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9美债收益率不确定

c5.9美债收益率…

因为全球疫苗接种效果同样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美联储刻意淡化了疫苗对经济前景的影响。目前,18位美联储官员中有7位预计在2023年底之前美联储就会开始加息,多于12月份17位中的5位。鲍威尔说,他们仍然是少数派。因此,美联储整体上被称为“高度鸽派”。

最近,“总统”拜登宣布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还说要有四万亿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虽然实际上完全做不到)。美联储目前每月购买资产规模为1200亿美元的进度,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步伐,短期内不变。低利率会持续到2023年,这就意味着全球金融市场,至少还能享受两年的流动性充沛。

如此,美债收益率,尤其是10年期和30年期收益率从一年多以来、也即自13个月高位水平快速回落,进而带动美元指数(91.5875)下行。

同时美国股市道琼斯、纳斯达克指数、标普指数也大涨,美超长国债、比特币、贵金属白银、黄金,都大受打压。

(鲍威尔是共和党人,老布什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副部长;2012年5月成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理事;特朗普时政时期,2018年1月23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批准担任下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2月5日,鲍威尔正式接替耶伦出任美联储主席)

美联储如此宣告,表明它不觉得美国经济复苏趋势已经稳固形成。正如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货币政策声明中继续强调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美国一些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部门依旧疲软,疫情依旧给经济前景造成较大风险。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并未全面复苏,天真的人们不要开心得太早。

虽然包括高盛等在内的全球投资机构纷纷指出,在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有望达到7%、以致更高达到8%。美联储在其金融经济预测报告的预测中值显示,失业率到2021年底料降至4.5%,2023年降至3.5%,国内生产总值(GDP)今年料增长6.5%,高于先前预测的4.2%。

联合国贸发组织周四宣布,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4.3%上调至4.7%,“全球复苏预计将在2021年持续,尽管存在很大的不平衡性和不可预测性,反映了流行病学、政策和协调方面的不确定性”。贸发组织表示,新冠疫情将产生持久的经济后果,需要政府继续提供支持。该组织表示,全球前景面临的主要风险是“误入歧途地回归紧缩政策”。而在本月较早时,世界经合组织也上调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4.2%上调至5.6%。 

在全球纷纷看好美国经济的背景下,舆论纷纷预测美联储会收紧政策。美联储拥有可以遏制收益率上升的政策工具,包括购买更长期的美国国债,将资产购买对象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转换为政府债券,或设置具体的收益率目标,即收益率曲线控制。美联储表现出来的“高度鸽派形象”,看似给全球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涉及美国经济或内政等议题时,中国读者不要简单地以类似“美国政府”这样的空洞词汇来称呼。事实证明,没有多么统一的美国政府。例如,上周“总统”拜登对财政宽松与疫苗注射带来的经济利多前景,反复“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然而,美联储却是极力淡化这一因素,高度强调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和不均衡性,主张继续实施强力货币宽松措施。

如此,对中国的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将从几大领域讨论之:

1、美国股市将会强势增长,带动中国股市缓慢增长,进入“结构性牛市”。

“结构性牛市”是说,不是随便买个股就能挣钱。又因为美国经济充满不确定,无论是美国股市及其影响下的中国股市,都会呈现双向波动的振荡趋势。

中国春节以来,很多在过去被看好的头部基金类理财产品,亏损不小。这说明2020年全球疫情危机时刻那种轻轻松松就能挣个50%的时刻,已完全过去。到了技术取胜的时刻。

2、我们拒绝美元崇拜,也要反对美元虚无主义。在商言商,现在是购买美元的好时间。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岸人民币的价格,自2021年元旦之后,几乎都在6.42和6.54之间上下波动。如果我们将K线图拉到十六年前的2005年12月最后一周(当周最高值是8.0867),或将K线图拉到五年前的2016年3月最后一周(当周最高值是6.5580),又将K线图拉到2019年12月最后一周(当周最高值是7.0141),就就会发现,现在在岸人民币汇率,是远远在进十六年来绝大多数时间的中位线之下的。

(看上图呈现的当前在岸人民币,低于历史中位线)Image

此前的最低值,发生在2018年3月27日为6.2429,然后一直猛涨在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疫情爆发,达到5月27日的7.1775。这就意味着,只要环境大体正常,在接下去直到美联储当前宣言不会加息的2023年(那时美国经济应能全面强势恢复),以在岸人民币7.1775为高值参照系,人民币可能还有10.42%的升值空间(已经大大超过国内余额宝、理财通的年化收益率),一旦下跌则常规最多可能跌到4.17%(以2018年3月27日为低值)。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现在在岸人民币汇率,是远远在进十六年来绝大多数时间段的中位线之下的,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现在购买美元是非常合算的,整体上几乎没有风险。

从2020年11月5日美国总统大选爆出“拜登曲线”,到了后来爆发莫名其妙的美国国会山暴民事件到今天,很多欣赏美国的中国网民,对美国灰心到极致。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是一看到“拜登”就想起汪精卫、想起李莲英,就觉得不舒服。这可以理解,却大可不必。

我们可以承认,美国大概率还有10-20年的平稳期。在美国社会,制衡民主党邪恶势力的保守主义力量仍然存在。到现在,美国经济仍然是全球范围内最充满自由创新能力的。美国的腐败、专断和无耻,是一种建立在自由市场经济和个人主义基础上的“精致的利己主义”,是法学家与华尔街的专业主义出卖,完全区别于委内瑞拉等奇葩国家的“愚蠢利己主义”。因而至少在10-20年内,在美国保守主义赖以维系的基督教社会至少还存在的情况下,不要担心美元会快速崩溃。美国仍然是人类史无前例的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元仍然是可以接受的。

3、只是我们需要把美元当成一种随时可以买卖的商品,而不是“强制储蓄”的偶像崇拜性货币(具体看慕义书院老文章《必须打破对美元等纸币的制度性迷信》)。美元除非在我们手中流动起来,它没有任何价值。所以,建议是,购买美元之后,我们可以考虑购买黄金、白银等贵金属,或者用美元做股票、基金等投资,或购买比特币。

退一百步说,即便灾难人民币小概率事件般地跌到了2014年11月31日的6.1082,以现在的在岸人民币价格为基准数字,最多只是跌了6.5%,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士愿意承受的。

对全球大多数人类来说,美元被作为一个方便流动的避险货币。例如在2020年3月的疫情期间,全球所有非美元货币、所有大宗商品、所有贵金属、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统统都被抛弃。

除非美国内部发生足以摧毁美元全球信用的危机,在美国维系全球军事霸权的情况下,所有贵金属、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大多数资源商品型货币(例如澳元、纽元、加元)以及各种综合性主权货币,没有什么能代替美元。

很多人说美元指数上涨,美元天量超发货币,一定会带来黄金等贵金属价格的下跌。如果在类似2020疫情阶段,的确如此。然而如果这波超发货币是伴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的,最大价值在于工业属性的白银,它的价格可能伴随经济恢复而上涨。(关于白银的工业属性,见慕义书院老文章《决定金银价格上涨的唯一因素》)Image

相反,黄金的主要属性是金融属性,有对冲美元通胀的保值功能。在经济正常的情景下,人们更愿意使用流动性充沛的美元,去深度投资理财,而大规模抛弃流动性几乎没有的黄金。

所以,在美元相对于人民币升值之后的美元投资产品中,建议重点关注白银。焦老师说,如果纳斯达克指数跌到10000以下),就可以放心购买白银。这个概率很小,但万一白银价格跌到22元以下,然后再涨到28呢?更何况,白银还是有可能涨到30元。这样就有了27.27%-36.36%。在这2021年后还是可能发生的。

4、慕义书院知识星球群里的孙弟兄建议关注纳斯达克100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根据著名的维基百科,是反映纳斯达克证券市场行情变化的股票价格平均指数,基本指数为100。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涵盖所有新技术行业,包括软件和计算机、电信、生物技术、零售和批发贸易等。主要由美国的数百家发展最快的先进技术、电信和生物公司组成,包括微软、英特尔、美国在线、雅虎这些家喻户晓的高科技公司,因而成为美国“新经济”的代名词。在过去五年,年增长20%。在银行app还能用美元买,不过需要手续费。天天基金手续费很低。在支付宝里的理财,搜索000834,就可以买入或定投。这个建议不错,但个人决心大力遏制自己的野心。

Image

(美国新经济迎来了春天)

5、比特币,我是不主张现在进入的,因为风险与受益严重不对称。具体请看慕义书院前几天的文章《这款金融产品一年内铁定增值翻番,值得我去冒险吗?》。

最后想说,全球经济回到疫情之前,极有可能还有七八年时间。或许在我们等待的时刻,一场新的金融危机已经来临。请相信,金融危机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从来都是机会,所以也不要悲观。关于如何赶超史诗级通货膨胀,推荐阅读《跑赢“史诗级”通货膨胀的四种投资办法》。

中美关系回到中美贸易战之前,在10-20年内,完全是不可能实现的。

真要警惕的是我们内心世界的狂野。

因此,我支持中国企业继续发扬善于创新、勇于创新的企业家精神,在正确信仰下,持守中国制造业理所当然发扬状态的工匠精神。精干实干,做一个脚踏实地、矜矜业业的奋斗者,是我们的责任。未来中国民营制造业和服务业,要在实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加强创新;这里有我们财富最大的增长源。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