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2 ”李一男:

c1.12 ”李一…

但华为以前外界认定的太子爷却叫李一男,因为任正非的女儿名叫孟晚舟,坊间一度以为他是任正非的亲儿子。

2016年3月15日,46岁的李一男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被指控通过内幕交易操控股市牟取利益。

经过一审判决,认定李一男内部交易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曾经红极一时的“华为太子”,就这样狼狈的沦为了阶下囚。

从华为离开后,他去过百度当CTO,也干过移动12580的CEO,但无论到了哪,都像是在“流浪”。

或许在那时,他才真正懂得了华为带给所带来的意义。

命运给了他一手好牌,却被他给打烂了。

1、“华为太子”的诞生

李一男加入华为的时候只有22岁,那时的华为也未显现出虎豹之势,只是一个仅有200人的小公司。

在诸多实习生中,任正非一眼便看中了李一男。

他有才华、有愤怒,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着任正非当年那股桀骜不驯的影子。

任正非很清楚,这个小伙子天生便不是做员工的,而是要做管理的。

在业务方面,李一男对技术发展趋势、产品走向具有惊人的敏感度和准确的把握能力。

当年拯救了华为的“万门机”项目,正是李一男全权负责的。

在任正非的扶持之下,李一男在华为内部节节攀升,26岁那年,便坐上了常务副总裁的位置。

在他30岁那年,李一男便带领华为突破了200亿的销售额,一时间成为了行业内的风云人物。

那时他所持有的股份,仅次于任正非。

可在华为员工的眼里,李一男虽然是“商业天才”,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处世白痴”。

在上班期间,李一男从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常常对员工指手画脚,就算是面对同级的副总裁,他也常常大吼大叫。

但李一男越是张狂,任正非越是喜欢,军人出身的他,也有着同样的性格。

在私底下,任正非认了李一男为“干儿子”,在日常当中,两人也常以这种关系相处。

上班期间,任正非几乎每天都会去李一男的办公室转一转,除了工作交流以外,还会寒暄些日常。

当李一男做的不好的时候,任正非也会说骂就骂、说踹就踹,像极了父亲教育儿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提到“华为太子”这个称号时,人们第一时间往往想到的不是任平,而是李一男。

然而,即使是真的父子,也避免不了冲突、专制、反抗和独立。

何况在这份关系中,更多的是任正非的一厢情愿。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李一男坐稳“华为接班人”的座位时,李一男选择离开了华为。

2000年,李一男向华为申请了股权结算,由于华为内部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便将华为名下市值等价1000万的互联网设备交给了他。

李一男便带着这1000多万的设备,以及从华为挖来的员工一路北上,在杭州建立了“港湾网络”。

自此,李一男与任正非拉开了“战争”的帷幕。

2、当“太子”变成了劲敌

李一男很清楚,华为是任正非的,就算是成功“登基”,他也不可能完全掌握华为。

他想要拥有自己的天下。

在离开华为时,李一男不仅带走了华为的网络设备,更是顺带着挖走了华为不少核心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

在建立了“港湾网络”后,李一男的目的很明显,无论是产品战略、技术架构、企业文化、工作方式,都原封不动的搬了过来,就连合作的客户,也是从华为嘴里抢过来的。

当年,在宽带IP产品领域,港湾网络市场占有率在7%-8%,而华为也不过10%-15%。

李一男的目的,便是取代华为在市场中现有的地位。

无论是从企业角度,还是从个人角度,这都对任正非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那时的他常常夜不能寐,在夜里莫名的落泪,在看过医生后,得知自己患上了抑郁症。

如此对待自己的“老东家”,实在是太不人道,在同行们看清楚“港湾”的嘴脸以后,开始自发站边华为,站在了“港湾”的对立面。

而任正非也痛定思痛,决定要拿出华为的骨气,把丢失的场面夺回来。

2004年,任正非下达了“追杀令”,在公司内部专门成立了“打港办”。

而“打港办”的原则便是:阻止“港湾”赚钱,阻止“港湾”上市。

在那几年,但凡华为与港湾有生意上的竞争,必然要与港湾针锋相对,拼个你死我活。

久而久之,甚至在公司内部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华为区域销售一旦遇到港湾,就必须赢下单子,否则就收拾东西走人。

万般挤压之下,李一男只好拍出最后一张底牌,准备奋力一搏,在美股上市。

然而华为的一纸诉讼书,将“太子”彻底打回了原形。

最终,港湾在这场战争中落败,2006年被华为以17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而收购前的附加条件便是“招安”李一男。

就这样,穷途末路的李一男再次回到了华为。

3、“太子”的陨落

重新回归华为后,李一男知道,他再也不是那个“太子”,而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任正非依旧将他任命为华为首席电信科学家、副总裁,但只是名誉上的,实际没有任何的参与权和决策权。

在他回归总部的头一天,许多华为员工因好奇聚集在他的办公室外,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什么。

这让他感觉自己非常耻辱。

羞愤之下,他将办公室的透明玻璃换为了毛玻璃,算是挡住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

李一男很清楚,此番将他“招安”回总部的意义,便是“杀鸡儆猴”,给有“叛逃”心思的员工立上一块警示牌。

当然,这自然也有着任正非个人的恩怨情绪在里面。

在华为待了两年以后,李一男也算是“赎”清了自己的“罪”,他再次提交了辞职报告,离开了华为。

离开华为后,李一男便开始了他的“流浪”。

李彦宏曾说:“他是世界上能担百度CTO大任的三人之一。”

早在李一男创办“港湾”的时候,李彦宏便非常欣赏他,因此在得知李一男离开华为后,李彦宏便主动伸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加盟百度。

但在百度工作了一年多以后,李一男还是向百度提交了辞呈,在他的说法当中,百度的企业文化并不符合他的性格。

离开百度以后,李一男又去了中国移动旗下的12580当CEO,依旧没干多久,便又辞职了。

李一男不甘心就此被埋没,又转战到了投资界,跑到了金沙江当投资人,折腾了一段时间以后,小钱赚了不少,但一直没做出什么大成就。

年少有为的李一男起点太高了,在离开了华为以后,也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平台能让他放开手脚去干。

他感到了深深的焦虑。

隔壁比他小一届的张小龙已经靠着微信功成名就,然而他只能在投资领域用原始的资本搞着投机生意,再这样下去,他的名字早晚会被淹没在时代的浪潮当中。

“无论是对多少事失望,也没有理由对这个时代失望。”

深思熟虑过后,李一男选择了回归商海,再次创业。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代表公司主持了第一代小牛电动车的发布会,在舞台上,他缓缓讲述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并且宣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在那场发布会结束后的15天时间里,小牛电动车共筹集了7200万资金,这给了李一男很大的鼓舞。

就在人们揣测着小牛电动车的市场表现时,李一男却遭“后院失火”,被法院以股票内幕交易的罪名被拘留,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4、“太子”何时能够复出?

在李一男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小牛电动车曾在2016年3月获得过一笔3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除此以外,再无什么亮眼的表现。

据媒体风传,在看守所内的李一男曾托人向任正非带过话,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致歉,现在他有难了,希望任正非能帮他一把。

当然,毕竟只是风传,假若这件事是真的,任正非最后有没有回复,我们也无从去查证。

在商界当中,从来不会因为牢狱之灾而否定一个“天才”的能力,前些日子黄光裕出狱后,仍有不少人对他的“国美”抱有着期望,期待着他东山再起。

只是不知,出狱后的李一男,现在又在做些什么呢?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