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33 特斯拉

c2.33 特斯拉

2020年1月6日晚,一架湾流G650豪华喷气机从洛杉矶起飞。

途中,这架私人飞机还超了在它前头的东航MU578洛杉矶-上海航班,抢先抵达了浦东机场。

火急火燎不是没有原因的,飞机的主人伊隆·马斯克要赶去参加特斯拉上海工厂的交付仪式。

在次日的交付仪式上,这个美国人激动得不行,咔咔就是一顿感谢,还没忘了次序:

——感谢政府!

——感谢员工!

——感谢车主!

这场才十几分钟的活动上,马总难掩兴奋,抓紧时间给大家来了段现场整活儿,脱去外套跳了一段尬舞。

虽然这段舞的水平当时就被人称为跟舞厅保安差不多,但依然成为了现象级传播,给特斯拉省了大量营销费用。

一年多以后,特斯拉再一次刷爆了中国人的朋友圈。

这不,前几天上海车展,河南的特斯拉维权车主张小姐就爬上了车顶,然后不慎滑倒,被保安亲切扶起,友好送出。

接下来省的营销费用,估计远远超过了马斯克那次。

连新华社、中央政法委、中纪委监委都发声了,一起帮助特斯拉的口碑传播。

所以说嘛,特斯拉还是不够了解中国。

套用上海益民食品老厂长的话就是:

你们啊!还是要学习一个!

就在当天下午,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分管中国区公关的陶琳接受《财经》专访时谈到张小姐,她铿锵有力地说:

——近期的负面都是她贡献的。

——我们没有办法妥协。

——背后应该是有(人)的。

这哪是公关,分明是关公。至于为什么不妥协,可能是陶总把用户当成逼她投降的曹贼了。

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陶总这么刚强早就不是第一回。

在此之前,陶总看老板马斯克对公众和媒体开了意见邮箱,她也学着搞了一个。

邮箱地址是:ChinaPR@tesla.com

就彷佛在对大伙儿说,差不多得了,你懂我意思吧?

有人说陶总这么拽,是因为北大毕业,央视出身。嗯,有这个可能。但是,最大的可能应该是:

她才是真懂马斯克的那个人。

早年在央视的陶琳

领导气质决定团队气质,领导作风肯定会被下属学习发扬。

除了喜欢在推特上跟网友撕逼之外,放下键盘的马斯克,在现实里也不饶人。

2018年的一个晚上,怒气冲冲的马斯克正在检修一条生产线,因为找不出到底哪里有故障,他把火撒向了身旁的工程师,歇斯底里地大骂:

你他*的就是个白痴!滚出去!别再回来!

随即,这名工程师就被马斯克优化掉了。

可能是马总反射弧太长,事情发生后的几周里,他大手一挥,又优化掉700多个员工。

搞得底下人一时间都PTSD了,连马总的办公桌都不敢靠近,就好像那旁边有个孙悟空画的圈圈。

一次,有个高管因为生小孩没来上班,马斯克一顿夺命连环CALL,把人臭骂一顿还不过瘾,事后还附赠了一封邮件:

生孩子不是借口!我感到非常失望。你最好弄清楚,什么对你来说更重要。

如果你不打算全力以赴,那就别干了!

这话说的,让人想起东哥的名句,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意思就是那个意思,换英语讲也一样。

这么一比,让上海那家卖菜公司瞬间善良不少。它只是想尽办法让员工憋屎,没让员工憋孩子。

就在昨天,特斯拉的法务副总裁Alan Prescott离职,这已经是特斯拉的第四任法务总了。

据华尔街投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调研报告显示,直接向马斯克汇报的高层岗位,每年的离职率就高达44%。

光是在2018-2020这三年里,特斯拉就流失了大量高管,什么首席财务官、全球销售总、西欧运营总,七七八八近百名,马上能凑25桌麻将了。

有些高管离职的时候,特斯拉股价还不是最低点。有些都没干满一个月。

这说明什么,即便爬到了这么高的位置,遇到这种老板,赔钱也要逃。

同样,在大洋彼岸,中国区换高管的速度也毫不落后。

在现任总裁朱晓彤之前,中国区就发生过两年换三个总裁的事儿,其中有两个任期都不满一年。其他的全球副总裁更是走马灯一样换。

而最近一次,是亚太区总裁任宇翔去年离职,他是特斯拉落地中国的头号功臣,最后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

在天才马斯克的特斯拉帝国中,其他人不过都是随用随扔的零部件。

跟马斯克的婚姻一样。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的婚姻混乱程度堪比好莱坞明星,不仅结婚离婚三次,还跟杰克船长的老婆搞到一块儿。

为什么?早就被媒体扒得体无完肤。

他是个绝对的直男癌和控制狂,连老婆的头发是什么颜色都要由他说了算。

怪不得他的第一任前妻生了5个孩子以后还要坚决离婚。只留下一句话:

我不是你的员工.

马斯克和第一任妻子贾斯汀

在技术天才马斯克心里,什么公关、营销,都是没什么卵用的东西。只要有他那四千多万粉丝的推特就够了。

去年,马斯克就撤销了美国总部的公关团队,只保留了中国的公关团队。

我想陶总肯定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

如果再不赶紧向老板的调性靠拢,下一个凉的可能就是自己。

毕竟,跟老板保持一致,才是最大的政治正确。

之前采访陶总的《财经》记者发了篇手记,里边是这么说的:

我六年前在北京专访过伊隆·马斯克,深感陶琳的态度就是马斯克的态度:用产品的极致来倒逼消费端,营销在特斯拉的体系里完全不重要。

马斯克当时的原话是:I hate marketing。

河南特斯拉车主张小姐的事,照特斯拉的说法,说是数据没有问题,是她拒绝了第三方检测。

而张小姐很快就表示自己从未拒绝,只是说信不过特斯拉安排的检测机构。

既然这样,或许能从美国国家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调查里看出点什么。

2013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特斯拉至少发生了218起事故,超过八成都发生在美国,中国只占到了一成超一点儿。

且不管发生在哪,绝大多数事故都是由于突然提速或减速、刹车或方向盘失灵造成的。甚至有人为此丧命。

从这些表现来看,差不多都可以归结为四个字:车辆失控。

2019年,美国有人收集了两百多起特斯拉事故案例,并以此请愿,要求NHTSA对特斯拉相关车辆进行召回处理。

这一次,HNTSA对2012年到2019年期间特斯拉生产的Model S、Model X、Model 3三款车型展开了评估,参与评估的车辆总数达到了50万辆。

在近一年的评估调查后,NHTSA在今年年初得出结论:特斯拉没有什么大问题。

在这些案例中,都没有找到任何意外加速或刹车失灵的证据。反而是行程数据显示,事故中有85%到97%的情况都是在加速踏板被踩下时发生的。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特斯拉的用户就特别容易操作失误?

我没有特斯拉,但看了各类网站上一大堆业内人士的探讨后,一个方向在逐渐明晰。

其中,以公众号“电车志”的一篇文章,最具代表性。

说是特斯拉的车有一种“动力回收”模式,又叫“单踏板”,意思是油门即刹车:

松开油门、车子发电,车速下降,相当于刹车。

虽然这个模式体验不错,但实际上它对开惯了油车的人来说,并不友好。踏板既是油门又是刹车,开惯了油车的人没了刹车踏板就容易出事。

尤其是在松开油门后刹车效果比较弱,需要进一步刹车时,很容易大脑产生混乱反应,猛踩踏板,一脚下去反成了加速。

大家知道,开车是肌肉记忆。开的时间越久,越不容易改变印象。

可能,我是说可能啊。这或许解释了张小姐驾龄35年的父亲在连续猛踩刹车后,车子为什么没有成功制动。

说白了,就是用户原有习惯和特斯拉推行的新理念不符,导致的冲突。

另外一个经常在特斯拉发生的事故中被提到的词是:突然加速。

车子突然自动加速向前冲,而且很快。车主措手不及,DUANG!有几个美国人就是这样丢了命。

电车志那篇文章也解释了这个问题:特斯拉Model3的档位,向下轻轻拨动是前进挡,重拨一次进入基础版自动驾驶,拨两次就进入高级版自动驾驶。

但是,如果操作者的手感还不熟悉的话,很容易误拨两次,结果就进入了高级版自动驾驶。如果还在后台设计了按照限速爬升,那么车子就会瞬间加速,DUANG!……

电动车作为新生事物,总需要一定时间,大众才能够接受和习惯,问题恰恰也出在这里。

以马斯克对老婆和下属的风格,就可以看出他在想什么:我这么牛逼,用你教我做事?

电车志那篇文章的结论是:

特斯拉非常激进地希望引导用户去适配电动车的操作,比如说现在的新车默认的就是“单踏板”模式。

光看网上信息,当然是不行的。

所以,就在刚才,我找到了一位认识陶琳的特斯拉车主。

他说,我和陶琳是有那么两面之交,但我不愿意对她做评价,只作为一个车主谈谈我的看法。

他开的也是Model3,而且跟河南的张小姐一样,也是进口版。40多万买的车,没有半年就降了价。

他说,电车志那篇文章提到的问题一也就是混淆油门和刹车的错误,他是没有犯过的。但那可能是因为他之前开汽油车就非常少,所以瞬间习惯了单踏板的规矩。

但是,问题二——误拨档位,导致进入高级版自动驾驶、瞬间提速,是有过的,还不止一次。幸亏他没有慌张,及时操纵住了这辆车。

这辆加速非常有力的车。

他第一次开这辆车,被它的加速度吓住了。从静止加速到时速百公里也就6秒钟左右,推背感十足,产生了一种我的脑袋还在原处,而身体已经被带着往前飞的感觉。

他的结论是:这是一辆好车,但它未必适合所有用户的驾乘习惯。

要开这辆车,你也许最好没有开过汽油车,同时反应敏捷,操作及时一点。

他对特斯拉的不满,主要是因为买了半年它就降价,觉得自己成了一棵被割的韭菜。

这种感觉是如此不爽,以至于他都不愿意去记忆自己到底亏了多少钱。

相比之下,这辆车偶尔出个雷达探测不到前方的障碍物之类的小毛病,都算不得什么了。

跟这位车主聊完,我忽然有了一种宿命般的感受。

怪不得那些消费者委屈,因为他们真的受到了伤害。

也怪不得特斯拉的员工委屈:我车没毛病啊。

开这辆车的人,都是高科技实验的小白鼠。

用高智商的话说,就是:我们共同见证了科技行业的发展。

马斯克这样的天才,自然不会考虑大多数人的感受。就像他对老婆和员工一样,毫不怜惜。

他要的,只是超级加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

这时候,真可以适用胡编那句话:请你慢一点,等一等你的用户。

因为,你做的是汽车。不是别的什么。

消费者买了你的车,还得学习和培养一套新的驾驶习惯,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这套道理,从去年年初到现在就开始维权的张小姐不懂吗?

这年头谁也不比谁傻。

我大胆地猜测一下:

张小姐心里明白,如果真的拿着数据和车去检测,大概率是没有好结果的。

特斯拉在美国发生二百多起事故了,还死了不少人,美国政府都没检查出来它有什么问题。

可是她确实委屈啊。自己的老父亲三十多年驾龄,居然开你这辆车出了事,差一点把全家人的命搭上。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绕开质量检测这道关,逼特斯拉解决问题。

在中国社会,万事万物自有一套中国规律。所以,张小姐选择用中国规律来修理美帝公司。

她的做法很简单,四个字:闹就完了。

你看,官媒立马就下场质问特斯拉:

谁给了你绝不妥协的底气?

不管承认与否,智商155的马斯克确实是牛逼。

你没有为飞向火星的梦想心动过吗?你没有为重型猎鹰的发射欢呼过吗?

反正我是有的。

但教员说得好:事物总是走向反面。

牛逼是把双刃剑,牛逼过头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特别是像马总这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执拗型人格。

像他这种一言不合就让人滚蛋、看谁都不顺眼的脾气,想想都觉得细思恐极。

刘慈欣在科幻小说《赡养人类》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

在一个外星球上,贫富差距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颗星球上的社会由一个富豪和20亿贫民组成,这个被称为“终产者”的富豪拥有99%的世界财富,包括星球的大气层和海洋。

全人类都仰望着这位天才,却无法理解他的智力和深刻。更别说追赶他了。

20亿贫民,终日生活在封闭的住宅中,呼吸着污浊的循环空气,外出一步都要穿宇航服。

因为,大自然的空气都属于这位天才,呼吸几口就会触犯他的财产。而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付不起的代价。

终于有一天,终产者准备了十万艘宇宙飞船,将20亿贫民驱逐到了外太空。

他的临别赠言是:看在同一进化渊源的份上,我会记住你们的,也希望你们记住我,保重吧!

依我看,马总再这么牛逼轰轰下去,又没人出来给他熄熄火的话。

怕是有天他会像终产者一样,把数十亿的地球人民都打包发配到火星去。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把大刘这本书藏了起来,希望马总不要读到。

毕竟,他不仅造车,还造火箭不是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