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36 雷士照明的吴长江。

c1.36 雷士照…

他从一个保安做起,怀抱一个老板梦,凭一己之力,将雷士照明从一个无名小厂,打造成照明行业第一。

一个重庆农村穷娃子,突然面对成功带来的巨大财富,膨胀到失去了自我。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在事业上喜欢豪赌,生活上也迷上了赌博。

十赌九输,为此吴长江欠下巨额债务。

为了偿还私债,吴长江开始了一系列的骚操作。

从此雷士照明一直动荡不安,两个高中同学合伙人与他分道扬镳,引入的两个投资人与他反目,他三次被驱逐出自己一手创办雷士照明。

最为悲惨的是,吴长江被其一手引入的投资人,送进了监狱,至今关押了6年之久。

那么,吴长江如何将雷士照明做到行业第一?为何与情如兄弟的同学反目?为何三次被赶出公司?最后又被谁送进了监狱?

1. 1965年,吴长江在重庆铜梁的一个穷苦农村家庭出生。

几年之后,吴长江的胞弟吴长勇出生。

由于家庭穷苦,经常受到近邻欺侮,母亲从小教育兄弟俩要好好读书。

吴长江从小就信奉知识改变命运,一心向学,学习成绩非常出色。作为全村人的希望,他的梦想是考上清华大学。

没想到,高考的时候,吴长江发挥失常,与清华大学失之交臂。

1984年,19岁的吴长江从重庆来到西安,进入西北工业大学,学飞机制造。

弟弟吴长勇虽不及吴长江,但好歹也考上了中专。

4年之后,吴长江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

进入国企,拿到了铁饭碗,吴长江过上了农村人艳羡的生活。

那个时候大学生是天之骄子,被分配到国企之后,国企领导表面上都显得很重视。

引进了新鲜血液,领导有一次开会表面上说,希望吴长江能够给企业提一些合理化的建议。

刚毕业的吴长江信以为真,就认认真真地写了一份报告。提交给公司总部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吴长江一直很困惑,有一次,他碰到了领导。

不谙世事的吴长江,就兴冲冲地问领导:领导,我写的报告您都看了吧,感觉怎么样啊?

他原以为能得到领导的赞许和认可,没想到领导立马拉长了脸,对他说:臭小子,老子做了十几年企业,还不如你啊。

这让吴长江非常郁闷,国有企业说一套做一套,这让他非常难受。

这对吴长江是一次很大的触动,但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积极性。

他在企业里面依然很活跃,领导也很喜欢他,也在重点培养他。

有一次,领导语重心长地找他谈话,说:你要好好干,要听话。如果我不用你,你再能干,你也是一个废人。

这是领导对他掏心窝子的话,也是对吴长江的善意提醒。

一般人听到领导这么对自己说话,一定会觉得受到重用。但吴长江却感觉非常害怕,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握命运。

这让吴长江觉得,自己根本不适合,也不喜欢在这种体制内工作。

刚好那段时间,领导在企业内部讨论提拔吴长江为副处长的时候,他提出辞职。

这让领导非常恼火,觉得吴长江拆了他的台。那个时候,双方闹得非常不愉快,领导连吴长江的档案和户口,都没有给回他。

1992年,吴长江漫无目的地来到深圳,当时不知道能干什么。但他相信,自己作为一名大学生,一定能找到工作。

他在深圳关外的一家台湾电子厂,当上了储备干部。

储备干部刚开始没什么事干,当时深圳关外很乱,经常有些二流子来闹事。老板看吴长江身体结实,就让他临时去做一段时间保安。

这一干,就干两个月。

虽然身为大学生,但对于做保安这件事,吴长江却看得很开。

他认为在工厂上班,就得服从工厂安排,更重要的,他得要先生存下来,才能去谋求发展。

那吴长江在电子厂并没有干太久,4个月之后,他又跳槽到广州番禺的电子厂上班,进入到了照明行业。

在这里干了10个月之后,吴长江存下了1万5千元。

这个时候,吴长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认为,只要有资金,只要胆子大,创业就一定能够成功。

2. 1994年,29岁的吴长江,来到惠州,创办了惠州明辉电气公司。

当时,吴长江还找了5个股东,每个人都投了1万多元,凑齐了10万元注册资本。

吴长江拿出了全副身家,而其它股东只是拿出部分资金,并不实际参与公司运营。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吴长江把弟弟从老家叫过来,协助他一起创业。

他们的第一个订单,来自于一个香港的客户,要求2周内交付2万只变压器。

时间紧、任务重,一般人根本不敢接。

但吴长江却敢赌上一把,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

10来个人,连续干了几个通宵,终于如期将货交给香港客户。

这一单,他们赚了20多万;第一年,他们就每人分了3.8万元。

第二年,明辉电气被一个香港老板看中,想收购过来。

吴长江深知没有资金,公司难以做大,而且另外5个股东并没有把公司做大的想法,只想每年能够拿到不错的分红。

就这样,香港老板注资几百万,将吴长江的股权稀释到了16%。

吴长江从老板,变成了一个年薪20万的打工人。他一直想出去负责市场,但老板不同意,就让他管工厂。

这个老板非常精明,只把这个工厂作为一个代工厂,把销售全部放到了他自己的香港公司。

这样,他就把最大的利润,锁在了香港的公司。香港的公司是他独资的,说白了,就是有钱都自己赚了。

工厂没有太高利润,每年都分不到红,吴长江拿着雷打不动的20万年薪,越干越没劲。吴长勇也一直劝他,叫他早日自立门户。

于是,他和老板达成君子协议,不抢客户的前提下,吴长江可以辞职创业,并将工厂的所有股权,都卖给了老板。

就这样,吴长江拿到了股权换来的第一桶金,再一次下海创业了。

1998年,在照明行业有一定积累的吴长江,从老家喊来了最要好的两个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红,他们在行业内都有较深资历。

他们读高中时,胡永红是班长,吴长江是团支书,而杜刚则是他们公认的老大哥。

三人凑了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其中吴长江出资45万,占45%的股份;而杜刚和胡永红,则一共出了55万,一起占有55%。

吴长江设置的这个股权结构,颇费心机。他个人是最大股东,但又没有绝对控股。他担心以后企业做大了,自己一意孤行,这样两个同学就可以制约他。

理想主义的吴长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股权结构,为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3. 亲如兄弟的朋友之间打江山,自古以来,只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

三人的合作,刚刚开始,就心生嫌隙。

最初的矛盾,来源于同学与吴长勇之间。

两个股东负责销售和市场方面的工作,吴长江将生产、采购、财务交给了弟弟吴长勇。

吴长勇是个心细之人,对于哥哥辈股东提上来的一些采购单,特别是假公济私的采购单,就会提出质疑。

这无疑,吴长勇是在维护雷士的利益,或者说是吴长江的利益。

但是,对于股东来说,吴长勇并不是股东,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于是,彼此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

最终双方的矛盾演化为公司矛盾,难题摆在了吴长江的面前。

吴长勇

吴长江觉得弟弟是亲兄弟,以后即便打破了头,还是会认这个亲情,但其他人就很难。

于是,吴长江委婉地对弟弟说:要不要你退让一下?

这让吴长勇非常不解,愤怒地对哥哥说:“公司管理的事都是我在干,全身心地投进去。我是为了你好,为了公司好,为什么你不支持我呢?其实,雷士发展得很快,他们也想控制公司,也想赶你走。”

为此,吴长勇拿走借给雷士的钱和利息,负气离开了雷士。兄弟俩的关系也陷入僵局,好几年的时间,兄弟俩见面都不说一句话。

没想到,吴长勇离开时对哥哥说的话,一语成谶!

2002年开始,雷士照明的行业地位越来越高,几乎每年以翻倍的态势在增长。

由于吴长江一直对外,他就代表着雷士,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相反,杜刚和胡永红却觉得自己的地位没有得到承认。

于是,分管销售的胡永红,开始越权负责企业管理,要求职业经理人向他汇报,这打破了原有的流程,让下属们无所适从。

胡永红和杜刚与吴长江的矛盾逐渐激化,一度到了无法正常沟通,只要一开会,就会陷入无休止的争吵。

两位股东觉得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公司会无法正常经营,就要求马上分红。

那个时候,公司一赚到钱,就分红,几乎每个月都在分红。

由于吴长江的股份多,分红也比两位股东多,这又引起两位股东不满。

为此,吴长江不得不进一步退让。当时,由雷士照明向吴长江支付1000万元,吴长江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两人,三人各持33%的股份。

这样,大家的分红一样,工资和资金也一样平分了。

吴长江的妥协,只是暂缓了矛盾的爆发,并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同一年,吴长勇也学哥哥,从同学手中筹集了300万元,回到惠州。他自立门户,成立了新的照明品牌“索菲”,工厂就建在雷士旁边。

吴长勇建厂,已经错过了雷士建厂的最佳机会,只能说是生不逢时,过着半饱不饥的日子。

看到弟弟步履维艰,吴长江心怀愧疚,要是当时让吴长勇入股雷士,他就不至于重头再来。

当时,兄弟俩已经打破心结。同在惠州,两人经常会一起吃饭,吴长江也会将雷士的一些订单,转给弟弟代工。

这是吴长江对弟弟的补偿,之前为了维护股东,牺牲了弟弟。但这一举动,并未得到胡永红和杜刚的理解。

随着雷士照明扶摇直上,成为国内照明行业的龙头,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4. 吴长江有抱负,他想把雷士照明做得更大,就要投入更多资金。

囿于胡、杜二人一直要分红,吴长江只能寻求外部融资。

吴长江找到摩根士丹利,时任的总经理刘海峰有投资意向,经过一翻深度接触和尽职调查之后,刘海峰摇了摇头。

他对吴长江说:要想获得私募融资,必须先解决好股东纠纷问题!

吴长江多年前埋下的雷,到了必须排掉的时候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主动将它引爆。

此时的吴长江胸有成竹,他有绝对的自信,雷士照明离不开他。他准备以“退为进”,下一步险棋,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2005年11月的一天,刚从国外回来的吴长江,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就被叫去开董事会。

这是胡、杜二人策划好的,两人对吴长江的种种行为,进行横加指责。

吴长江非常生气,于是对他们说:既然你们觉得我不行,管得不好,你们不认同我;那好,你们来,我退出。

这句话正中胡杜二人下怀,于是,他们抓住吴长江这句气话,在两天之后的股东会上,将这个问题直接提了出来。

话已从口出,如覆水难收。

在三个人的股东会上,吴长江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拿到了8000元,彻底退出他一手创办的雷士照明。

这是吴长江第一次被驱逐出雷士,这是他倾注了一生心血的公司,如亲儿子一样。

他有绝对的自信,他还可以回来重掌一切。

吴长江离开惠州,同时,他给全国的经销商老板,都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离开的消息。

这通电话,在雷士的经销商和供应商圈子,如平地一声惊雷。

在他们看来,雷士就是吴长江的,吴长江就代表雷士。没有吴长江的雷士,是没有灵魂的。

经销商和供应商们,从全国各地赶到惠州,来到雷士照明的总部。

签订股权协议的第三天,离开惠州的吴长江,接到了经销商的电话,让他马上回来惠州。

吴长江一回来,就被接到雷士总部,径直带到大会议室。

刚进门,吴长江看到会议室黑压压的一片,坐满了200多名经销商,主席台上挂着“雷士战略研讨会”的横幅。

吴长江低着头,那一刻已经泪流满面,他被带到主席台对面。那里坐着杜刚和胡永红,还有一个空板凳,专门是为吴长江准备的。

三个股东,像犯人一样,被经销商们审问。

会议从下午五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一点,要求吴长江留下的声音此起彼伏,胡永红和杜刚一言不发。

最后经销商们举手表决,一致同意让吴长江留下。

这个时候,杜刚站起来说:我无所谓,如果大学觉得吴长江能做总经理,那我退出。

胡永红也站起来说:我也退出。

然后,两人笑着,如释重负般地离开会议室。

走出会议室的那一刹那,胡永红对吴长江说:同学之间,有这个必要吗?

胡永红暗指吴长江一手导演了此次逼宫,是否有导演,只有当事人知道。

吴长江以退为进的目的达到了,但摆在他面前的,是更大的难题。

胡永红和杜刚离开,需要从雷士拿走1.6亿元,当时雷士的资产只有1个多亿。

这相当于将雷士掏空,一个月之内,两人要拿到1亿元;半年之内,两人要拿到剩下的6千万元。

如果没有按期支付,吴长江手上的股票,将遭到拍卖。

如此严苛的条件,对于胡、杜二人来说,无异于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起码我手上还拿到了现金。

雷士陷入了生死存亡,吴长江开始满世界找钱。嗅觉灵敏的资本,因此趁虚而入,将吴长江推向一个更危险的深渊。

5. 2005年末的一天,吴长勇接到哥哥的电话,叫他去雷士照明开会。

吴长勇感觉很奇怪,当他回到混乱的雷士,看到会议室里的老同事和组织架构图,他就明白了。

他立马放下自己的事业,千方百计找到深圳的一家金融机构,给了雷士6000万元贷款,当时惠州的银行,已经不再给风雨飘摇的雷士提供贷款了。

吴长勇心疼,而又略带小气地对哥哥说:“每当最关键时,面对最重要而且是最难办的事情,你就会想到我了。每次你交代下来的事情,我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做好的。” 

精干的弟弟,并不能解决所有的资金问题。

吴长江找到了联想的柳传志,将雷士照明的困境和盘托出,并希望联想能够投资入股。

联想柳传志

柳传志欣赏吴长江,但联想投资需要较长的审批流程,远水难解近渴。于是,柳传志让自己的朋友,一个低调的广东女富豪——叶志如,借了200万美元给雷士纾困。

此时,一个美籍华人——毛区健丽出现了,她是专业的资本掮客。

为表诚意,她个人借了2000万元给雷士照明。并在联想做出投资意向之前,以4.5倍极低的市盈率,出资994万美元,拿走了雷士照明30%的股权。

无疑,极度缺钱的吴长江,把雷士照明的股份卖了一个地板价,但联想迟迟没有做出投资意向,吴长江走投无路。

这次融资,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雷士照明缺钱的状态。

2006年6月,软银赛富的阎焱出现在了吴长江的面前。经过尽职调查,根据2005年5000万的纯利润,软银以8.8倍的市盈率,给出4.4亿元的估值。

对此,吴长江颇为满意,欣然接受。

一个月之后,投资协议摆在吴长江的面前,他却傻眼了。

软银赛富投资2200万美元,却要拿走雷士照明35.71%的股份。知道真相的吴长江拍案而起,阎焱告诉他,4.4亿是投资后的估值,而非投资前的估值。

吴长江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此时的他已别无选择,再没有资金进来,雷士照明行将就木。

完成这轮融资,吴长江持有雷士照明的股份只有41.79%,软银赛富的持股比例达到了35.71%。吴长江从股权结构上,失去了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

对于控制权,吴长江还比较自信和乐观,他认为软银赛富只是想在雷士赚到钱,而吴长江无疑是最佳经营人选。

显然,吴长江依然低估了人心的险恶,以及资本的无情。保持着这份天真,他在之后的数次融资中,依然屡屡入套,最终走向万劫不复。

6. 2008年8月,为了增强雷士照明节能灯的技术,吴长江计划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世通投资。

当时,需要支付的现金收购款为4900万美元。

为了完成收购,同时制衡软银赛富,吴长江引入了高盛。在该次融资中,雷士照明投后估值为3.3亿美元,高盛与软银赛富联合向雷士照明投入4656万美元,其中高盛出资3656万美元、软银赛富出资1000万美元。

股权加现金收购完成后,吴长江的股权稀释到了29.33%,而软银赛富两次出资,稀释后达到了29.33%,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吴长江牵制软银赛富的意图非但没有达成,反而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宝座,吴长江的地位也岌岌可危。

2010年5月,吴长江迎来了高光时刻,雷士照明在香港成功上市。

半年禁售期之后,雷士照明的股票涨了一倍有余,软银赛富并没有逢高卖出。

2011年7月,在软银的主导下,雷士照明又引进了施耐德电气,作为战略投资者。

吴长江的股权进一步稀释,而在董事会席位上,吴长江与投资人的比例是2比4。

在董事会席位上失势,吴长江的出局,也只是时间问题。一心只会做实业的吴长江,与那些资本老玩家交手,还是太稚嫩了,一场风暴也即将来临。

2009年,吴长江曾经聘请了一位顾问。因为此事,他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

然而就被调查一事,以上只是吴长江对外的说法。

另外一种说法,是吴长江通过关联交易,将雷士照明的钱拿去澳门赌博,并欠下巨额赌债,并因此被叫去调查。

他第一时间将此事告诉了阎焱,谁知第二天,他被告知经过董事会决定,要求他辞去一切职务。

吴长江非常错愕,他提出让弟弟吴长勇进入董事会,得到口头承诺后,他同意了他们的决定。

2012年5月25日,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吴长江宣布辞去雷士照明一切职务。

阎焱接替他出任董事长,施耐德的张开鹏则替代他出任CEO。

此时,吴长江与阎焱口风保持一致,表示双方并无矛盾,只是想暂时离开休息一段时间,还会择机回来。

直到6月29日的股东大会,吴长江提议他的弟弟吴长勇担任董事的计划,被彻底抛弃。

吴长江才开始在媒体上炮轰,表示他并不想离开雷士,而是被逼走的。

吴长江第二次被驱逐出雷士,历史再一次重演;经销商和雷士的员工,则成了吴长江最后的筹码。

7月12日,阎焱领导的董事会,与雷士的高管、经销商代表和供应商代表会面,代表们要求吴长江重返雷士,改组董事会,并让施耐德出局。

雷士总部挂满横幅

同时,员工们要求更多期权,经销商代表要求进入董事会,并且至少要两个席位。

他们这些无理要求,自然得不到董事会的支持。

第二天,一场声势浩大的员工罢工正式开始。

雷士工厂罢工

一个月之后,雷士照明的核心供应商,开始停止供货。

雷士一度陷入停摆,市场上断货了,不堪压力,施耐德进驻的几位高管辞职。

吴长江并没有坐以待毙,一方面鼓动员工和经销商罢工;另一方面,他又在寻找合作伙伴,为重返雷士照明,做最后一搏。

吴长江不会想到,这只是他最后的垂死挣扎。他引进一个投资者,无异于是饮鸩止渴,以一个更大的危机,来解救目前的危局。

7

经过熟人介绍,吴长江找到了德豪润达的王冬雷。

彼时,德豪润达大力布局LED产业,但苦于没有足够响亮的品牌和优质的终端渠道。雷士照明的品牌和销售渠道,正是王冬雷所看中的。

根据王冬雷日后所述,当时的吴长江已经欠下4亿赌债,每个月利息1000万元,天天被债主追着跑。

两人见面,就一拍即合,结成了联盟。

王冬雷与吴长江牵手

当时,两人达成了君子协议,大意是王冬雷帮助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并让他做CEO。王冬雷做雷士照明的大股东,但不干涉雷士的运营;吴长江做德豪润达的二股东,同样不干涉经营。

2012年12月,德豪润达以16.54亿港元,从吴长江手上及二级市场,买下了20.24%的股份,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

作为交换条件,德豪润达向吴长江定向增发,使其成为了德豪润达的第二大股东。

在王冬雷的力挺下,2013年1月,吴长江被任命为雷士照明CEO;同年3月,软银赛富的阎焱退出了董事会。

2013年6月,吴长江被任命为执行董事,重返董事会。

这意味着,雷士照明历时一年的动荡宣告结束,吴长江再一次回到了雷士照明。

但是,吴长江付出的代价是极为惨重的。吴长江与王冬雷签下了卖身契,承诺不可撤销地授予德豪润达股份的优先受让权。

这意味着只要吴长江想要售卖股份,除非德豪润达放弃不要,否则必须优先卖给德豪润达。

可能吴长江的债务危机未解,2014年又不得不将股权转让给德豪润达,最终掌控的股权不足1.7%。

德豪润达已经持有雷士照明27.03%的股份,成了无人能撼动的第一大股东;控制权旁落,吴长江出局则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董事会罢免了吴长江CEO的职位,由王冬雷接替。

吴长江第三次出局,彻底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雷士照明。

但这一次,吴长江的禁卫军,一直力挺他的经销商们,却纷纷倒戈,站到了王冬雷的一边。

36家经销商中,有30家经销商拥护董事会的决议,吴长江已经回天无力了。

让吴长江始料未及的是,他与王冬雷的矛盾上升到了法律层面。

2014年10月22日,吴长江被惠州警方以涉嫌“挪用资金罪”立案调查;2个月之后,吴长江被刑事拘留。

一代商业枭雄,最终身陷囹圄,结局让人唏嘘不已。

8. 经过三次股权动荡,雷士照明元气大伤,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辉煌。

王冬雷接盘后,雷士照明难以走出颓势,股价大跌,销量下滑。昔日的对手,早已迎头追上,抢走了雷士照明的霸主地位。

2019年8月11日,雷士照明的中国照明业务70%的股权,以5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国际投资机构KKR。

一个优秀的民族品牌,曾经价值200多亿,又低价落入外资手中。

吴长江一审被判决14年有期徒刑之后,2018年二审撤销了原判,但他迟迟没有等到重新的判决。

他已经在监狱里失去了6年的自由,他所持有的德豪润达的股权,也以7.8亿的价格,在闲鱼上拍卖。

吴长江的悲剧人生,可以说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过于理想主义,过份看中同学感情,没有掌握绝对的控股权,导致爆发了第一次股权争夺战;

吴长江虽然以退为进,拿回了雷士照明的所有股权,但一次性1.6亿的股权转让款,让吴长江跳进了资本的陷阱。

资本方通过很低的溢价,拿到了大量的股权,更为致命的是,吴长江还把控股权和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都搞丢了。

吴长江敢赌,也好赌,这让他成就了雷士照明的江湖地位,却也让自己陷入了巨额的债务。

软银赛富和施耐德让他第二次出局,当时他还能拥兵自重,再加上与王冬雷结成联盟,再一次王者归来。

只不过,吴长江没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陷阱。

在他的股权被稀释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也基本到了他彻底离开雷士照明的时候了。

吴长江出身于草莽,始终没有找到一个与投资人合作的正确姿势。在他的想法中,投资人只要拿到收益就好,不要管他是如何经营的。

但这不符合现代企业的管理规则,投资人想要通过董事会制约吴长江,让他在合法合理的条件下经营公司。

这是吴长江与投资人的根本矛盾,也是吴长江悲剧的根本原因。

Tong, P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