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网络宣教与教会的媒体性

四、网络宣教与教会…

宣教六法– OMF Hong Kong一、「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路24:48

网络宣教激活教会的媒体性

A. 教会对网络宣教的观念误区

1. 过去长期以来,教会对媒体和网络都保持相对负面和消极的态度,一般有3种主要观念:

a. 悲观/异化论—认为教会有网络宣教,牧师一不留神成了明星,就会开始腐败或者成为电视布道的骗钱神棍等,所以最好不用网络宣教。

b. 不乐观/工具论—把网络宣教当成是工具,一般不会讨论它的属性问题。认为好人用就好,坏人用就坏;不过,好东西往往被坏人用的多,所以前景不乐观。

c. 壁上观/辩证论—认为不能用网络的好,去否定它带来的坏影响;但也不能用坏影响,否定网络好的方面。

2. 上述观念中最常见的是工具论,强调要善用网络。且不说工具本身是有哲学前设的,更重要的是,在今天这个网络时代,虽然人的使用是在塑造工具,但工具也是在塑造人的行为和行为模式。开发微信时根本没有想过会发展到今天的局面。开发者跟使用者之间不断的互动,最终形成了今天的微信。

3. 现在智能音箱也进入了生活,甚至有些智能电视也有内置的智能音箱。今天如果你对智能音箱说“我现在要默想”,很可能它就会给你播放瑜伽音乐,甚至佛教音乐。换句话说,如果基督徒不去使用或者“喂食”智能音箱,任由别人去使用的话,我们就白白失去塑造这个工具的重要机会,而实际上这就是宣教的机会。

4. 如果我们把网络宣教看成工具,也很容易自以为是主人,可以掌控这个工具。实际上,我们被科技和工具塑造的可能性更大,成分也更高。这是我们特别需要警醒的。例:社交媒体会根据我们的立场、偏好数据,来推送我们喜欢或者可能喜欢的信息,很容易会形成回音壁、同温层或假象,使我们在很多观念甚至判断上形成严重的偏见,造成认知偏差,引起分裂,也影响教会的合一和见证。

B. 积极参与塑造网络宣教.

1. 有些人把网络宣教当成洪水猛兽,甚至邪恶化、妖魔化,避之不及。 今天的网络带来一个深度体验性的发展,同样也会影响人的学习和认识世界的方式。这是个巨大的塑造,是不可避免,也没法逃避的。从积极的层面,看到人被工具塑造的同时,也在塑造工具。

2. 以今天人们广泛应用的Zoom会议软件来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它只是商用的视频会议软件,但因为疫情,一夜之间Zoom就变成所有人的社交媒体。换言之,用户的使用使Zoom必须重新思考未来的发展。

3. 进入互联网时代、第一读者就变成了搜索引擎。如果文章的关键词和标签不能被搜索引擎看到的话,基本上就没有足够的传播性。今天,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之中,万物皆媒体,高科技产品,甚至汽车或生活用品都越来越智能化。我们的第一宣教对象其实就是这些产品。我们需要用这样的认知和态度,抱着责任感和使命感来应对新科技和新媒体的发展。

C. 教会是媒体也是信息.

1. 媒体是教会的天然属性,也是教会的功能体现。基督本身既是媒体也是内容,而每个基督徒都是“小基督”,是基督的媒体,要让别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基督的形象。

2. 做福音广播的人都非常熟悉,经文描绘的好像就是广播。神所造的万物都在说明他是怎样的一位神,祂的属性就是一位传播的神,所有被造物都是他的工具来传扬他的美好。诗19:6

3. 教会更是神最重要的传播媒介,因为教会本身就有传播性,是媒体,承载了神的救恩,也肩负传扬救恩的使命。所以我曾经提出一个口号:教会是最大的媒体机构,宣教要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二、使宣教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A. 朋友圈就是牧场.

1. 在网络宣教时代,那怕只是30人的一个小教会,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充分发挥本身的媒体性,就比很多媒体机构都要强大。以微信为例,每个人可以加5,000个好友,所以如果把自己的朋友圈经营得好,就可以直接覆盖和影响5,000人!这还不包括我们参加的各种群。

2. 朋友圈就是最大的禾场,也是离我们最近的宣教工场。我们在朋友圈,可以同时传和平的福音给远处和近处的人弗2:17。教会要像培养宣教士那样来装备信徒,教大家学习朋友圈的写作、网络语言、了解其中的文化、怎样在有许多非信徒的群里传福音。教会也要像培养媒体人一样来培养信徒的意识,让大家更多认识到自己就是媒体,原来许多时候别人认识我和我的信仰,是从我的朋友圈和我的生活来认识的。

3. 很多公司现在雇人都会查看应聘者的社交媒体账户,了解他的特质,因为这可能比简历上的资料更加真实。网络提供了一个自我认识和让人认识我的“上帝视角”。所以网络宣教来宣教,就是要让宣教成为生活方式。教会要成为不断差出宣教士的使命型教会,不妨先从指导大家经营好自己的朋友圈开始。

4. 对于,我们不应悲观、不乐观或只作壁上观,不赞成异化论、工具论或辩证论。我们更倾向于“本体论”,就是教会即媒体,是最大的媒体机构。可能有人质疑这个观念,也许是因为理解教会和媒体的定义有差异所造成。

5. “教会是媒体也是信息”这个观点其实并不是新鲜事物。 

B. 从线上到线下线上融合线下.

1. 我的观察和总结:媒体是教会的天然属性,也是教会的功能体现。新媒体的“人人皆媒体”特征,则把教会的媒体性彻底激活及充分展现。过去教会对这一点的认识不够,但是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把所有教会都逼到了线上。新媒体从可有可无或者是锦上添花的一个选项,变成必然的选择,甚至是生存之道,而且逐渐探索出其中的一个规律。现在大部份教会都灵活地采取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模式。

2. 过去的互联网思维是“O2O”(Online to Offline),就是“线上到线下”。所指的不是从这里到那里,而是关乎连接和融合。最近有人把它叫做“OMO”(Online Merge Offline),就是“线上融合线下”。这种对连接和融合的强调非常重要,尤其对宣教而言。

3. “线上融合线下”不仅指教会采取线上跟线下结合的事工模式;在热心听友中发掘和培养义工团队,其实就是“线上融合线下”的体现。听友和义工互动,也是对“线上融合线下”的实践,因为传播的本质其实是连接。宣教的本质也是连接,就是透过生命与生命的连接,让大家可以与神的生命连接,也就是所谓生命影响生命。这是传播的本质,更是福音传播的本质。

C. 道成肉身—最能体现传播本质的案例.

1. 神为我们示范了最动人,也是最有效、最值得效法的传播模式,就是道成肉身约3: 16。媒体的宣讲、福音的传播,本来就应该是道成肉身的宣教,生命影响生命的传播,因为宣教不是宣传,而是宣而教之,言传身教。传播更不是传销,而是传而播之,播种生命。

2. 道成肉身要求我们作为传播者,不仅要重视传播的内容品质、说了什么、在朋友圈里发了什么;更要重视自己的生命品格,用什么态度、语言来分享和见证福音,是否能够让人从我分享的内容和我这个人身上闻到基督的馨香之气。我们重视的不仅是传给了多少人,更要重视有没有和想要分享福音的那群人建立了关系。在那些朋友圈里,我们跟他们有互动、有关怀,对他们的喜怒哀乐有点赞、有参与吗?还是只是冷冰冰的发过去几则硬邦邦的经文呢?

3. 道成肉身的宣教或传播,也让我们不仅重视提高传播效果的技术手段,甚至包括营销手段。现在教会的媒体性受到重视,我们很容易就想到需要增加什么样的人才、添置什么样的软件和设备,然后要怎样在脸书或微信上推广。这很正常,但也特别需要重视在传播过程中所用的程序是否正义,使用的手段是否符合基督徒的伦理。

4. 如果我们制作了视频放到网上,或者把自己的文章、故事放到微信,可能会非常注重那些点赞和点击。数字时代的确为我们提供了解听众回应的便捷方法,但我们是否被这些直观可见的数字所驱动,以致采取一些手段或方法,甚至更改分享的内容或福音来吸引更多人观看呢?这是很大的试探。今天在网上有两类内容最受欢迎:一是拉仇恨骂人的,一是专门捡好听的话讨好人的。

5. 讲到网络宣教,通常我们会简单地以为只是在朋友圈发经文或者转发文章而已。当然这样很重要,不过这只是第一步。用宣教的高度来看,每个时代、每位宣教士、每个领域所需要的态度和装备,都是一样的。例:

a. 宣教要过语言关—我们熟悉网络语言吗?熟悉微信、抖音的网络语言吗?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体系。即便是抖音和快手,语言都不尽相同。我们愿意花时间去学吗?网络宣教、新媒体宣教似乎很简单很容易,把门槛降低了很多;但是想要做得好,一样很难。

b. 宣教要过文化认同关—当年到中国的西方宣教士穿汉服可以,但是梳辫子这一关很多人就过不去。其实每个人、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盲点和局限,都是需要我们去认识和突破的。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祈求!阿们!

学习体会 : 网络宣教没有人真正在这片土地上深耕、扎根、耐心等候生命的成长。祈求神给我们智慧、爱心和愿意等候生命成长的耐心,效法耶稣道成肉身,让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基督。蒙主恩典!阿们!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