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 双职事奉的人生

a16. 双职事奉…

从谋生技能到同心讚美

瑞恩:在创启地区从事商业培训和创业孵化

20年前,神呼召我来到一个穆斯林国家宣教,我发现传统带领查经的方式行不通。很多村民缺乏经济来源,当他们饿著肚子时,如果只是查经、讲道,就无法真正帮他们。于是我和同工在后方教会的资助下,买了原材料,教当地妇女做缝纫和手工艺品,帮助她们学习谋生技能。

随著关系的建立,我向她们表明是基督徒,并问她们是否愿意和我一起敬拜讚美主。起初,穆斯林妇女说她们不能讚美主,但因为她们是喜欢唱歌跳舞的民族,听到音乐就不知不觉跳了起来,慢慢地竟开始参与我们的敬拜活动了。她们拿到工资后很开心,吃饭时有人会很轻松地问:「你刚才说神回应了你的祷告是怎么回事?」

这里的百姓做事喜欢用心来感受,因此,我们不向她们传讲神学知识,而是讲故事,让圣灵来触动她们的心。主耶稣就是常常用讲故事的方式来传讲天国的真理。就这样,神带领我们在那个地区建立了教会,现在,他们当中已经有宣教士被差派到其他国家。

我也有朋友领受异象,要在丝绸之路通过营商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他们没有资金开展生意,但有机会帮助一家餐馆做餐饮管理,并从美国聘请有宣教使命感的厨师,教当地员工做西餐,也培训他们作主的门徒。他们也在当地开展商业培训,培训结束后学员中的基督徒就自然而然地开始向非基督徒传福音。

我还有一个朋友,神呼召他在创启地区通过管理青年旅店的方式接触少数民族,雇用当地年轻人为员工,与这些年轻人同吃同住几个月,教他们如何铺床、打扫卫生。几年前,当地发生了一场火灾,旅店几乎被烧毁。这时,有其他旅店向他的员工伸出橄榄枝,愿意雇用他们,但这些员工却选择留下来帮助重建青年旅店,不要薪水……。朋友通过工作培训年轻人,也帮助他们发现恩赐和才华,更好地认识自己,发展自己,成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双职和营商宣教的事奉模式,是神在今天特别赐给教会来完成大使命的天国钥匙。然而,过去我在教会和神学院的学习,是装备我如何成为牧师和传道人,这些无法满足我在穆斯林国家双职事奉的需要,我惟有学习跟随圣灵的带领。13年前,在牧师的祝福和教会的支持下,回国完成MBA的学习。

今天我通过帮助当地基督徒开展商业的方式来进行门徒训练,管理从商信徒的小额贷款,帮助他们在商业经营中更多认识神,荣耀神,成为耶稣基督的见證人。

从学习语言到打开心门. 

我在美国留学时信主,主修语言学和对外汉语教学。受洗四个月后,在青年学生营会里,听到台上讲员问是否有人愿意沿著丝绸之路把福音传给穆斯林?那时我知道在中东、中亚等西方宣教士不容易进入的地区,华人很受欢迎。营会中,当看到一位华裔姊妹带领一个全身穿著黑纱的穆斯林女孩用中文学习《约翰福音》,我的心被深深触动。虽然那时还不明白神对我的呼召,但我说:「主啊,这个我也可以做,我就是中文老师。」

我的计画是在美国读博士,申请大学教职、拿绿卡,放假时去教中文参与短宣。但是最终神让我放弃读博士,去神学院受装备。我有机会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宣教士分享神在穆斯林世界的工作,常常感动地泪流不止。之后,神一步步引领,赐给我勇气和平安,让我离开美国来到穆斯林国家,作一名双职宣教士。

我在大学教中文,职业不仅是身分,也是建立关系、彰显爱的管道。学生大多是穆斯林,他们淳樸、可爱,但也会因生活不易、内心迷茫而失去盼望,需要真光照亮他们的心。

一个特别事件让我有负担长期留在这里服事。2017年感恩节前,一位学生突然不来上课,电话也打不通,我心里很担心和著急。神让我用路加福音一章79节为他祷告:「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几天后,他妈妈找到我,哭诉孩子自杀未遂的经历。我很难过,在团队祷告会上不住地流泪,问神我可以做什么?神说,妳去陪伴这个学生。

去他家探访时,他妈妈很得安慰,说孩子在家人面前一直不说话,见到老师终于露出微笑。我问学生为什么要轻生?他说:「老师,我心里急,因为看不到希望。」我用之前祷告的经文和他分享福音,也送给他一本俄语基督教故事书,并说尔撒圣人(指耶稣)是光,给我们的人生指路,并带来盼望。学生读了故事,却不敢留下这本书,因为他是穆斯林。我继续陪伴他、鼓励他、为他祷告。一年后,他获得全额奖学金去中国西部的大学读本科。

学生的自杀,让我觉得很亏欠,知道这些穆斯林学生多么需要耶稣的爱。那时三年合同即将到期,正要决定是否长期留下。学生出事之后,我对神说我不走了,愿意留下来长期陪伴他们,希望能引导他们看到神所赐的希望。

在穆斯林国家,如果工作没有做好,只是传福音,就没有说服力。当我收到学生的评估说我是好老师时,明白这是神所赐的能力,为要让我在职场见證祂。职业也提供了与当地人发展长期关系的稳定性,学生知道我会长期留下时,心里就有安全感,愿意敞开心门和我交流。当他们愿意敞开分享时,就有机会为他们祷告。开斋节期间,每一天我和同工会去七、八个学生家庭做客,然后奉耶稣的名为他们祝福祷告。对穆斯林来说,想要影响他们,需要长期的陪伴。

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薪水很低,双职宣教士都需要靠募款来维持生活、事工、述职和培训等多方面经济需要。在跨文化国家工作,挑战就更大,即使已有多年的当地语言学习,还是很难融入当地同事圈中。双职宣教士一方面需要花更多时间、精力进行专业技能,和圣经真理双方面的装备和学习,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多的时间精力来面对繁忙、高压的禾场服事。

虽然有很多挑战,但是我很感恩能作一名中文老师服事穆斯林学生,这是一个荣耀的呼召。

真挚的教学态度,能彰显神的美好,吸引学生对老师敞开心门。

从跨文化学习到服事跨文化: 思林,英语教师

我十岁跟随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高中时信主。在大学参加厄巴纳宣教大会(Urbana Mission Conference)时,领受神的呼召,决志去海外宣教。但我直到40岁才浪子回头、向神降服,愿意完全奉献自己。我曾经想是否去读神学院预备作全职传道,在等候中,神一步步向我显明,祂要我使用我的双语、双文化背景,以英文教师的身分来事奉祂。在我将近50岁时,祂为我开门进入一所名校,完成了对外英语教学(TESOL)硕士的装备。

▲英文教学,成为思林接触宣教地区学生的起点。

我曾在中国和美国为无神论和穆斯林背景的学生教英语,多半的教学环境不能分享福音,但学生们很渴慕学英语,也很喜欢接近我。我明白以爱心和真挚的态度来授业解惑,是事奉神、荣耀神的方式。藉助英语教学,也希望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培养他们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相比全职宣教,双职宣教有更大的挑战,要展现工作和信仰的言行合一,在职场活出福音来见證神。遇到当学生作弊、迷恋电子遊戏而影响学习时,我需要既有爱心、又秉持公义,以祷告来寻求神的智慧。彼得前书二章9节说,我们既是「属神的子民」,又是「君尊的祭司」,为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通过教英语服事神,我就是职场中的祭司,以爱心栽培学生,希望他们学有所成,发现神在他们生命中的呼召,预备未来以工作事奉神。

我和妻子曾在中国参与校园宣教,也在美国参与中国留学生事工。学生受教性和可塑性强,改变今天的校园,就是培养明天神国的领袖。当我们领受跨文化宣教的呼召时,明白不仅自己要「去,使万民做主的门徒」,且要帮助青年学生有跨文化宣教的视野和使命感。年轻人适应跨文化环境的能力强,他们是未来跨文化宣教的生力军。

其实,神在我少年时就让我来到跨文化的环境学习和生活,预备我未来成为跨文化宣教士。今天,有大批国际学生来到北美留学,在跨文化的环境经历磨练,相信五年、十年之后,他们之中会有人成为跨文化的双职宣教士,以专业身分前往10-40之窗地区,帮助当地经济和教育发展,转化职场和社区,透过工作履行大使命。

在一次基督教学校主办的中国学生夏令营中,圣灵感动我临时给正在大厅休息的学生们播放《爱在中国》宣教士纪录片。学生们看到当年那么多西方宣教士离开家乡奔赴中国开办医院、建立学校,用专业服事神,将耶稣的爱带到千百万中国人当中,深受感动。我们也鼓励他们,毕业后去丝绸之路上的国家工作,因耶稣的爱挑战自己的人生,祝福异邦的百姓。

当我和妻子身居穆斯林国家的宣教禾场时,我们看到神在这片土地上奇妙的作为,也看到还有大批的未及之民尚未听闻耶稣基督。今天,在穆宣前线,传统的宣教模式不再适用,亟需神学院、机构和教会再思双职宣教的策略和装备,以应对普世宣教的新挑战。让我们鼓励年轻一代活出信仰、参与普世宣教,踏上双职事奉的人生。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