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20 年轻富豪:彭小峰

c1.20 年轻富…

年轻富豪之称的彭小峰,起落如此频繁、如此剧烈的实在是非常罕见。

他19岁开始创业,随手就赚了10亿;刚30岁转向光伏产业,2年时间身价400亿,但又迅速从首富跌至破产;不甘失败的他又迅速转战电子商务,投资10亿的平台后来也是一地鸡毛;最后他向互联网金融发起了冲锋,玩的更大,也败得越惨……..最后,彭小峰索性逃往了美国。

让人惊叹的不只是他的造富能力、反弹能力,还有他的甩锅能力。在每一次失败之后都能迅速离场,在一地鸡毛之中全身而退,简直是比贾跃亭还要贾跃亭。

一战赚了10亿,二战身家400亿

彭小峰1975年生人,父母是做服装生意的。耳濡目染之下,彭小峰对做生意深感兴趣。彭小峰自小成绩优秀,还是个中考状元。读中专时,他自学英、日、韩三国语言。也是靠着外语优势,他毕业后进了一家外贸公司.

彭小峰1975年出生于江西吉安,父母经营着一家服装店。从小,他就表现出了过人的才智,属于“别人家孩子”的典型范本。

3岁起他就被父母带到店里,耳濡目染之余,帮忙找零。“一来二去,彭小峰就成了活算盘,找零钱不用过脑子,张嘴就来,而且毫厘不差。

上学后成绩也是十分优异,初中毕业还取得了当地中考第一名的成绩,后来在学校里还自学了外语,说的十分流利,这在当时的社会十分罕见。

毕业后,掌握了这项技能的彭小峰先是在江西省一家外贸公司工作,至1997年离职,彭小峰以攒下的2万元资金作为创业的启动资金,在苏州创立了销售劳保用品的贸易公司柳新实业有限公司。

啥叫知识就是金钱?别人将货物卖到香港,而彭小峰就直接将货物卖到欧洲。这就是因为他外语好,能直接和外商打交道,免除了中间商的成本。

1998年,彭小峰的生意便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便自己去欧洲参加各种展会,从而拿到订单再回国生产。没有香港的中间商,彭小峰的利润自然更高。到2003年,公司的年营业额就达到10亿元。

这一年,他刚刚30岁。

不过彭小峰的野心并不止于此,在做外贸之时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光伏行业的新机遇。2005年,彭小峰二次创业,创立了大名鼎鼎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他公司的成立,还有一个段子,据说他在一次前往谈判的差旅途中,本来只是路过新余,最终目的地是在苏州,却突然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彭小峰的宝马和一辆货车撞到了一块,这让他十分心急,担心这会耽误他的谈判大事。情急之下,他拨通了新余市领导的电话。

很快,领导便安排司机,将彭小峰接送走,交通事故的手尾也很快搞定了。这让彭小峰大为感动,决定在新余投资5000万美元,兴建江西柳新工业园。

为了能把这个大客户留在当地,新余市开出了极高的价码——只要他将工厂建在新余,便给他2亿的贷款额度。当时,新余市一年的财政收入不到18亿。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彭小峰放出豪言,第一年将公司做到亚洲第一,第二年将公司做到世界第一于是彭小峰一举拿下了1.5亿吨的多晶硅项目,这是国内20%的市场份额。靠

命运女神也十分眷顾他,他创业不久就迎来了多晶硅涨价,再加上资本的注入与多年累积的人脉,彭小峰的LDK第一年就豪赚3000万美金。

接下来,众多风投前往江西找到彭小峰。3个月,LDK便完成3轮融资,融资金额累积达到8500万美元。在资本的催化下,2007年,LDK赴美上市,不仅成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全省第二大企业,还创下所有中国企业在美IPO的募资纪录。

公司上市成功后,彭小峰的身价就达到400亿元,成为江西首富。那一年彭小峰仅有32岁,而公司仅创办两年。

买豪宅、转资产,负债200亿后潇洒离场

正所谓水满则溢、月盈则亏。

当彭小峰准备再接再厉、更大手笔地砸了120亿元之时,2008年一场突如袭来的金融海啸席卷全球,赛维LDK所在的光伏行业受到严重冲击,再加上欧美国家发起了双反调查,赛维可谓是陷入了四面楚歌之中。

彭小峰120亿的大项目开工时处在硅料价格的最高点,一年半建成后,行业价格已跌至冰点,缩水了近九成。下游光伏市场萎缩,上游多晶硅料价格体系也随之崩塌。

到2012年底,赛维的负债已经超过200亿元,负债率突破100%,随后破产。

但令人惊讶的不仅是一个百亿帝国的轰然倒塌,更是企业掌舵者的甩锅态度。

自打赛维出事后,作为企业领头羊、主心骨的彭小峰,他的态度却让一众债权人极其抓狂。

“这真的不是一般人。从始至终,行或不行,怎么办,随便你怎么样,他从不表态,也不吱一声,你无法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急死你。”新余市政府的一位官员如此抱怨说。

据说,债务引发矛盾最激烈的时候,被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农民工与彭小峰坐下来谈判协商。一位当时参与谈判的人士回忆,“几十个人围着彭小峰不让他走,大家都很激动,闹了起来,当时很多警察在场。”

这时,赛维的负责人劝被欠款的人说,赛维已经就是这个样子了,如果你们再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彭小峰大不了破产走人,他的个人资产几代人都吃不完的,倒霉的只能是你们。”

是啊,尽管企业破产了,但彭小峰个人的钱包却已经厚实了。据《中国经济周刊》当年的调查报道,彭小峰个人及家族资产除了赛维LDK的股份之外,还有赖以发家的柳新实业以及他在2008年以“个人、家族名义”投资的BestSolar公司。BestSolar在开曼群岛注册,性质为外商独资企业,法人代表为周山,即彭小峰之妻。

在赛维发展壮大的同时,彭小峰家族借着赛维的各项生意,家族资产不断膨胀。彭小峰的父亲彭正祥不仅从赛维承包的各种基建工程项目中收取管理费,还成立了房地产公司,涉足新余市的房地产开发,包括半岛华府、翠湖天地两个高档楼盘。

此外,有内部人士爆料,彭的子女还居住在香港的半山豪宅,与李嘉诚等富豪为邻。同时,还有各种无法证实的消息满天飞,比如他通过错综复杂的关联公司及交易关系将巨额资产转移到了国外。

故事讲到这里,本来又应该是一个老赖卷款跑路的故事,可彭小峰很神奇,他居然在另一个地方很快东山再起了。

打一枪、换一地。把赛维的一堆烂摊子甩给当地ZF去解决,不到一年,他又在苏州创立了非凡定美,布局电子商务。

这时彭小峰又讲了一个很动听的故事——非凡定美社帮助用户组建一个强大的采购集团,根据用户需求定制生产和购买,让用户用工厂直供价格买到单件商品。

在这次创业中,他保持着一贯的“彭氏速度”,喊出了更为宏大的发展目标——前两年,会员规模要从200万人增长到1000万人,销售收入从2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0亿元人民币,2016年-2021年为发展阶段,会员规模由5000万人增长到4亿,销售收入由20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4000亿美元。

但事实再一次证明,彭小峰虽然有讲故事的口才,却没有圆故事的能力。非凡定美几乎没有产生真实的业务,除了彭小峰的光环和宏大的计划外,只有一个粗粗建成的网络平台。

于是不到一年时间,非凡定美就频频传出因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合作款被告上法庭的消息。再之后,非凡定美人去楼空,只留下追讨工资四处维权的员工。

坑了史玉柱、祸害投资者后跑路美国

不过,应对失败彭小峰已经轻车熟路,那就是避而不见、另起炉灶。很快打起精神来的他,又瞄上了一个新的领域——新能源。

这次是“钢铁侠”马斯克的故事给了他启发,马斯克的太阳城与美国的别墅业主签订合同,太阳城将光伏产品放到业主家里,业主不用给钱,只需要交租金,太阳能发的电,供业主使用。这个商业模式在美国获得了巨大成功,上市成功后,获得了70亿美元的估值。

当然,照抄国外模式肯定是不行的,还需要一些本土化的改造。

这时马云又给了他灵感,阿里巴巴推出余额宝,让人们的零钱产生利息收入,与此同时P2P金融也在中国迅速兴起。

就这样,“马斯克”的底子加上“马云”的创意,一个超越“贾跃亭”的饼诞生了——“绿能宝”,让天下没有难发的电!

它的具体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只要在“绿能宝”上花1000元,就能够得到一块太阳能板“绿能宝”会将这块太阳能板租给光伏企业,发电企业可因此获得电费和政府补贴,而投资者也能获得8%-10%的收益。

而它未来要实现的星辰大海是:让天下没有难建的光伏电站,解决融资难,从而推动清洁能源代替化石能源,最终改善生态环境!

彭小峰以颠覆者的姿态自居,“在特斯拉,马斯克用技术手段重新定义了交通工具,彭小峰则在光伏领域,降低了发电成本,让价格从十年前的8元每度降至了0.8元每度。”

这次彭小峰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一个豪华的“后援团”。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巨人投资创始人史玉柱等国内多位顶级商业领袖为其站台护航,他还请来了著名钢琴家郎朗担任形象代言人,广告遍布大街小巷。

当然,一切的包装宣传都是“鱼饵”,为了吸引投资者入套。

但是这个领域本来就有天然的缺陷——光伏发电企业的平均利润,只有不到8%;虽然ZF会进行财政补贴,但到款时间永远是滞后的。

彭小峰,就玩了一招“期限错配”的游戏,拆东墙补西墙。投资人投资过锁定期后,就可以提现,锁定期最长可达180天,但是要知道,光伏电站生命周期可达25年,成本回收期至少也在5年以上。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投资人集中提现,绿能宝必然会出现兑付危机。

所以很明显,这就是一个“旁氏游戏”,当新韭菜后继乏力之时,风险就将降临。

2016年,绿能宝广告急降到千万元级,使得绿能宝新增用户同比例降低,用户数不足,绿能宝的商业模式难以运转,接盘的人不够用了。

2017年,绿能宝危机彻底爆发。线上平台承租人逾期未支付的正常租金、正常售后回租的到期及逾期项目,合计金额3.08亿;逾期项目融资总额4.3亿。此外,绿能宝被拖欠的应收账款总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其中大多是电站项目租金。

多少人就此血本无归,辛辛苦苦多少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17年7月7日,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对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立案侦查。2017年底,彭小峰被批准逮捕。

同样的,彭小峰似乎又一次“消失”了,在媒体上不见踪影。愤怒的投资者向被绿能宝官网宣传为“股东”之一的史玉柱“要债”。史玉柱不得不在其微博公开回应称:他与SPI的唯一关系是SPI欠他一笔钱,是债权关系而非股东关系。

史玉柱解释说,“几年前几位长江同学找我说,同班的彭小峰重新创业,大家一起支持他创业。我就答应了并认购了一些其SPI公司的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普通债券。”

他还让同学转告彭小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彭小峰答复称:“绿能宝平台是委托融资租赁平台,因电费的国家补贴延迟,造成承租人收款延迟,公司正积极处理,补贴迟早会下来。我们一定优先解决老百姓的钱。”这也是彭小峰唯一一次间接回应舆情。

但是嘴上这么说,他却再一次选择了逃避,跑路美国,还被列入了红色通缉犯名单。

结语

在彭小峰的公关稿中,常常喜欢引用巴顿将军的名言:“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但真正的反弹,是勇于面对及主动承担失败的后果,而绝非逃避失败,甚至摆脱应有的代价。“企业家精神”,彭小峰的经历实在是发人警醒,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像他这样的人,以“创新”之名,依靠社会资源做厚了自己的腰包,却在搞的公司一地鸡毛之后,拍拍屁股潇洒离场。

宴宾客,起高楼,楼塌了。这个社会宽容失败的“企业家”,但坚决反对跑路的“骗子”。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