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25.左晖:“中介头目”

c3.25.左晖:…

  

针对阿里巴巴的违法行为,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亿元4%的罚款,共计182亿元。

就在阿里巴巴坚决服从惩罚时,58同城的创始人姚劲波,跳出来公开实名举报贝壳找房垄断,并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

一石激起千层浪,互联网舆论一片哗然!

姚劲波举报贝壳,以让老百姓买房更简单为借口,还夹带了私货:58安居客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

显然,姚劲波以挑战者的姿态,硬杠一个年营业额1000亿(4%罚款40亿)的庞然大物贝壳找房。

如果将贝壳找房的幕后老板左晖拎出来,姚劲波面对的是一个实力比自己强大10倍的对手。

姚劲波个人财富不足百亿,而左晖的财富达到了惊人的1300亿元。

如果单从房产交易行业来说,,姚劲波面对的是中国最牛的中介头目。

为什么说左晖是中国最牛中介头目?他是如何暴赚1300亿元?为何他总躲在聚光灯后面,不屑于回应任何挑战者?

一、 1971年,左晖在陕西渭南出生。

左晖从小学习成绩就很棒,属于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1988年,17岁的左晖考上了北京化工学院,学的是计算机应用专业。

4年之后,左晖从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北漂。

那会儿,大学生是干部,国家包分配。左晖被分配到北京郊区的一家工厂,做技术员。

但左晖并不喜欢这份毫无激情的工作,干了没几个月,他就辞职了。

和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左晖并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擅长干什么。

他跑到中关村,在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一份客服的工作。

对,就是那种天天接听电话,解答客户各种问题的接线员。

他每天的工作状态,就是刚接起一个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你好,旁边的另外一部电话又响起。

电话声此起彼伏,每天耳朵都是嗡嗡作响,这么枯燥一份的工作,左晖硬是坚持干了三年。

最后,左晖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做一名客服。

1995年,他又跳槽到另外一家软件公司,成了一名软件销售员。

这份工作,左晖同样非常用心。

每当一个项目来临时,他总是会花三到四个月的时间,加班加点做一份销售方案书。

项目做完,无论成败,他也总会拿各家对手的资料来对比,力争自己的资料做到最完美。

但在中国做销售,靠的是人际关系和应酬能力,而这两点,正是左晖的软肋。

又干了三年,左晖业绩平平,倍觉失意和苦闷。

大学毕业六年了,左晖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更别提事业了。

二、 命运的转机,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

有一天,左晖和两个大学同学,相约去北京先农体育场,看了一场足球比赛。

当时是北京国安队,对阵广东宏远队,最终是国安队获胜。

三人被现场热血的氛围所感染,比赛结束后,还去喝酒撸串。

酒兴上来,回想起大学时的豪言壮语:25岁的时候,一定出来单干!

三人热血沸腾,当即决定合伙创业。

没多久,左晖就辞掉了软件销售员的工作。

1995年,三人每人凑了5万元,正式成立了北京天持商贸中心,左晖任总经理。

他们跨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保险行业,做起了保险代理。

三个年轻人,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

左晖又拿出了当时做销售员的干劲,每天没日没夜地研读保险公司的条款,然后总结出精华干货,再教给自己的员工。

没想到,这份事业居然干成了。

不到5年的时间,三人早期的投资,都获得了100倍的回报。

这是左晖的第一桶金,足足有500万元之巨。

2000年,国家对保险行业做出调整,销售保险需持有相关牌照。

左晖没有这方面的资源,自然就退出了保险行业。

同一年,左晖未来的挑战者姚劲波,第一次创业的域名交易网站——易域网,被万网收购。

姚劲波也通过创业和倒卖域名,早早上岸,实现了财务自由。

当姚劲波还在互联网世界里,探索他未来的分类信息网站时,左晖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房地产线下交易行业潜藏着巨大的机会。

于是,左晖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为了试探市场,同年8月,左晖与《北京晚报》合作,在军博举办了一个房地产个人购房房展会。

开会前一天,左晖和员工们忙了一个通宵做准备,然后坐在门口的台阶等天亮。

左晖和员工们都非常忐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看。

当会馆门打开,客户蜂拥而至时,左晖大喜过望,他的判断没有错!

左晖首创的房展会

方向找准了,只要勇往直前,就能够到达远方。

2001年11月12日,北京链家房地产中介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同时,链家的第一家门店,在甜水园正式开业!

链家第一家门店

那一年,左晖刚满而立之年,他的伟大事业,正式启航!左晖的财富之旅,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三、 头三年,左晖的目标是活下来。

2001年,左晖只有2家门店,37名员工;三年之后,链家开出了30家门店,员工达到了300多人。

2005年,北漂多年的左晖,才在北京买下自己的第一套房子。

同年3月,国务院出台了“国八条”,房地产市场迅速冷却。大量见风使舵的房产中介,纷纷裁员,关门倒闭。

左晖深刻地认识到,限购无法阻止市场需求,严重的供给不平衡,会让市场迅速回暖。

此时,是扩张的绝佳时期,无论是租金成本,还是人力成本,都可以做到最低。

2005年一年,左晖逆市扩张,别人关店他开店,迅速将门店数量扩充至105家。

而这一年,姚劲波刚刚离开万网,创办了58同城。

姚劲波- 这是中国第一家分类信息,还没有得到风投的关注,也还没有房产信息,在生死一线徘徊。

2007年,为了规范房地产交易市场,国家出台了对行业造成冲击的政策。从此之后,二手房交易需要网签,交易资金需要监管。

很多难以适应的房产中介,陆续被淘汰出局。

左晖又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存量房交易时代来临。

但此时,行业乱象丛生,房产经纪人为了吸引客户,大量低价假房源充斥市场。

诺大的一个二手房交易市场,居然没有一个真实房源的平台。

左晖正是在这个时候,萌生了做真实房源的想法,于是“楼盘字典”就应运而生了。

搭着存量房的东风,链家门店数量快速扩张;到2012年,左晖已经拥有了900家门店,坐上了北京最大的房产中介头把交椅。

链家时的左晖

此时,左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

2012年3月,左晖正式推出了真实房源。这在业内是首创,没人敢这么干,所有链家的经纪人,都觉得老板疯了。

链家的经纪业务大量萎缩,不少经纪人都离职出走。

但左晖不为所动,三个月之后,开始出现逆转。

出走的经纪人又回来了,客户又回来放盘了,业务又开始稳步回升。

左晖也因此坚信,真实房源一定是未来的趋势;房产中介与客户,也会因为真实,而变得更加信任。

2014年,成为北京最大的房产中介后,左晖开始走出北京。

2015年,链接在全国发起了大规模收购,上海德佑地产、北京易家地产、深圳中联地产、杭州盛世管家、北京高策地产、广州满堂红和成都伊诚地产,都被链家收入囊中。

仅这一年时间,链家营业额增长了4倍,净利润从1.37亿,暴涨到11.96亿元。

此时,链家成为了一家交易规模破7000亿的巨无霸王。

这一年,早已在美国上市多年的58同城,在姚劲波的带领下,以股票加现金的方式,豪掷2.6亿美元,将安居客收入麾下。

在线上深耕分类信息多年的姚劲波,虽然早已开通房产信息频道,直到收购安居客,才正式涉足房产交易。

左晖意识到,线下没有对手的链家,最大的威胁,会来自线上。

其实在此之前,左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谁会干掉链家?

当时,左晖认为,可能会出现一个线上平台,壮大后整合线下,最后颠覆链家。

尽管姚劲波的安居客并没有入左晖的法眼,但他却以一个挑战者的姿态,出现在了左晖的面前。

四、 危机意识颇强的左晖,其实早有准备,一个伟大的构想,早已根植胸中。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2016年,链家开始了疯狂融资。

左晖先是打动了华兴资本的包凡,拿到了包括腾讯、新希望、高瓴资本64亿元的B轮融资。

为了获得孙宏斌的投资,当时还在养病的左晖,还和孙宏斌吃了两次饭,喝了两顿酒,拿到了26亿元的投资。

孙宏斌 – 为此,左晖也签下了对赌。链家必须在2021年之前完成上市,否则,链家需要返还投资人64亿+25.6亿利息。

但作为房地产中介,想在资本市场获得高的估值,并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

于是,左晖带着投资人的希望,开始下一盘更大的棋。

2018年4月,在链家酝酿多年的贝壳找房,在一片质疑声中,正式上线。

那个时候,链家旗下的经纪人一脸懵逼,根本搞不清楚链家和贝壳到底是什么关系。

左晖要把贝壳做一个平台,而此时,链家只是贝壳平台上的一个子品牌而已。

德佑地产这个品牌也重新启动,与链家一样,都是贝壳平台上的一个经纪品牌。

如果把贝壳比做京东,那么链家和德佑就是贝壳上的京东自营,贝壳上面还要有很多地产经纪品牌,就是京东上成千上万的商家一样。

左晖将链家内部多年锻造的内功,升级开放成了贝壳,将链家的全部房源信息,共享给加盟贝壳的房产中介。

同时,加盟的中介,也必须共享自己的房源。有这一整套的真实房源信息后,无论最终谁将这套房子成交,最初录入真实房源的中介,都可以获得佣金收入。

一个房产中介公司,经左晖包装升级,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互联网平台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立马就打开了。

原来投资人,在链家的股份,通过协议镜像的方式,平移到了贝壳。

左晖的梦想是很伟大,但有眼尖的中介品牌也发现,对贝壳来说,这无异于“自己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新加盟的经纪品牌,对贝壳和链家,都抱有戒备之心。他们担心,链家的强势会在贝壳信息共享的生态下形成“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局面将陷同行于生死境地。

58同城姚劲波也意味深地说:“有的公司希望同行全死掉,只有我活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左晖没有公开回应这些质疑,贝壳在他的计划之内,一路狂奔。

左晖

2018年和2019年,贝壳的营收分别为286亿元和460亿,营业收入的增速约为60.6%。同时,贝壳占据了中国房产交易和服务行业的最大市场份额,其2019年的GTV为2.13万亿元。

贝壳显然是一个脱胎于链家的新物种,2020年8月13日,左晖兑现了他对投资人的承诺,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

贝壳上市首日大涨87.2%,市值达到了惊人的2933亿元,投资人赚得盆满钵满。

左晖的身家也暴涨768亿元,这是对他画龙点睛之笔,最大的回报。

五、 2021年3月,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左晖以1360亿元的身家,全球排名87位。

与去年相比,左晖的排名上升了1010名,成为了今年财富增长最大的一匹黑马。

而这次与左晖叫板的姚劲波,身价依然停留在100亿左右。

姚劲波2015年收购的安居客,虽然即将在港股冲击上市,但其营收体量,不及贝壳八分之一。

显然,安居客在体量上难以与贝壳抗衡。

左晖也抢先一步,在对手把链家干掉之前,自己用贝壳,先把链家给“干掉了”。

无论是2005年逆势扩张,2012年推真实房源,2015年疯狂并购,还是2018年上线贝壳找房。

左晖,作为中国最牛的中介头目,牛在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