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2 「职场神学」评论

c2.2 「职场神…

职场神学是为进入人类生活和日常活动而建构的神学,探讨个人及群体如何在现今的职场处境和社会里,参与并彰显上帝于历史时空中延续着的永恒计划。在这个由企业和市场建构而成的社会,职场神学的任务就是以上帝的道为据点,反思人类的生活和互动关系是否忠于人类被造的本质,把人类从其背弃真理的自我伤害中唤醒,并在个人、企业及社会等层面注入上帝救赎和转化的出路。因此,职场神学不单关注信徒如何在职场上作见证,更是要面对人类在其工作活动里的生活处境,建构整全的信仰生命、更新的企业文化,以及适切真理的社会经济活动和价值观念。职场神学并非一套全新的神学,而是针对职场处境的应用神学,重点在于实践。

我们首先要为“职场”的范畴定位。教会是一个被上帝呼召、救赎,并差遣进入世界的群体。职场信徒配备上帝所赐的能力和才华,进入一些独特的处境,肩负独特的角色、召命和职分,并对处境和身边的人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些职分不一定是受雇的工作,例如:家庭主妇肩负的就是非常重要、非受薪的教养职分。因此在牧养和神学反思上,职场的处境是工作间,但它所关注的除了工作间外,也涉及工作活动在不同处境里的延伸、不同专业与信仰的整合、企业在社会里的经济行为和角色等等。职场的反思,在信徒皆祭司的大前提下,帮助每个进入世界的圣徒,在其职分中整合信仰,以生命演绎褔音的大能。这种生命的反思和转化,是职场神学的起始点,以致信仰经由个人的生命整合后,能自然地在日常活动中彰显出来,在职场和社会文化里发挥稳固的思辨能力,履行教会群体在世上作作光的职分。

我们并不是要把信仰活动硬拉进职场。在工作间建立事工性的组织和活动虽然是个切入点,但单凭口述褔音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先委身信仰,把褔音演绎为生命行动,把信息演绎成与职场语言共通的好消息。这样的基督跟随者,是完全委身及行走在他心意里的。他们的见证不单是口头上的见证,也是行动上的见证,且具备对职场和社会文化的真理思辨,以致他们的决策和行动都自然地反映真理的立场。无论他们被差往哪里去,言行都充满感染力,激发更新转化的力量。

「职场神学」常见要点有三:俗世工作有神圣意义,圣俗不可二分;无墙教会,这是圣俗不二分其中一个诠释;伦理方面的处境性反省,这包括某些人喜欢谈的智慧处事手法。

「职场神学」三个常见要点中有两个以圣俗不二分作基础。这看似简单,但何谓圣何谓俗?郭君认为这是指「希腊的属灵属世二元论」,如「柏拉图认为身体是灵魂监狱」(2004)。然而,按我观察所得,「圣俗不二分」似是口号多於严肃理论,圣与俗的分野并未发展到神哲或社会理论层次。有时候,就连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分别都会被说成是流行教会的圣俗分野(可参考陈榆於2003年为龚立人一书《神圣与凡俗》所写的序言,注意,龚君书中的圣俗分野又与陈君所说的不同),这显然是错的,但足以表明圣俗二字在发展多年的论述里仍是何等任意和空洞。或许最有共识又最基本的意思是,「职场神学」支持者觉得牧师以外的工作皆属信仰实践一部分,工作无分「贵贱」,就是这麽多。

1. 圣俗二分与分别为圣

  这样的「圣俗不应二分」在今天没有很多人非议,但却未触及两个更关键的问题。首先,单单讲圣俗不应二分是很片面的。圣俗二分之所以流行,大概是很多信徒视之为实践分别为圣的主要途径,而分别为圣这思想有很多圣经根据(虽然实际指甚麽分别却也可以是很复杂的)。因此,「职场神学」支持者反对了圣俗二分後,还当告诉信徒可以怎样实践分别为圣。好了,我认为我的工作有意义,我不再将牧师的工作视为独一神圣,我每天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神喜悦的,那麽,「分别为圣」又是甚麽家伙?假如职场调查显示信徒行为与非信徒无异,那一定是个忧虑吗?今次要分开的又是甚麽跟甚麽?

  另外,如何应用贬义的「圣俗二分」和褒义的「分别为圣」?以信与不信的婚姻为例:有信徒认为,婚姻的核心条件是相爱,所以只要真心相爱就可结婚(康来昌,2001),这可说是有创造神学根据的,与「职场神学」说工作有意义的思考进路差不多;但亦有信徒认为,信的人怎样也不可跟非信徒谈恋爱,他们要分别为圣。若我工作的杂志社为提高销路要每期加插性感照片,我因此辞职,我是贬义地圣俗二分抑或褒义地分别为圣?(我无意暗示两者此消彼长,但解决办法需另文再议。)

2. 工作意义

  未触及的第二个关键问题是,确认了圣俗不二分,很多时反会令信徒更难看见工作有神圣意义。确认圣俗不二分,只能为信徒提供一个基督教理想工作观,例如工作是用来建设文化和社会。当实际工作与这理想南辕北辙(例如超时工作、很多高薪厚职是社会不平等剥削的结果),高举圣俗不二分就会令信徒觉得工作无意义,接受这思想的信徒比那些深信圣俗二分的信徒更难有一个开心写意的工作观。在这处境下转谈召命,只会是迴避不谈工作。其实,谈一些有别於工作的召命,即或多或少地否定工作有意义。

  我多年前提出过这疑虑(张国栋,2000)。该文区分工作意义为外在意义和内在意义(例如当医生的内在意义是医治人,一位医生与他喜欢的同事一起工作是外在意义),圣俗不二分的主张高举内在意义,在「职场神学」的论述里本欲带来工作满足感或神圣意义,但内在意义却会因社会工作非人化等问题而锐减。试问,对着一位每天工作十一小时的信徒,我们还要教导他体验工作内在意义吗?为何他还要更尽情投入工作,视业务上的对象为上帝呢?

小结

  「职场神学」重点之一──圣俗不二分──虽在神学上有其合理之处,但上述讨论显示,这主张对职场与信仰的分析给人一个隔靴搔癢的感觉,不足为教会面对职场牧养的主要装备。花那麽多时间去重寻属灵观、学习圣俗不二分或创造神学等,似乎只是行了半步而已,更甚者,若以此作为我们应该积极投入工作的理由,则大错特错。

二、「职场神学」的要点(续上期)

3. 无墙教会

圣俗不二分,信仰生活和牧养均不应宥於堂会活动,信仰不只留在星期日,还要活於星期一至六,在职场彰显(胡仕扬,2004,叶松茂,2002)。这对牧养的涵意是,牧者不可满足於传统牧养模式──「被牧养的人在指定的时间走到指定的地点接受牧养和教导。」「但倘若我们看看圣经记载,便发觉耶稣很多时都进到人群中……」,牧者还要走到信徒的职场探访,了解信徒工作实况(袁海柏,2004b)。

郭鸿标在评论中认同这点,但批评「职场神学」走得太「偏激」,「将信徒皆为祭司的观念推到极点」,拆毁了教会的场境(这又是上期何谓圣何谓俗的问题)。他认为这神学解构未被证为合理的(2003c,2003e,2004)。古斌(2004)亦曾记述同样偏激的思想:在一次带职宣教讲座里,有支持「职场神学」的回应者「不认为工作和事奉对立;不认为宣教等於布道;不认为劝人归信才是有果效;不认为带职就要跨文化」,在古君眼中,那不过是「彻底陷入世俗的新基督徒使命,力争自我安置为全职事奉,把传统的全职(堂会)事奉赶下台,还引用这个那个神学来引证(先不谈引述之优劣),好像神学就只此一家,全职事奉的新定义被这大写的『神学』按手就职。」

  读者须留意,「分散的教会」或「无墙的教会」若只倡议基督为全人之主、职场本身不是在信仰之外、或一种进入人群的职场牧养,并没有问题,但若进一步否定教会场境,把工作完全等同事奉,就不太妥当。按我上期的分析,即使相信圣俗不二分,也不能推论出工作等同事奉,不单是因为工作不足为事奉,更是工作某些部分没有神圣意义。

  然而,这里尚需进深思考:所谓「教会场景」是甚麽?是堂会思维占优麽?这有甚麽涵意?这反省虽未必能推翻上述批评,但论者却不宜忽视。

4. 伦理判断

郭君观察到,「职场神学」的伦理讲论常分享真实体验、谈智慧、亦有批评教牧「对现实职场的挑战和挣扎并不了解」(2003d)。他认为,虽然「有些兄姊提出基督徒在职场上的伦理抉择,不属於非黑即白,必须因时制宜作出智慧的判断」,但亦应该根据「圣经、教会历史、神学、伦理学」等基础作反省。又说,强调德行伦理同时,「不能只谈道德品格的理想而避免处理个别行为伦理原则的课题」(2004)。他认为《商界高手》的进路比较容易避免「道德相对」,但仍「没有清楚交待如何……具体地作伦理判断」。何谓具体?「究竟在判断一个行为是否合乎道德的时候,上帝圣洁、公义、慈爱所占的比例如何呢?是否在每个独特处境中,那个百分比都不会改变,还是因时制宜作出调节呢?」(2003d)郭君提供的出路是在类似罗秉祥的方法论上再加诠释原则,以便「忠於圣经、参考历代教会传统,运用理性对处境引发的经验作整体的检视」(2003d)。

  我也认为「职场神学」多讲「智慧」少谈原则性分析,有待改善。但不接受郭君的讲法。其实(拙译)《商界高手》充满了原则,谈论神情性正是为那些原则寻找神学基础。再者,伦理学没有讲百分比算是甚麽缺憾?伦理学里有百分比,还要是不变的?!这是十分罕见的讲法。另外,郭君(2004)将「因时制宜」与「非黑即白」作对比,觉得前者不够好,然而,「非黑即白」是基督徒的道德理想吗?罗秉祥在别处曾说「入世圣徒的道德宇宙没有办法百分之百和谐」(2002),非黑即白二分法是坏鬼伦理观(2000)。其实,正因为多参考了圣经、教会历史、神学和伦理学,要顾及的原则多,权宜的可能性就会更高。但这不是那些无知和先入为主的权宜,并不是甚麽坏事。

三.「职场神学」的隐忧

逐点分析完「职场神学」,以下是一些整体讨论。「职场神学」的论述常抱怨教牧,我甚至听过有人认为教会无可救药。我不其然叹一声:又是教会的错?!今次又错了甚麽?须知道教会普遍少讲职场的原因,有些是可体谅的,并且跟神学无关。首先,今天社会文化本身就不会对公司外的人严肃地谈工作,试问最熟悉你的朋友中,有多少个能讲得出你的职衔和工作性质?况且,聚会里很多时都不便讲职级和社会地位,因为职位低微的信徒或会感到难受。还有,反过来说,我们亦不见今天皈依了「职场神学」的信徒工作得特别开心写意。持平点说,现在只是社会很强调工作,职场又多元复杂,教会牧养不能不把职场牧养稍为专门化(如青少年牧养变得专门),并配上一些神学反省,我们毋须先找教会做箭靶,才发展职场神学和牧养。

第二,现在的「职场神学」只谈某类中产行业的职场,有待扩充(这点亦见於郭鸿标,2003c),否则就要受雅各书二章的责备了。这责备与公义有关,引出我整体讨论的第三点,也是我眼中「职场神学」的最大隐忧──倾向漠视社会公义。这从陈士齐(2003b)对叶松茂的《顾客就是上帝》的严厉批判可以一班:「资本主义才会发明出『顾客就是上帝』这样一句『鬼算』神学(quasi-theological)的神话式口号。它实质的意思,并不真是要人们服事顾客有如服事上帝一样,而是首先要顾客相信,他能享受被产品销售者纵容、迁就、『服事』的虚幻权力感,因而愿意参与这个资本主义的消费游戏,以满足物欲以致权力欲。其次,它变成老板肆意压迫践踏员工的代号,去迫令员工无止境容忍那些自我膨胀过度的消费者/顾客。」

自资本主义诞生和马克斯批判後,职场公义问题变得尖锐非常。我们可以说,历史告诉我们,公义问题会像鬼魅般永远缠着职场,建构职场神学切忌对此避重就轻,这并不是出路。(闻说有些人在讲座里迴避不答这些忧虑。)然而,我无意说社会公义的关注要占据一切职场关注。每天都忧天下之忧而忧,在心理上是不可能的。再者,若世上没有完美制度,而资本主义相比下不是十分过份地不完美,从中找一个与职场有关的安身立命之说并不是甚麽罪过,那讲法只要不会积极鼓吹人漠视社会公义,演变为人民鸦片,便可以考虑接受。试想,即使你献上一生去争取社会公义,也不必为「国家大义」而泯灭儿女私情,终生不娶不嫁。

四.结语:职场牧养与职场神学的发展

「职场神学」实质内容不多,未能切合实际牧养需要,若要做得好,恐怕还有很长时间。那麽,职场牧养怎麽办?问这问题,似乎假设了必须要建构或学习「职场神学」才有资格服侍职场信徒。然而,是否要先有教育神学和医护神学,教师和医护人员才能感到教会没有遗忘他们、教牧有资格关心他们?我们知道一些曝光率不高的团体默默地服侍某些职场信徒,它们并没有首先演变为职场神学生产中心才去牧养的。

至於职场神学的建构,须先克服本文指出的困难,建构更多具体理论内容。另外,不可与现实脱轨,宜多做HKPES那类调查(但我认为那次问卷的设计有问题)。还有,要避免闭门造车孤芳自赏,神学以外的相关科目如商业伦理、工作社会学及文化批判甚有参考价值。即使只说神学的,也当参考基督教其他传统,须知道天主教对经济和工作讨论多年,其社会训导亦有百年悠久历史,并且揉合了公义的关注。

本文旨在评议近年的「职场神学」,让读者知道它是甚麽一回事,并指出一些困难和发展方向,对事不对人(篇幅所限也不多讲客套话),只望能为相关事工和神学发展尽点绵力。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