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耶利米的职场使命

40. 耶利米的职…

主啊!我別無選擇

  如果你真正瞭解耶利米的工作,瞭解他為了忠於神交托給他的使命,以及由此而付出的生命代價;如果你是一位有志於神的工作,但又希望對自己的個人意志有所保留的人,在神的呼召面前默默地順服是相當不容易的。誰不希望詩一般的生活;歌一般的生命;如歌如詩的一生呢?耶利米何嘗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呢?何嘗在他少年的時代不對未來充滿浪漫的幻想呢?然而,正如你和我,他被神呼召,如果我們知道他在年少的時候就已明白神為他預備的是怎樣的生命道路,他的選擇是多麼的困難啊!

一.

  主啊,我不知道怎樣說…耶利米在呼召面前驚恐起來。是他不知道怎樣向主表達內心的懼怕呢?還是他不知道怎樣去傳達主的信息?他又選擇了一個極其有理由推卸自己責任的借口:“因為我是年幼的”。年輕人言不壓眾實在是無以服世人的事實,然而,他知道,自己的爭辯只能進一步強化自己的軟弱,他必須踏上這條令他恐懼的道路是歷史的必然,因為神說:“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你不要懼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一:5,8節)…他以默認接受了這個現實,他知道神的應許將給他帶來何種的力量,也知道去承受和表達這種力量,自己的身,心,靈又是如何付出,他以實際的行動表達了自己的順服。

二.

  順服可以是權宜之計,如韓信的胯下之辱;順服可以是美計良謀,如黃蓋的苦肉之計。順服為人所用,可以是以我為用的策略。然而,在神面前的順服只有一種可能,耶利米以自己的生命將順服的意義向你和我作出了透切的詮釋。順服仍然是一種被動的行為。

  當一個人被動的去為了別人的事業貢獻自己生命時,在挫折和困難面前難免有所憤憤不平。順服之後的耶利米因順服而付出的慘痛的代價是眾所周知的,他雖然明白神的帶領是唯一正確,但面對自己的苦難他仍存有不平:“耶和華啊!我與你爭辯的時候,你顯為義;但有一件,我還要與你理論。惡人的道路為何亨通呢?大行詭詐的為何安逸呢”(一二:1)…耶利米不只是明白,他只是對自己的艱難遭遇充滿了委曲:神啊,與你同行為甚麼竟如此的艱難呢?正如你和我在那種似乎不該由我們領受的苦難中的哀鳴。

  被動的順服者對自己被迫走上的那條道路在困難與挫折面前缺乏足夠的承受力。耶利米在難以承受的痛苦與壓力面前發出的哀聲是多麼的淒厲哦:“我的母親哪,我有禍了…願我生的那日受咒詛,願我母親產我的那日不蒙福…使我母親成了我的墳墓”(一五:10,二○:14-18)…生不如死,死不如從來未有過生。是個人意志的扭曲?是個人生活目標的壓抑?“耶和華啊…要知道我為了你的緣故,受了凌辱”(一五:15)…正如你和我在事奉之中總希望握住看得見的賞賜,並把神的賞賜看作神換取我們順服的等價品,被動的順服者無法直接承受面對苦難。

三.

  耶利米在自己的書卷裏沒有隱晦向你我暴露出自己在跟隨主的腳蹤時的心歷里程;自己在信心的成長過程中的掙扎與磨難;自己作為一個時代先知在無法承受的壓力之中心靈軟弱的客觀事實。他是坦蕩的,他活生生的生命讓我們看到一個有血的人在神的帶領之下的真實的打磨與塑造。他是純真的,他通過自己靈程的經歷告訴我們,他從被動的跟隨走向主動進取的生命事奉。“主啊,我別無選擇!”你是否從他的生命的頌歌之中聽到了他鏗鏘有力的聲音呢?

  “耶和華啊!你是我的力量;是我的保障。在苦難之日,是我的避難所”(一六:19)…他的信心經過苦難之後向着對神主動的依靠昇華,“至於我,那跟從你作牧人的職分,我並沒有急忙離棄,也沒有想到那災殃的日子…”(一七:16)他在經歷了神的同在之後,開始逐漸的把自己的心志與神的工作結合起來,主動去面對神選擇。他藉着對巴錄的一席話表達了自己對神崇高旨意與唯一正確的選擇的理解,“你為自己圖謀大事麼?不要圖謀…”(四五:5)的確,一個人如果沒有神的豐富與同行,人的一切也都只枉然。於是,耶利米的心志開始完全向神敞開,一個在主的道上別無選擇的意念開始成為他人生的目標與信念,“耶和華啊以色列的盼望啊!凡離棄你的,必至蒙羞”(一七:13)。他同時也把自己的生命拱手獻在神的面前,“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便痊癒;拯救我,我便得救。因你是我所讚美的。”(一七:14)“因你是我的讚美”是使耶利米主動跟隨主的全部動力。這樣,我們就可以更深刻的理解,耶利米在他人生低潮之時那種振天動地的吶喊:“我若說‘我不再題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裏覺得似乎有燒着的火,閉塞在我的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二○:9)神的話語成了耶利米心中從天而降的奔湧江河,成了耶利米心中從地而出的滾燙溶岩。這是耶利米在神的選擇面前最終主動追隨的形象表達。我彷佛看着他熱淚盈眶的訴說,悲歡交集的表述。雖然他仍在苦難之中,他的心仍被邪惡的世界劃出新的傷口,但他心中涓涓流出的再也不是單純的痛苦和憂患,而是滔滔的讚美。“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一七:7-8)這是以色列信心歷史跨世紀的詩歌,通過耶利米的歌喉,向他所處的世代用激越感恩的心唱出,他這以信心譜寫的優美詩章,仍在今天的時空中迴響,伴隨着我們別無選擇地跟隨主的腳步。

四.

  雖然沒有豪言壯語,耶利米默默地誇進了順服神的小舟,從順服到執着的跟隨,在茫茫人海之中,在黑暗與迷茫之中,在驚濤駭浪之中,成為以色列人的導航船。

  這小舟的航行是孤獨的,除了神再沒有與之同舟共濟,甚至父兄,甚至朋友。

  這小舟的航行是艱辛的,它讓紙醉金迷的人看到天國的曙光,換來的卻是以惡報善的憤怒。

  這小舟的航行是痛苦的,四周充滿“來吧!我們可以設計謀害耶利米…”(一八:18)的吶喊,內心也充滿“我終日成為笑話,人人都戲弄我…”(二○:7)的感受。

  這只小舟的主人被擊打了,他被套上枷鎖,打入監牢,困於棄井(三六∼三八章),甚至被不法者以強暴的手段帶到埃及,飽受傷害與凌辱(四三章)。

  既使這樣,他仍然義無反顧。刀山火海又怎麼樣?關山無限又怎麼樣?他一步一個腳印,直到生命最後一刻,直到跑完當跑的路程。他的生命傳遞給我們一個重要的信息:終身追隨,致死忠心!

  耶利米是走完了他人生的道路,可以說是悲壯;可以說是榮耀;可以說是艱難;可以說是曲折,他都順服地走了,別無選擇地走了,毫無遺憾地走了,至死忠心地走了。那麼你和我這被神同樣呼召的同路人該如何地走呢?弟兄們,讓我們攜起手來,踏着耶利米的足跡,用自己的雙腳在既定的道路上踏出無悔無愧的人生。

Tong, Peter