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27 小米新十年

c2.27 小米新…

当大一的雷军在武汉大学图书馆翻开《硅谷之火》时,一团火在心中燃烧起来,读完书的当晚,他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圈接一圈地走,走了几乎一夜。

做一家伟大的公司,自此在雷军心里埋下了种子。

回望过去,从软件到PC(个人计算机)时代,到互联网时代,每一次技术更迭,雷军都是亲历者,他对整个中国科技互联网时代的变迁再熟悉不过。

10年前,面对即将席卷而来的移动互联网浪潮,雷军立志终结中国手机山寨横行的时代,改造中国制造业。

当雷军在盘古大观酒店咖啡厅的餐巾纸上,写下——“硬件+软件+互联网”的最初商业模式时,一个不断在时代中乘风破浪的小米就诞生了。

创办小米的设想,是雷军从自己四十岁的生日开始构思的,尽管已是不惑之年,但硅谷之火这么多年始终在心里燃烧。

雷军不想庸庸碌碌过完余生,他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做一件日后回想起来,仍旧会为之激动和自豪的事情。

 

十年成长,从最初餐巾纸上的几行黑字,到如今的世界500强,小米已经成为每年营收超过2400亿元,进入了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专注于智能硬件和电子产品研发的全球化移动互联网企业。

小米改变中国制造业,米家产品走进千家万户,新的“科技平权”商业文明在世界普及。

就在小米即将开启下一个十年的前夕,雷军带来了一场史上最多新品的发布会,向高端市场全面发起冲击。

甚至在发布会的最后压轴半小时,雷军宣布了小米未来十年的重大决策——自己将亲自挂帅,率领小米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小米汽车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我深知做出决定意味着什么,我愿意押上我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

即使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龄,雷军也愿意赌上一生所有的战绩与荣光,重新出发,奔赴星辰大海。

 猛攻高端

在经历了疫情重创之后,手机圈开始了互为攻防的市场竞争。

这一年来,高端手机市场群雄逐鹿,战火四起,小米、OPPO、一加等几大国产厂商集体上探“高端”,但目前战事胶着,胜负仍旧未分。

高端,曾一直是雷军的心结。

“干了十年,大家觉得小米还是中低端,我挺郁闷的”。

2020年11月18日,雷军在亚布力论坛开幕式上,袒露心声讲述了外界对小米的三大误解,其中第一个提到的就是“小米产品都是中低端”。

横空出世的1999元小米手机带领小米走过了前十年,性价比既是小米最有力的武器,也成为了其最软弱的软肋。

2020年2月13日,雷军在小米十周年演讲上宣布“小米手机正式冲击高端市场”,小米10则承担起小米手机冲击高端市场的第一枪,这也被外界认为是小米进军高端战略的起点标志。

从高端市场的价值来看,之所以能引得手机厂商竞逐,还是在于其更丰厚的利润、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更强的产业链话语权与更高的品牌价值,当前全球高端手机品牌的佼佼者——苹果以一己之力,就拿走了全球智能机市场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利润。

只有脱离了价格红海的竞争市场,获得更丰厚的利润支持,才能让厂商们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技术研发,备战未来手机圈中的军备竞赛。

回头看小米进军高端的第一年,小米10系列用良好的市场表现,让小米在高端市场打开局面、初步站稳脚跟。

据小米最新披露的2020年财报,在整体手机市场出货量下降的大环境下,小米实现逆势增长,小米手机全球出货量1.46亿台,重返全球第三。

这背后,小米的高端战略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其中,高端智能手机的销量已突破1000万台,小米手机的平均价格(ASP)也在持续提升,以同比大增11.8%的成绩,平均每部1116.3元,达到历史最高。

小米10系列多次霸榜DXO,小米11则成为小米手机历史上销量过百万最快的高端旗舰机。

3月29-30日,由于感冒加上内容过于丰富,雷军不得不分成两天带来了小米史上产品发布最多的发布会。小米11 Pro、小米11 Ultra、MIX 新品、米家生态链新品、小米笔记本Pro、自研芯片以及造车决定等等,一系列产品的集中输出彰显了小米的战斗野心。

其中,两款小米11的超大杯,和重新复活的MIX系列,则接棒承担起建立小米高端产品矩阵的重任,小米新十年正一步步加速奔向高端之路。

生态链破局

过去,“极致性价比”曾是小米为自己打造的标签,小米的首款手机以“售价1999元”向当时山寨机泛滥且昂贵的外资品牌围城时代发起挑战。

小米手机的诞生,几乎带来了国产手机的集体崛起,山寨机时代逐渐落幕。而年轻的小米也不断刷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成长速度,仅用3年时间就把销售收入做到了百亿元以上。

但2015如同狂风暴雨的一年,手机行业急剧变化,残酷的供应链危机让小米进入下滑瓶颈期,在发货周期频繁跟不上手机热度的当时,是IoT让小米向死而生。生态链,是小米过去最成功的战略之一。

对于崇尚“风口论”的雷军来说,早在2014年他就看到了IoT时代的超级风口,时代发展为其打开了大门,小米顺势而为切入IoT市场,成为“爆品孵化器”。

移动充电宝、空气净化器、小米手环、扫地机器人等等生态链新品相继踩中了时代脉搏,成为爆品,小米也得以组成一支生态链舰队,开始了在制造业上的补课。

如今,小米的生态链企业已经超过200家,可以说,小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新国货品牌浪潮,用鲶鱼的方式激活了诸多行业,促进了中国相关制造业的进步。

2020年8月16日,雷军在小米十周年的节点上宣布,下一个十年,小米的核心战略升级为“手机 X AIoT”。手机与AIoT的乘数效应,成为推动小米业务增长的双引擎,未来还将共同加速小米品牌的高端蜕变。

3月30日,雷军也带来了三款上探高端市场的智能家居产品,意在打造让所有人都能享受科技的智能生活。

我们正迎来一个崭新的AI时代,5G带来的更快传输速度和“万物互联”的物联网(IoT)将带来前所未有的革命性变化。

AIoT的疆域将不断拓展,无数的新场景将被创造出来。在创新科技驱动下,产品迭代升级,见证并引领新的消费生活方式。

多年的耕耘,也让小米AIoT迎来了丰收的成果。据小米最新披露的2020年财报,小米电视连续8个季度稳居中国销量第一,小米AIoT平台的设备连接数突破3.25亿台,小爱同学月活用户达到8670万,在智能生活领域继续领跑全行业。

广泛的用户群、丰富的生态链产品、庞大的数据积累,让小米在对用户的理解方面,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在国内互联网公司竞相布局IoT的背景下,已有所积累的小米将是市场上的关键玩家。

对于小米的新造车业务,小米过去在AIoT上的智能硬件和软件平台开发经验,或将帮助其造车领域的经验复刻。

汽车作为未来最大的个人消费品和最大的移动终端,与小米“手机 X AIoT”战略一致,而随着智能电动汽车的加入,小米AIoT生态圈将补齐最大一块拼图,形成智能生活应用场景的全覆盖,智能电动车和AIoT的结合联动,或将带来升维效应。

技术外溢

时代永远偏爱勇于创新的人,小米在产品上的集中输出,并非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坚持长期技术主义带来的结果。

每年小米在技术研发上都不遗余力地投入,且逐年升级。

2018年小米集团全年研发投入58亿,2019年研发投入70亿左右,2020年研发投入100亿,2021年的研发投入预计达到130亿元。在研发团队规模上进一步扩大,今年小米将招募超过5000名工程师。

在供应链能力上,小米持续推进智能工厂;在半导体能力上,小米旗下长江基金和顺为资本两大投资机构已累计投资40余家国内半导体企业,用产业投资的方式来参与制造业上游,目前小米投资的产品覆盖新材料、新工艺、电子产品核心器件、手机及智能硬件供应链等相关领域。

反映到小米的产品外溢上,在技术力量方面,例如无线充电、相机影像和UWB技术等领域,小米已经具备了领跑业界的技术创新能力,此次小米还带来了一款自研的图像处理芯片“澎湃芯片C1”。

这些技术上的长期投入,是小米从产品量变走向质变的秘诀,帮助小米摘掉“中低端”标签,未来,技术力量还将加速推进小米的高端之路。

小米是国内唯一一款手机销量下滑后,还能向死而生的企业——在生态链保护了小米的同时,雷军带领小米也开始了在制造业上的补课。

在手机领域,小米不断加深与产业链上制造商的合作,雷军说,“在小米干了快11年,我越来越理解制造业的不易,和硬件的难度,走到今天,我自己觉得硬件工业我也算初步入门了”。

在制造领域,小米已经深入制造业的自研高端设备,并设计完成全自动化智能生产线,实现量产,此次发布的MIX FOLD 折叠屏正是100%由小米的智能工厂生产。

小米高端战略的时间点,正是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关键时期。

无论是产业投资,还是自研高端智能生产线,都不是短期内能看到回报的,小米抱着坐十年冷板凳的心态,参与到中国制造业的大潮中。

雷军清楚,只有在技术上的长期积累,才能带来核心领域的突破创新,和产品上的集中输出。

重新出发

小米成长初期,由于缺少经费预算,选择了互联网营销方式,从第一批的种子用户,到社群的链式反应,拥有“粉丝文化”的小米一直通过用户传播和社群等方式,进行产品改进和品牌传播。

随着小米产品的不断丰富与外延,小米发展中期,围绕生态链建立起了产品矩阵,用户通过产品体验到小米倡导的科技生活方式。

如今,在高端战略的支持下,小米正式宣布全面升级品牌LOGO,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小米新十年,对外输出小米独特的品牌理念。

此次小米的品牌形象筹划了三年之久,由武蔵野美术大学教授、日本设计中心(NDC)董事长原研哉亲自操刀的全新小米LOGO,提出了新的品牌设计理念Alive——生命感设计,与小米的企业文化相呼应。

“小米是一家中国的全球化企业,小米的品牌视觉中,应该融入东方哲学的思考”,原研哉说。

原研哉认为,科技越进化越接近生命的形态。介于方圆之间的新LOGO,不再囿于画面的任何一角,圆角灵活生动,仿佛被赋予生命,它可以漂浮定位在最合适的地方。

原研哉提出了“Alive”这一概念,是对时代拐点的思考与回应,它迥异于Apple的欧美简洁科技范,它汲取了东方哲学智慧,是从更高的维度表达小米品牌对科技与人的思考。

雷军认为,虽然看起来只是形状的改变,但实际上是精神的升华,从生命和科技之间的关系重新思考小米品牌的气质,“科技是服务于人的,人是活的,科技也应该是活的”。

新LOGO传达的是小米的经营理念、企业文化、企业价值观念及对用户的态度,它能突破地域壁垒,让小米不同的产品产生联动。

在这个过程中,小米始终不变的是对科技创新和产品力的追求,以及对企业价值多元化升级的目标。

52岁的雷军,没有忘记18岁心中的梦想,重新创业,一切归零。

2021年,“硅谷之火”还在心里燃烧,雷军“少年感”不减地在发布会尾声感叹:“每一次进入新的领域,过去的知识、经验、声望、荣誉,大部分都清零了,你能依靠的,只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

这个致力于与时代同行的小米,正在朝下一个十年进发。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