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34 国家反垄断

c2.34 国家反…

事实上,美团涉嫌垄断行为,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作为外卖巨头,美团在上市前的2018年,就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上市之后,美团外卖继续攻城略地,市场份额持续上升。

据Trustdata 统计数据显示,早在2020年一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达到了67.3%,疫情冲击之下,美团外卖更是逆势增长,市场份额大概率已经超过一季度的水平。

据美团财报显示,截止到2020年年底,美团的活跃商家数为680万,逆势增长了10个百分点,刷新历史新高。

占据了市场垄断地位,美团就有了话语权。

据报道,一般商家入驻美团都要签订一份协议,协议涉及的内容包括:“签独家合作,佣金抽成是18%,不签就是23%”、“签独家后,再入驻饿了么就拉黑”。

深圳一位外卖商家签订了“二选一”的合作协议,之后入驻饿了么,店铺便被美团拉入黑名单,店铺流量几乎为零。

目前外卖领域,美团和饿了么是两大巨头,不过饿了么市场占有率相对较低,双方商场打了多年仗,又打到了法庭。不过,美团败诉居多。

今年4月,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美团存在明显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美团公司向饿了么赔偿经济损失35.2万元。

法院判决书显示,美团以调高费率、置休服务、设置不合理交易条件限制、阻碍商户与其竞争对手“饿了么”交易,排挤竞争,被认定为外卖领域不正当竞争侵权案件。

今年2月,浙江金华中院查明美团向商户推送了部分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要求“二选一”独家合作,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处美团向饿了么赔偿100万元。

可见,美团为了打击竞争对手,各种手段都使了出来,甚至是推送诋毁,有点格局小了。

餐饮界对美团的不满由来已久,只不过商家敢怒不敢言,最后还是餐饮协会出面,向美团发出挑战。

2020年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名向美团递交“交涉函”,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同时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等规定。

美团随后作出回应称,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然而,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不认可美团回应,并对此予以反驳,双方互撕多回。

从美团财报上看,2020年,美团的外卖佣金收入是586亿元,在疫情之下,仍逆势增长18%。这些佣金,就是入驻美团平台的商家们交给美团的“入场费”。

美团无边界扩张

美团以外卖起家,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扩张,将业务触及到酒店、旅游、电影票、景区门票、支付、共享单车、打车等各种业务,最新的布局则是社区团购。

基本上,美团走到了哪里,战火就烧到了哪里,利用“规模+数据+补贴”对外扩张。

“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这句话被美团王兴用在互联网商业领域,有了他那句“万物无边界”,正是依靠这套“无边界扩张”理论,美团在互联网领域树敌无数。

2020年,美团在创立十年后营收首次突破千亿,营收1147.9亿,同比增长17.7%;净利润47.1亿,同比增长110.5%。美团的千亿营收可分为外卖收入、到店酒旅收入及新业务收入三个部分。

从业务格局上看,外卖、酒店业务在经历一轮轮的扩张之后,有了一定的垄断优势。

这也是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特点,依托成本、技术优势,建立了高高在上的护城河,形成了一个个的垄断帝国。这个帝国中,他们拥有制定标准、规则的权力,可以利用大数据、算法等可以轻易地操纵市场,比如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

美团并不满足于现有业务,而是不断向新的业务领域发起冲击。

2020年,社区团购成为风口,阿里、滴滴、拼多多、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砸下重金布局。美团在成立美团优选事业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市场。

根据美团披露,美团优选已覆盖全国90%以上的市县,至2020年四季度已成功拓展到27省及 2000余个农村和乡镇,日均交易量已突破700万,12月增长率高达100%,整体用户“复购率较高”。

按美团说法,第四季度单季的亏损金额就达60亿元,其中一半数额来自美团优选(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具有高频+刚需的属性,这对美团生态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美团不惜烧几十亿,也要拿下社区团购市场,不在乎短期的亏损,看中的是优势地位带来的巨大流量和收益。

正是因为美团的进入,互联网巨头在社区团购的混战升温,“血战”空前,让买菜市场进入颠狂状态,直到监管层多次发文、开会、处罚等,社区团购的混战才稍稍平息。

王兴对2020年财报的概括为:外卖稳、到店牛、新业务快。王兴强调,社区团购这是5年一遇、甚至10年一遇的机会,能为电商创建新的基础设施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美团需要的就是这种快,只有快才能占据市场,吃掉对方。

美团或撞上反垄断高墙

4月20日,美团公告,拟寻求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649亿元)。这一数额创造了港交所增发历史之最。

根据计划,美团将以配售方式增发共计1.98亿股,占新股发行后总股数约3.3%,腾讯作为老股东,认购其中约1135万股。

美团公告称,此次所募得的资金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领域前沿技术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无人车、无人机配送只是其中之一,美团募集资金是为其新业务补血。

野村发表报告指出,为了支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发展,美团筹集的100亿美元资金,将使公司手头的现金高于拼多多和京东。

募资完成后,美团将拥有180亿美元的净现金,而拼多多则为170亿美元,京东为157亿美元,美团的现金储备暂时保持领先地位。

有了100亿美金,王兴带领美团的又可以开辟新的战场!

但这次,王兴失算了。

去年中央明确表示进一步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监管趋严。

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印发并实施《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明确“二选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定交易行为。

今年以来,唯品会、阿里巴巴纷纷因二选一问题被罚款,其中阿里被罚了182亿,则是对互联网巨头的警告。

在二选一问题上,美团的多项业务触雷。不仅如此,美团利用算法与数据压迫外卖骑手提高送餐效率,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外卖成了高风险行业。另外,一篇名为《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的自媒体文章引起热议,这正是美团“大数据杀熟”的体现。

随着我国反垄断的趋严,美团通过“垄断”优势收割商家、用户等模式做法,多次被罚、被诉、被曝光,美团早已触及到监管红线。这次监管总局的调查,基本宣告了王兴的无边界扩张,撞上反垄断的高墙。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