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17 谈基督徒在职场中的顺服与忠心

a3.17 谈基督…

谈基督徒在职场中的顺服与忠心
一、    
做给人,还是做给主?

基督徒在职场中最大的压力是来自人际关系:和老板的关系,和同事的关系,和客户的关系。其中,以和老板的关系首当其冲,最为令人头痛。感谢主,在和老板相处的过程中,神操练我们的顺服。学会顺服,是基督徒在职场中“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重要的一部分。基督十架的一个核心就是顺服:“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8)

那我们该如何顺服呢?“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不偏待人。”(歌罗西书3:22-25)

首先,是“凡事”顺服。当然,在以下三种情况下我们是绝不能顺从的:老板让我们做违法的事情;老板让我们做违背圣经真理的事情;老板让我们做不道德的事情。大概在这三种情况之外,我们便要“凡事听从”,就是说,老板的态度很不好,我们要顺从;老板安排活儿很不公平,我们要顺从;老板加给的活儿太累、太急,我们要顺从,等等。

我们是顺服地上的老板,但其实我们又不是顺从地上的老板,我们乃是顺从天上的主!

原则一,不是做在眼前,而是做在心里。因为我们是存心诚实敬畏主!

我们常常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比如,在老板面前,我们对老板交待的事一口应承,背后却不当回事;对老板的想法,当时是说好,背后却不屑一顾。

而圣经是怎么说的?“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可以说,当我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在心里诚实敬畏主。

原则二,我们不是给人做的,而是给主做的。

罗马著名的西斯汀大教堂,就会在教堂的穹顶看到米开朗琪罗美仑美奂的巨幅画作。这项工作用去了米开朗琪罗许多的心血和年岁(他作画时常常必须躺着,这样非常劳苦),完成之后,他头发变白,苍老了许多。主教来检查完成的作品的时候,发现教堂穹顶许多黑暗的角落里米开朗琪罗也画了,并且用了同样的心血,非常精美,便问他:“这些角落恐怕永远无人会看到,你为何还要如此花费心血地来画呢?”米开朗琪罗的回答是:“虽然人看不到,但是上帝看得到!”

这也是我们也应该有的态度,因为根本上我们不是给人做的,是给主做的。

如果你是给老板做的,那60分交差就可以了,80分就是非常不错了。但如果我们心里想的是为着主做的,我们就会把100分作为目标!

基督徒理应当比非基督徒更加殷勤、更加忠心地工作,但不是为着自己、靠着自己,而是为着神、靠着神。“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林前10:31)

原则三,我们不是要从人那里得奖赏,而是要从主那里得奖赏。

我们努力地工作,归根结底,不是为了那一份工资而已,而是为了得到天上的赏赐。我们的目光不应该盯着地上的好处,而是应该盯着天上的基业,这是保罗告诉我们的。这也是动机的问题。基督徒员工看起来和非基督徒员工做一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眼光和我们的动机不同,这是有着本质差别的。换句话说,虽然我们手里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的目光是超越的,是注目在永恒的。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人那里得了赏赐,我们做的都要让人看到,那就没有赏赐在天上为我们存留了。对这些人,主说,“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6:2)

二、    只是工作,还是负轭?

基督徒不只是工作而已,而是在自己的岗位上负轭,知道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9-30)若只是一份工作,那我不高兴了就可以离开。如果是负轭,那就意味着我要坚持,并且学习忍耐,学习依靠神,改变自己。

现代人以自我为中心,感觉不舒服了,就说“我不开心”,于是拍拍屁股走人。今天职场中的有些80后、90后就是这样,在工作环境中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或被老板批评几句,或觉得压力太大,就准备离开,但是基督徒不可以这样。基督徒要从负轭的角度来看待神让我们遭遇的一切事。“人在幼年负轭,这原是好的。”(哀3:27)靠着自己的才能,把事情做好容易,但是肯于负主的轭,改变自己的生命,很不容易。

对于祂的儿女,神安排各样的环境来操练他们的生命品格。我们在职场环境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我们和别人一样来看待所遇到的事(目标就是尽快摆脱压力、推卸责任),那我们就不能学到神为我们安排的功课了。在轭下面,我们才能够学习坚忍、谦卑、舍己、顺服、吃苦、盼望,和最重要的依靠神的功课。“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5:3-4)

三、    对上帝忠心,还是对钱(以及钱财带来的地位和尊贵)忠心?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路加福音16:10-13)

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既事奉主,又事奉钱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对真属祂的人,我相信神有一天都要把这样一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试验他:你究竟是选择主,还是选择钱财?

基督徒在工作中要特别警惕金钱的诱惑。保罗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6:10),“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西3:5)。人的心是没有止境的。金钱会生出一种永远得不到满足的欲望。我们都知道以下的道理:我们说,只要我每个月赚五千就知足了,等到每个月赚五千的时候,我们又说,只要我每个月赚一万就知足了,以此类推,我们的心永不知足。“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传道书5:10)金钱会带给我们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这安全感使我们把保障和信心建立在金钱上面,而不是在上帝身上。正如Michael Phillips在《清教徒的生活观》中所说:“有钱人常常以为他们刀枪不入……因着某种原因,他们想,因为他们开奔驰,他们就不会出车祸。或者如果他们有最好的医生,他们就不会生病。或者如果他们投资分散在很多方面,他们就不会损失他们的金钱。或者通过他们生活在一个很好的小区,他们的家就不会被贼闯入……为将来计划,这是好的。但是信靠金钱,以它为你幸福的保障,这就是金钱带来的一种试探了。”

金钱也会使我们骄傲,生出对穷人的蔑视。“从富人的自傲通常会生出对其他人,特别是对穷人的蔑视。”“极少人承认这一点,但我们很多人在这一点上都是有罪的。如果你有钱,你就是赢家;如果你没有,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对一些人,重要的是金钱本身;但对大多数人,重要的不是金钱本身,而是金钱所能买的东西,包括教育、好的品位、体面”

金钱能使我们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挤进更精英的圈子和阶层,这就带来另一个危险。我们渐渐地把这些外在的身份和标志当作我们固有本质的一部分。渐渐地,我们也会以这些外在的东西来看待自己,看待自己与周围的人、包括弟兄姊妹的关系。那时,神的儿女已经是在以世界的标准(虚妄而脆弱)来定义自己的身份了,多么可怕!

金钱能夺去我们的生命:“经验告诉我们,在世务当中,人很容易丢失信仰的生命和能力,好像一个果壳,对世界的爱吃空了果仁,吃尽了敬虔的灵魂与生命。”Phillips补充到,这不是新的看见,这是主自己一直的教训: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今生的宴乐,这些事情能把神的话语挤住,让我们的灵魂下地狱。

职场基督徒的底线,也是圣经明确的教导是,我们虽然在这个世界中工作,但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是寄居的,是客旅的;我们虽然在这个世界里,但我们不贪爱这个世界,若有人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的里面了。

我们基督徒是靠什么来影响社会、影响他人的生命?不是靠世人眼中的成功、世人眼中所羡慕的头衔、社会地位和身份、好车、大房子,而是靠我们圣洁生命的见证,靠我们里面出于真理的爱。今天许多基督徒喜欢看的书其实都是成功神学的书,像《领导力21法则》、《激扬人生:金克拉人生讲堂》等等。这些书都告诉我们,你如何才能去有效地影响别人?你要有令世人羡慕的成功,你要爬到更高的位置,有更显赫的头衔。这都是大错特错的。

使徒彼得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我觉得这段话是我们基督徒在职场中为主作见证、传福音很好的准则。世人问我们盼望的缘由,是因为我们所盼望的与他们在世上所盼望的不一样。如果我们所盼望和矜夸的不过在于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更高的地位,那世人不会来找我们,因为他们总能在我们之外,在这个世界上找到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更高的地位。但是当我们在压力、苦难和挫折中大有喜乐的时候,我们向世人显明了,在世上我们有一样是他们没有的,就是主耶稣基督自己。这时,他们便会来找我们,问我们盼望的缘由。“叫你们的信心和盼望都在于神。”(彼前1:21)感谢上帝!“在苦难中的喜乐,要比因生活平顺而献上的感恩更加荣耀神。”

常有一些职场上的年轻朋友来找我聊天,一方面他们想了解福音,一方面他们想通过和我谈话对他们前面的人生规划有所帮助(因为我有海外留学和工作的经历)。我会直接告诉他们:只有认识了主耶稣才可能有有意义的人生,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灵魂的得救,我们一生的意义都在于荣耀神,以神为乐,为主作见证。而且我告诉他们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是堕落的,是错谬的,不要追求世人眼中的成功标准,那样的出发点就是错的。

我们工作的目的,和我们整个信仰生活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荣耀神。当我们这样去实践出来的时候,无论环境如何,别人都会在我们身上看到一种与世人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基督的生命,那成为基督徒的见证与风采。感谢上帝!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