什么大钱。
为了打开销路,吸引更多的客户,刘绍喜绞尽脑汁,想到了一个妙计。
他先让客户免费使用家具一年,满意了到时候就付款。
这一招果然灵验,刚开始不用付钱,客户一拨一拨地往家里搬家具。
一招鲜吃遍天,客户蜂拥而至,短短三年时间,刘绍喜的家具厂营业额就突破了100多万。
1992年,小平南巡,深圳特区飞速发展,高楼如雨后春笋般立了起来。
刘绍喜敏锐地意识到,木制品将会迎来爆发性的需求。
于是,刘绍喜成立了宜华装饰木制品公司,开发了木地板、木墙板和木制家具。
那一年,刘绍喜还和台湾商人合作,将产品销往海外。
由于生意火爆,刘绍喜还做出了自有品牌的家具,代工和自主品牌两条腿走路。
1993年,刘绍喜看到木制品的庞大需求,又将眼光往上游转移,做起木材生意。
他漂洋过海,先后去东南亚、非洲、南美考察,最后在缅甸的一片森林地建立了木材基地。
这样,刘绍喜就有源源不断的木材,生意也越做越大。他也成了汕头,特别是澄海地区的知名企业家。
早期的企业家,具有与当地政府人员建立紧密关系的天然优势,刘绍喜的事业,也在政商关系的庇荫之下,产生质的飞跃。
二、刘绍喜颇有政治觉悟,1993年,他就成立了第一个私营企业党支部。
而早在23岁的时候,刘绍喜就已经入党。
1996年,33岁的刘绍喜,组建了广东宜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始了集团化的运作。
正是那一年,刘绍喜出资4500万港元,与广州的国企澳门羊城公司,合资成立了广东泛海木业有限公司。
刘绍喜出任合资公司总经理,占有了45%的股份。
1999年,澳门羊城公司又将30%的股份,作价9000多万港币,转让给了刘绍喜。
后来又经过几次股权变更,广东泛海木业完全变成了宜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2001年,羊城集团腐败窝案案发,澳门羊城公司低价转让泛海木业内幕曝光,主事的国企领导因受贿被判刑。
刘绍喜经过调查之后,第一次在腐败窝案中全身而退。
随后,刘绍喜的囊中之物广东泛海木业改组,成为了宜华木业。
2004年,宜华木业登陆A股市场,成为了汕头第一家上市公司。
刘绍喜一跃成为了资本大佬,也成了澄海本事通天的人。
在澄海,有一句顺口溜:“澄海三莫死,学敏、必孝、刘绍喜”。学敏、必孝,是指“鳗鱼大王”黄学敏和广东南洋工业城集团董事长王必孝。
这三个人都是澄海名噪一时的企业家,可以翻云覆雨,这三人“不能死,也死不了”。
很多当地的企业家,如果想走资本市场之路,都会找刘绍喜出谋划策。
说白了,就是借用刘绍喜的关系,帮助他们的企业上市。
当然,这个忙不能白帮,这些企业上市之前,刘绍喜会通过投资公司入股。当这些企业上市之后,刘绍喜可以套现获利。
从2007年以来,刘绍喜以华青投资、华宇投资、以IPO前改制入股了骅威股价、皮宝制药、金明精机、东风股份等上市公司,获利颇丰。
巅峰时期,刘绍喜的宜华集团有850亿的资产,战略投资120多家上市和拟上市公司。
刘绍喜潮汕资本教父的实力,由此即窥见一斑,绝非浪得虚名。
三、刘绍喜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不仅带着他的潮汕小伙伴一起上市,自己的公司运作起来,也不含糊。
早在2000年,刘绍喜就成立了宜华地产,开发汕头本地的一些楼盘。
彼时,宜华地产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开发商,但却在资本市场上暴露了刘绍喜惊人的实力。
自从2007年国家开始调控房地产开始,房地产企业一直不受资本市场的欢迎,大量的巨型房企如恒大、碧桂园等,不得不绕道香港上市。
名不经传的宜华地产,却凭借着刘绍喜在资本市场风骚地走位,于2007年成功借壳ST光电上市,亮瞎了一众房地产老板的钛金狗眼。
做实业起家的刘绍喜,尝到了资本市场点石成金的滋味;他在资本运作的路上高歌猛进之时,却因为产业根基不牢,犹如走钢丝。
上市没多久,房地产调控政策密集出台,宜华地产业绩猛冲两年,开始调头直下。
到了2014年,刘绍喜的地产业务走到了尽头。为了保住上市公司地位,刘绍喜把地产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然后花7.2亿收购广东众安康后勤集团,进入医疗服务产业。
在这个关键节点,揭阳一前领导在广州腐败案发。
2014年7月14日,坊间一度传言刘绍喜在潮汕机场,准备乘坐私人飞机飞往香港时,被边检人员带走。
然而,仅仅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刘绍喜恢复正常工作,再一次从腐败窝案中全身而退。
2015年,宜华地产更名为宜华健康,陆续收购了医院投资机构达孜赛勒康和养老机构亲和源,进军医疗后勤服务和养老医疗。
宜华健康的股价,也从2015年最高峰的54元,开始调头缓慢往下走。
当时,刘绍喜的危机还没有显现,依然意气风发。
与刘绍喜一样意气风发的,还有长江商学院的CEO六班同学贾跃亭。
2016年11月15日,被贾跃亭生态梦窒息的刘绍喜,与同学们一起,为乐视注资了6亿美元。
半年之后,贾跃亭遁走美国,给国内的投资者留下一地鸡毛,“资本教父”刘绍喜被同班同学狠狠割了一把韭菜。
贾跃亭跑路,成为了刘绍喜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宜华健康收购过来的子公司,在完成三年的业绩对赌之后,就出现了业绩变脸。
2019年,宜华健康7家主要子公司,就有6家发生亏损。
刘绍喜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宜华生活,股价在2015年见顶之后,像吃了泻药,开始一泻千里。
为了止住跌势,刘绍喜挺而走险,开始业绩造假,虚增了25亿的利润。
即便如此,依然难改宜华生活跌势。
刘绍喜已将大部分的宜华生活和宜华健康的股票质押,股价下跌,就会面临被金融机构平仓的风险。
为了不爆仓,刘绍喜再一次挺而走险,采用配资的方式,操纵了上百个证券账户,炒作自家的股票,以达到市值管理的目的。
正所谓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会塞牙缝。
2019年2月1日,宜华健康的股价出现了闪崩,刘绍喜在配资公司的保证金全部亏完,出现了穿仓。
本该补充保证金的刘绍喜,却拉着所有的配资公司,在汕头开了个会,要求他们签署股票回购协议。
这引起了资方强烈不满,刘绍喜配资炒股穿仓事件被资方人员踢爆。
消息引起了深交所关注,2019年3月19日,深交所的一道问询函,再一次将宜华健康的股价死死按住。
面对跌跌不休的两只股票,再加上监管部门的紧密关注,刘绍喜也是回天无力了!
四、两家上市公司造血能力不足,随之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债务危机,将刘绍喜推向穷途末路。
2019年,宜华集团的一笔名为“16宜华01”的债券未能按时付息,后采用私下兑付,正式拉开了宜华集团的债务违约序幕。
宜华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也遭到了司法机构的轮候冻结。
刘绍喜四次被列入失信人员,被限制消费,成了老赖。
2月23日,刘绍喜正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代资本教父,轰然倒下。
刘绍喜从一个穷困交加的农民,通过做实业,拿到了资本市场的入场券;尝到资本市场的造富魅力后,他沉迷资本运作。
实业荒废造血能力不足,在资本市场再风骚的走位,没有实业支撑,那也是楼中楼阁。
如今,刘绍喜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一家财务造假、面临退市,另一家深陷巨亏。
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资本教父”刘绍喜,两次从腐败窝案中全身而退的大佬,或许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